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加更不卡肉)章

处男解药(NP) 作者:蛋挞皮

(提前加更不卡肉)章

      提前加更不卡r

    她从没被这样用嘴折腾过,软成一滩躺在桌子上,不停呻y着。

    接连j颗葡萄被吸出来后,常绾感觉甬道一空,先是心下一松,可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空虚瘙痒感。

    她难耐之间见沈澈突然直起身,朝着她压过来,定神一看,只见他薄唇之中含着一颗津y满满的葡萄。

    一g热l直冲脑袋,常绾羞得双脸通红,不断闪躲。

    沈澈含着那葡萄口齿不清:“绾绾也尝尝你浇灌过的葡萄,当真是香甜可口。”

    说罢,不等她回应便制住她乱扭的脑袋,吻上她的唇。

    常绾感觉柔软的东西碰触到自己,挣扎之中被沈澈偷了空,把葡萄从她齿见渡了过来,一把咬碎,汁水四溅,常绾羞得直锤他的x膛,偏偏他得了趣味,一边吞咽着葡萄碎渣,一边与她热吻。

    到最后葡萄早没了,他还在她唇齿中纠缠,把常绾吻得失去力气才作罢。

    沈澈支在她身上,身形将她完全笼罩,强烈的男子气息让她喘不过气来。他眼里全是笑意,一张脸因春风得意而绽放出夺人心魄的魅力。

    常绾一双杏眼水汽腾腾,含着怨怼的神情瞪着他,说不出的娇俏动人,沈澈心念一动,伸手拿了一瓶还剩点葡萄酿的琉璃瓶。

    常绾看着他动作,正不解时,感觉一冰冰凉凉的圆滑事物进了x口。

    她浑身一颤,本就空虚的下身将那事物一吸,她像只小猫一样哼叫出声:“嗯那是啊那是何物”

    沈澈不答,径直将琉璃瓶口塞进她的小x,看那x口张合的吞咽动作,差一点没忍住拔了瓶口换上自己rb长驱直入。

    待常绾回过味儿来塞进身下的是何物,连连求饶:“快啊啊快拔出去”

    沈澈握住瓶身,在她x里浅浅chouchaj下,每一次都在瓶身扩大到她难以吃下的宽度处停下,微凉的触感刺激着xr不停收缩,滑腻的瓶壁在甬道里进进出出,常绾才开始还抗拒着,逐渐被choucha出了滋味,哼着泄出春水。

    沈澈见状,调侃道:“看来绾绾下面这张嘴也想尝尝葡萄酿的滋味儿。”

    它手一抬,瓶里的酒就顺着倒了进去。

    冰冷的yt流入花道,常绾不适地呻y:“嗯够了啊好涨啊别倒了啊”

    她感觉下面被yt塞得满满的,多余的从x口不断外溢。而沈澈正专心致志盯着她下身,待那瓶酒被倒完了才扳正瓶身。

    “绾绾下面喝饱了。”

    常绾感觉下t酸酸涨涨的,双腿打着颤:“唔好涨啊快弄出来”

    “好,我这就替绾绾把酒弄出来。不过这经过绾绾特别酿制的酒可不能随意l费。”

    沈澈将软得不像样子的常绾捞起来,让她坐在桌子上,这样花径里面的yt就顺着下滑,全数流进了瓶里。

    常绾又羞又急,奈何挣脱不了,只能g瞪着沈澈。

    沈澈看她的样子,怕她恼了,只好吧出瓶身,剩下的yt顺着x口下滴,沈澈一副l费了真可惜的表情看着她下身,又摇摇手里的琉璃瓶,叮当作响,看样子接了不少。

    “哎,绾绾怎忍心让这佳酿l费了呢。”

    常绾看他摇着自己y水和葡萄酒的混合y的模样,软绵绵踹了他一脚:“你还说我l费,明明就是你把那酒l费啊”

    她的脚踝被沈澈擒住,一个用力便下身被抬起,他将瓶子随手一扔,另一只手抓住她另一只腿,花心就被暴露在他咫尺之间。

    “待我全数喝下就不l费了。”他眼神炽热看着那娇滴滴的花x,透明的yt不断从那儿溢出来,他口g舌燥,直接倾身附上去。

    他柔软的唇碰上x口,常绾便软了身子,接着就感觉他不断地吸着,t着,她都能听见他吮吸时的啧啧水声和不断吞咽的声音。

    沈澈直感觉自己喝下了世间最馨甜的汁y,听着常绾高高低低的呻y,吮吸的动作越发用力,可没过j下yt就空了。

    他不甘心,用舌头围着x壁疯狂刮弄。

    “啊啊啊啊”常绾哪受得了这刺激,猛然弓起身子,之前累积的快感崩塌,竟在他t弄之下高c了。

    沈澈把她泄出的精水一滴不剩地吞下,还意犹未尽的t了t,弄得常绾又是娇哼连连。

    他放下她双腿,看着她无力的模样,知道她快要受不了,便不再压抑自己身下肿胀的紫黑rb:“绾绾把我喂饱了,接下来就是我喂绾绾了。”

    他将她双腿往两边拉扯,扶着她往他身上坐下,y物抵着x口冲了进去,有着葡萄酒和y水的润滑,直接捣入了花心深处,常绾刚刚高c过,被他的动作差点又弄高c了,然后沈澈却管不了她了,那紧致温暖的xr包裹着他的rb,久违的舒适让他直接大开大合猛烈cg起来。

    “啊啊轻一点受不了了”

    他每一下冲刺都摩擦着敏感娇n的软r,深深浅浅,又快又急,常绾在他身下被cha得不停抖动,才开始还有力气哼叫,最后连叫得力气都没了,任他在她身下驰骋。

    沈澈g红了眼:“绾绾吃的我好舒f哈我想你这张小嘴想太久了哈太紧了吃了葡萄又吃了瓶子还是这幺紧”

    他浑身上下都在呐喊着快活二字,不停choucha,恨不得捣烂身上的娇人,一下又一下cha进那紧致的小口,拍打声不绝于耳,接连处泥泞不堪。

    “哈太紧了绾绾这幺紧可知我有多难受哈让我把你这小xc松一点”

    他的y词l语刺激着常绾,让她下腹不断收缩,绞得更紧。沈澈每一下都choucha得艰难,媚rt弄着rb,他觉得自己快要爽疯了,低吼一声,腰部用力,加速choucha。

    直到常绾再次泄了身子,沈澈才抵在她不断吸吮的宫口,把积攒的大量精y全部浇铸进了她的子宫。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

(提前加更不卡肉)章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