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 44 章

重生之农村小军嫂[男变女] 作者:嫣嫣丫丫

44.第 44 章

      对于谢小妹现在能来,程晓晓肯定是很开心,这些日子她就是照顾她自己都有些吃力了一些,腰根本就弯不下来,但是对于周芸儿能来,她是十分的不愿意,这搅屎棍是来给她添堵的吧。

    踏入厨房里面,谢小妹尴尬地笑了笑,道:“大嫂,我也没有办法,你说这小姑子非要来,我能说什么呢?家里又不是我当家,是娘同意的。”

    “没事。”程晓晓笑着回道。

    “爹也不让她过来,小姑子和爹娘闹,娘才同意的。”

    程晓晓“嗯”了一声,道:“我知道。对了,我娘呢?”

    “你嫂子怀孕了,怀孕的反应比较大,你娘来不了,不过给你准备东西都带过来了。”

    程晓晓“哦”了一声,这孙子和闺女比起来,孙子果然比闺女重要,转身将挂在墙壁上面的篮子拿了下来,道:“下点面条,吃多少下多少,下面有鸡蛋,再打几个,用油煎起来。”

    “就下点面就行了。”

    “掐几个鸡蛋,鸡蛋家里还是挺多的,养了六只母鸡,还有两只公鸡,最近也开始下蛋了。”

    谢小妹“嗯”了一声。

    “家里面现在怎么样?”

    “能怎么样呢?那个蔡佳美这些天天天闹,闹得人都烦死了,上一次她们家来人将爹娘屋子里面的东西和厨房东西都砸光了。”谢小妹无奈地说道。

    “老五搬出去了嘛?”

    “搬出去了,搬到老房子去了,老房子简单的弄了一下。”

    “那老五现在怎么说呢?”

    “蔡佳美的一家人什么样的,你不也是见到了嘛,要钱呗,还能怎么办呢?大哥给他的那三百块,基本上都落到蔡佳美的腰包,上次来家里闹娘放家里的两百多块钱,不知道被她们家谁拿走了?娘气得在床上躺了几天的时间。”

    “就没有报警?”程晓晓皱着眉头说道。

    “这种事咋报警呢本来就是咱们家理亏,报警难道将老五送进去?”

    程晓晓微微有些哭笑不得,这老蔡家看来是拿周建强写着的那张单子来要挟老周家了,不过这种事还是让警察来处理的比较好,一次次的妥协也只能够助涨老蔡家的嚣张气焰。这老五要真是进去了,最后倒霉的也只有周建国,毕竟当兵这一行,三代之内要是有污点的话,估计到时候都有影响,看来这事情还是得尽快解决才好。

    谢小妹跟着叹息了一声,道:“没有办法,现在也只能拖着了,好在最近一段时间蔡佳美没有来家里闹,只是整天和老五吵。”

    程晓晓微微点了点头。

    “对了,嫂子,大哥他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吧,他说最迟两个月就能够回来,现在已经走了一个月了。”

    “你说大哥也真是的,本来待在家里面好好的,就不能等孩子生下来再过来,非要来这边,什么都不方便,你说你这坐月子吃什么?家里好歹还养了鸡鸭,在村子里面也好买,来这边能买到吗?我听说这城里面吃什么都需要票的。”

    程晓晓笑了一下,这好在没有待在家里,要不然头更疼。

    谢小妹拿着筷子搅动了几下锅里面的面条,将篮子里面的青菜放了进去,将锅盖盖上,两人又聊了起来。

    “建富,建富,过来吃饭了。”谢小妹喊道。

    “来了,来了。”周建富应道。

    “将水放上去吧,等热了,你们洗一洗。”程晓晓说道。

    谢小妹“嗯”了一声。

    周芸儿也跟在周建富后面走了进来,眼睛扫了扫,看着桌子上面放着的面条,满脸嫌弃的道:“大嫂,就吃这?”

    程晓晓“呵呵”了几声,微微白了一眼。

    “你瞎比比什么呢?要吃就吃,不吃滚蛋。”周建富不悦的说道,跟着道:“大嫂,用不着理会她,她就少了一根筋。”

    周芸儿怒视着周建富,哼唧了几声,走到桌子跟前端起碗,从竹筒里面抽了一双筷子,跺了一下脚向外边走了出去。

    谢小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真是不知道娘到底是怎么想的。”

    “行了,说那些干什么呢,来都来了。”程晓晓说道,跟着对周建富,道:“二弟,等一下吃过了,你去菜市场买点菜回来。”

    “菜市场我不知道在哪里?”周建富回道。

    “下了马路,马路对面,左拐,走大概四五分钟路就能看到,你到路上问一下人就行了,很好找的。”程晓晓回道。

    周建富“哦”了一声。

    “二弟妹,橱柜里面有咸菜。”

    谢小妹“嗯”了一声。

    “你们吃吧,不够再下一点。”

    “我知道了嫂子。”

    程晓晓一只手支撑着腰,向屋子里面走了过去,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面,端着碗,一只脚还放在桌子上面的周芸儿,微微挑了一下眉头。

    “干什么这样看着我?”周芸儿不悦的说道。

    程晓晓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周芸儿,道:“坐有坐相,吃有吃相,这是桌子,用来放东西吃饭用的,不是摆在这里给你放脚的。”

    “我不能放吗?”

