分卷阅读14

倒霉的云真人(肉) 作者:虚墟

分卷阅读14

      臻的眼色,吞吞吐吐扭扭捏捏地憋出了一句:“谢……谢,谢老爷。”

    秦三又叹了口气:“老爷我又不姓谢。”

    云臻用力扯一把秦三的袖子:“你不要总是捉弄他。”

    秦三一脸无辜:“冤枉啊,夫人。”

    正在秦三喊冤叫屈时,一个卖花小姑娘来到了秦三身边拉了拉他的衣摆,扬起的小脸上一派老成:“三太子。”

    秦三收起了脸上的不正经,低下头问:“如何?”

    “请三太子随我来。”小姑娘挎著花篮没入人群。

    秦三对著云臻抱歉地笑了笑:“为夫要离开一会儿了,夫人先随便逛逛吧。”他转头吩咐白虎道:“小畜生,看好夫人,要是老爷回来时找不到夫人了,你那一身皮毛可要变成我的坐垫了。”他对著云臻飞了个媚眼:“夫人,等我回来。”又潇洒地挥了挥手,跟著卖花小姑娘离开了。

    等到秦三的背影完全看不见,云臻对著白虎摊开手掌,掌心一枚大大的银元宝闪闪发亮,“我从秦三身上拿的,你还想要什麽?”

    白虎高兴地将自己手中的小银锭子也放到云臻掌中:“主人买的我都要。”

    云臻微笑著摇了摇头:“真是老虎大开口。”

    最後云臻给白虎买了一只拳头大小的红色布老虎,一只白漆梨木兔雕,二斤糖炒栗子,一串糖葫芦,半斤松子,一对泥人,一个香囊,还有一个用来装这些东西的水纹大布袋。

    白虎将沈甸甸的布袋挂在胸前,脸上是全然的幸福与满足:“主人对我真好!”

    云臻心中愈发觉得亏欠,口中道:“你倒是个记吃不记打的。”

    这话激起了白虎的伤心回忆,他恳求地看著云臻:“主人,那个秦三很坏,我们不要他了,赶快回行云洞去吧。”

    云臻将他拉到一处僻静小巷,打开天眼四面望了望确定秦三不在周围,低声说:“对,他是非常坏,不过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

    “为什麽?”

    “他虽然坏,但确实厉害。我们现在走肯定会被他捉回来,然後就再也走不掉了。”

    白虎一脸紧张:“那怎麽办?”

    “我们得想办法擒住他。”云臻从白虎胸前袋子里取出香囊,将里面的香料倒在地上,放了一颗珠果进去,封好袋口後在掌心使劲一捏,香囊内的珠果便成了粉末。“如果我对你发出信号,你便即刻来助我,或者帮我制住他,或者分散他的注意。如果秦三身上有伤口,你便将这粉末往他伤口上撒。”

    白虎表情凝重地收好香囊:“我知道了。”

    云臻想了想又道:“因为秦三脾气太坏,在我们擒住他之前,你尽量顺著他,不要惹怒他,我不想你受伤。”

    明白主人不是真的喜欢秦三後,白虎一颗心像长了翅膀一样轻飘飘,连顺著秦三这件讨厌的事也变得不那麽困难了。他连连点头:“主人你放心吧。”

    “之前我让你做的那些事……也是一样的道理,你不要放在心上。”

    “主人,我当然知道你最喜欢我,才不会跟秦三一般见识呢。”白虎将曾经的眼泪抛在了脑後,拍著胸脯道。

    云臻放心地舒了口气,拉著白虎的手出了小巷,在热闹的街道上给白虎解释各种东西的名字和用途。

    傍晚时分,秦三再度出现了,手中多了把锈迹斑斑的剑鞘,“夫人,我回来了。”

    “老爷,你回来啦。”白虎温驯地说道。

    云臻瞪大了眼睛看著白虎,秦三也微微有些诧异:“小畜生怎麽了?”

    “大概,买了很多东西,心情很好吧……”云臻迅速地扯了扯白虎的衣袖,不要矫枉过正啊笨蛋!

    白虎却没有收到云臻的信号,口中道:“谢谢老爷赏的银子。”

    秦三诡异地盯了一会儿白虎,从那张憨笑著的脸上没看出任何端倪,便转身一把揽过云臻的肩膀:“夫人,你住过客栈吗?”

    “自然是住过……”

    “多久以前的事了?”

    云臻摇摇头:“不记得了。”

    “为夫带你再体验一次吧。”他挽起云臻的胳膊将他带到了主街上的迎客楼,“这里就是善水县最大的客栈了,为夫在这里订了两间房。”

    “两间?”云臻将手从秦三臂弯中挣脱出来。

    “小畜生一个,你我一个,夫人有什麽问题吗?”秦三的手揽上云臻的腰,半抱著他走进客栈内。

    云臻的身体有些颤抖:“不如我和白虎一间,我们几日未见……”

    秦三的眼神危险起来:“如果夫人身体不适,不如由丫鬟代替夫人服侍老爷我。小畜生解了障眼法也算美貌……”

    “够了!”云臻身体猛地僵硬了,他蹙著眉头狠瞪著秦三,白虎跟在二人身後一头雾水。

    “好了好了,小畜生,这是你的房间。”秦三打开一间房门,将钥匙放在白虎手心後将白虎推了进去。白虎伸长脖子眼看著秦三拉著云臻进了一墙之隔的另一间房。

    秦三一进门就将那把生锈的剑鞘挂在了墙上,云臻的目光已经在它上面扫了好几遍,忍不住问道:“这是什麽?”

    “夫人不认识剑鞘吗?”

    云臻恨不得一剑将秦三钉在墙上:“我自然认得,只是不知道这把剑鞘有什麽不凡之处,让你这麽看中。”

    “把衣服脱了我就告诉你。”秦三坏笑著从背後用双手环住云臻的腰。

    “无耻!”云臻蹲下身躲过秦三的桎梏,一闪身背靠在房门上警惕地看著秦三。

    “夫人,今天你穿女装走在街上,没人识破吗?”秦三也不追,只被手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著他。

    云臻无语。秦三又说:“为夫觉得夫人身上有一处颇不协调。说起来这也是我自己的错,为夫喝完夫人的奶却忘了喂饱夫人下面那张嘴,让夫人胸部如此贫瘠惹人笑话。”

    云臻的脸气得通红,咬紧了牙齿不说话。

    “过来吧,夫人,让为夫好好弥补你。”秦三隔空一拉,云臻就被一股力量托起,轻轻地抛在了床榻上。

    云臻脚一蹬从床上弹起,却被秦三一手扯住脚腕,一手扯住了纱裙。下一刻纱裙层层叠叠地落在了地板上,云臻光裸著下身落在了床板上。他惊惧地一手挡住下身一个小穴,却又被秦三轻轻松松地解开了衣带,露出了胸前和小腹的大片光洁皮肤。这下子云臻便有些手忙脚乱了,索性一下子钻进了床上的被子里,将自己卷成花卷似的一团。

    秦三脸上并没有生气或不耐的神色,手下力道却极重,一下子便将那被子碎成了铜钱大小的棉絮四处飘散,有一部分还雪花般落在云臻全裸的身体上。若不是云

分卷阅读14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