    “周芸儿,你在家里随便你怎么样,但是麻烦你在别人家里自觉一点,省得让别人说你没有教养。”

    “砰”的一声。

    周芸儿将碗用力的放在桌子上面,站了起来,怒声道:“程晓晓,你以为你是什么玩意,我没有教养,你有教养?我是在别人家吗?”

    “这里是你家?”程晓晓气笑了问道。

    “不是我家,难道是你家?”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周建富和谢小妹连忙跑了过来问道。

    “我本来以为你就是从小被爹娘给惯坏了,有些胡搅蛮缠了,没有想到你完全就是一个蠢货,说你是蠢货,用这个两个词都羞辱了它。周芸儿,我告诉你,这里不是你家,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按照我的规矩来,要不然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是你爹娘,不会惯着你。”程晓晓阴沉着脸冷声说道。

    周芸儿满脸鄙视的看着程晓晓,抬脚架在桌子上面,满脸嘚瑟的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周芸儿。”周建富黑着脸喊道。

    “幼稚。”程晓晓说完向房间里面走了进去,“砰”的一声,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周芸儿“哼唧”了几声。

    “周芸儿,老子告诉你,你要是在这里,你跟我回家。”

    “就是看不惯她那一副清高的样子,什么玩意,买来的媳妇还这么嚣张?她以为她是谁?”

    谢小妹“呵呵”了几声。

    “老子抽死你。”周建富怒声说道。

    谢小妹伸手拉住周建富的胳膊,看着周芸儿,道:“小姑子,不是我这个做嫂子的说你,你忘记了你过来的时候怎么和爹娘说的?”

    周芸儿微微撇了一下嘴,坐了下来,鄙视的道:“干嘛,拿爹娘威胁我?”

    程晓晓看了一眼房间被翻动过来的痕迹,微微挑了一下眉头,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转过身拉开房间的门,看着坐在那里的周芸儿,怒声道:“周芸儿,看在你周建国妹妹的份上,老子最后一次警告你,给我识相一点,要不然你可以试一试。”

    “你……什么意思?”周芸儿面色有些胆怯的说道,跟着站起来,指着程晓晓,大怒道:“程晓晓,你什么玩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嫂怎么了?”谢小妹连忙问道,毕竟和程晓晓相处几个月的时间,还真是从来没有看到她发过火。

    “你二哥回去的时候,跟你二哥滚出我这里,别让我喊人赶你。”程晓晓走入房间里面“砰”的一声,再次将房间的门关了起来。

    周建富黑着脸看着周芸儿,怒声道:“你刚刚在大嫂房间里面乱翻东西?”

    周芸儿眼眶发红的看着周建富,道:“干什么?我不能看看了?你们一个个都拍她马屁,她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们老周家买来的媳妇而已。”

    “周芸儿,你太过分了。”谢小妹怒声喊道,跟着道:“有你在这样的吗?随便进人家房间乱翻别人的东西?翻人家东西还这么嚣张?我看爹娘就是将你给彻底惯坏了……”

    “你算是……”

    “啪”的一声。

    周建富伸手对着周芸儿的脸上抽了过去,怒声道:“家里兄弟这么多,就你一个丫头,都将你捧在手心里面,没想到给你惯成这样出来。周芸儿,你不是小孩了,都是孩子他娘了,你还这样?你家嫂子要是进你房间里面乱翻,你会怎么样?”

    “周建富,你竟然打我,我长这么大爹娘都没有舍得打过一下,你竟然打我。”周芸儿捂着脸哭着说道,跟着就向大门外边跑了出去。

    谢小妹叹息了一声,看着周建富,道:“你娘也真是的,这不是没事找事,她闹就由着她,家里孩子不带,跑过来干什么呢?用得着要那么多人吗?”说完走到房间的门口敲了敲,喊了一声“大嫂。”

    “门没栓。”

    谢小妹推开房间的门,看着收拾房间的程晓晓,将房门关了起来,道:“大嫂,她就那样,你也别和她生气,不值得。”

    “我知道,和她那种气不值得,也太不懂事了,这也是在家里,这要是在别人家,还不得被人当成小偷。”程晓晓无奈地回道,将桌子上面的书籍,站了起来贴在墙壁放好,从抽屉里面将木头盒子搬了出来,从口袋里面将钥匙拿出来,打开木头盒子上面的锁,从里面拿出一张肉票和十块钱,转过身来递给谢小妹,道:“建富呢?”

    “在外边。”

    “拿去给建富买点菜回来,素菜家里还有,让他买点肉,买点豆腐香干什么的。”

    谢小妹“嗯”了一声。

    “她人呢?”

    “跑出去了,用不着管她,等建富明天让她跟着回去,省得在这里添乱。”谢小妹说道,跟着道:“大嫂,你歇着吧。”

    程晓晓微微点了点头,真是够糟心的,本来这日子过得整天提心吊胆的,现在好了,来了一个二百五的玩意,更糟心,这才刚刚来,这要是不走的话,这日子也甭过了。

    有些时候真想不明白周芸儿为什么这么嚣张,到底是什么给她底气嚣张的?真是不明白她心里到底怎么想的?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奇葩的人见过不少,但是这种理直气壮,自以为是奇葩的人,她还真是没有碰到过。

    “你是嫂子家的?”

    “我是她弟妹,你是?”

    程晓晓走出了出去,看着站在院子外边的王楠,微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进来坐吧,那是我弟妹。”

    王楠笑着“哦”了一声,道:“我就是过来问一问,有个女同志,之前和你弟妹一起过来的,我看她哭着跑了出去,过来问一问。”

    “那是建国他妹妹。”程晓晓回道。

    “不去看一看吗?”王楠问道。

    “二弟,你过去看一下。”程晓晓笑着喊道,对着王楠,道:“见笑了。”

    “没事,那嫂子,我回去了。”

    程晓晓点了点头,道:“不坐一会儿吗?”

    王楠摇了摇手,道:“不了,不了,家里还有事情。”

    谢小妹看着快速溜走的王楠,转过头看着程晓晓,满脸疑惑的道:“嫂子,我怎么感觉这么女的好像有些怕你呢?”

    程晓晓翻了一下白眼,她哪里知道怎么回事?不只是她了,就是整个大院里面的女人,除掉高岚,其他好像和她说话都有些拘谨,去了两次本来说说笑笑的众人,说起话来都变得吞吞吐吐的,过后她再也没有去了。

    不过程晓晓败坏她名声的肯定是那一天请客吃饭的那些人,要不然她也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情,用得着这样吗?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得这些人没事往她这边凑,到时候还真是跟一个老娘们一样,东家长西家短的,想一想浑身都是一个恶寒。

    “不知道。”

    周建富从厨房走了出来,道:“用不着管她,这死丫头现在变得越来不无理取闹。”

    程晓晓微微耸了一下肩膀,道:“随便吧,反正我也没那个本事去操她的心。二弟妹,我去睡一下,有事你就喊我。”

    谢小妹“嗯”了一声。

    军营是坐落在山林当中,一条长长的水泥马路一直通往山下的马路,两旁都是树木林立,杂草横生。

    阳光都被树木给遮挡住,走在这条马路上面,说实在的,经常走也就无所谓,可是第一次这条马路的话,一个人的话难免会有些忐忑。

    周芸儿跑累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脸上露出丝丝胆怯的神色,跟着走到路边的路牙子坐了下来,一只手捂着低声抽泣着,眼中都是浓浓的怨毒之色,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接受周建富打她的事实。

    自从出生过后,家里那个不将她当成是宝贝,连一句训斥的话都没有,自从这个程晓晓进入家门过后,爹娘说她训她,现在就连将她捧在手心里面的哥哥们竟然这样对她。

    坐了一会儿,看着拧着篮子走过来的周建富,周芸儿连忙转过脸。

    周建富哼了一声,走到周芸儿的跟前,伸出手指推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怎么就这么蠢呢?小时候不是挺聪明的吗,你和大嫂这样,你能落什么好处?没看到娘都让着她,你还和她作对?能落到好处吗?”

    “滚远一点。”周芸儿哽咽着喊道。

    “我也懒得说你,明天和我一起回去。”

    周芸儿看着周建富的背影,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凭什么?凭什么?不就买来的媳妇嘛!嚣张什么?我就不相信了,我周芸儿还比不过你程晓晓。

    一身崭新的军装,周芸儿看着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夏念薇,眼眸之中有些羡慕,跟着低下头看了一眼穿在脚下灰布鞋和洗得有点褪色的衣服,连忙将脚收了回来,眼中有些自卑。

    夏念薇瞄了一眼周芸儿,骑着行使了不远,跟着挑了一下眉头,怎么感觉这女人在哪里见过呢?跟着转过头,骑着车子停在周芸儿的跟前,看着她。

    “你……看我干什么?”周芸儿鼓足勇气问道。

    “我们是不是见过?”夏念薇问道。

    “没有。”

    “没有吗?我看着你有些面熟。”

    “没见过,你这个人烦不烦,说没有见过就没有见过。”周芸儿不耐烦的说道。

    “周建国是你什么人?”夏念薇听着周芸儿的口音,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毕竟现在很少有人能够外出,一个城市很少能够听到外来的口音,而且这个口音好像和周建国的一样,虽说周建国外出多年,但是还多多少少的保留了一些老家的口音,这样一说夏念薇再看着周芸儿,发现周芸儿的眼睛和周建国还真是很相似。

    “你认识我哥?”

    “你是芸儿妹妹吧,我经常和听你哥说起你呢。”夏念薇连忙从自行车上面跳了下来满脸惊喜地说道,跟着的道:“今天总见到你真人了,我是夏念薇,是你哥的女…和你哥是战友。”

    周芸儿挑了一下眉头,“哦”了一声。

    “你这脸是怎么了?”

    周芸儿伸手捂着脸,低下头道:“没事。”

    “是你那个嫂子打的?”

    周芸儿没有说话。

    夏念薇将自行车停好,伸手抓住周芸儿的脸,不悦的道:“也真是的,这个程晓晓也太过分了,打人不打脸,你看看这将脸打得肿成这样了。来,和姐回去,姐给你上点药。”

    周芸儿将手抽了回来。

    “又不是外人,你这是干什么呢,难道姐还骗你不成?要不是那个程晓晓,说不定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来,和姐走,姐给你上点药。”

    周芸儿看了一眼夏念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点了点头。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失着,太阳很快就向西转移,厨房里面弥漫着饭菜的香味。

    程晓晓站在院子的门口,皱着眉头,这老周家还太惯着周芸儿了,二十岁的人一点都不懂事,看着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周建富,道:“二弟,还没有找到人?”

    “没找到,我买菜的时候还看到她坐在路边,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了,这死丫头,真是气死我了。”周建富喘息着回道。

    “还没有找到吗?跑哪里去了呢,这人生地不煮熟的,你说这丫头能去那呢?”谢小妹满脸担忧的问道。

    程晓晓再次叹息了一声,道:“再等等吧,等天黑要还是不回来,我和部队里面说一声,让她们帮着找一下。”

    谢小妹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埋怨道:“我说不带她过来,娘非要带着,现在好了,这才来第一天就出幺蛾子,她不是来照顾人的,完全就是来添乱的。”

    一直等到天要黑下来。

    周芸儿手里拧着一个塑料袋子,穿着一件长毛线衣,脚下穿着一双皮鞋,跺着脚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穿得是什么鞋子,昂首挺胸的走了进来。

    周建富黑着脸,道:“周芸儿,你死哪里去了?不知道都在等你。”

    周芸儿哼了一声,道:“我又没让你们等着。”

    程晓晓看了一眼脸画得像是猴子屁股的周芸儿,微微挑了一下眉头,淡淡地道:“二弟,吃饭吧。”

    周芸儿坐了下来,靠在沙发上面,翘起腿来,来回的摇晃着,对着谢小妹,道:“二嫂,看看怎么样?听说是从法西斯进口的皮鞋,一双可是要好几十块钱呢。”

    “你在哪里弄来的?”谢小妹皱着眉头问道。

    “大…一个好姐妹给的。”周芸儿回道。

    “你这刚来认识什么姐妹?”谢小妹连忙问道,跟着道:“不会是什么骗子吧?”

    程晓晓有些玩味的看了一眼周芸儿,心中“啧啧”了几声,真是没有想到她们两个竟然能够碰面,弄得像是跟电视剧一样,看来她这下一步应该得痛打小三,也不对,周建国和她没有关系,夏念薇也算不得小三,白莲花吗?好像也不对……

    这小姑是和窥视周建国的女人,联合起来来进行逼宫啊!

    心中咒骂了几句周建国,这种戏码竟然在她的身上发生过,简直是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个夏念薇玩什么幺蛾子。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一下想要周芸儿滚回去,有些难办了。不过有些话她还是要说,军人的名声可是很重要,容不得污蔑。

    “明天你二哥回去,你不回去?”程晓晓看着周芸儿问道。

    “回不回去和你有关系吗?”周芸儿鄙视的回道。

    “明天和我回去,你待在这里干什么?添乱?”周建富黑着脸说道。

    “要回去你回去,我等大哥回来我再回去。”周芸儿回道。

    程晓晓端起碗筷来,道:“不回去可以,给我安分一点,别污了你大哥的名声,军营里面不比外边,污了你大哥的名声,对你大哥前途有很大的影响。”

    “用得着你来说?我不知道?”周芸儿鄙视的回道,心中想到,等我大哥娶了大嫂,坏了名声又能够如何?想要升官还不是大嫂她爹一句话的事情,跟着站了起来,道:“我晚上睡哪里?”

    “沙发。”程晓晓淡淡地回道。

    周芸儿哼了一声,转身向房间里面走了进去。

    “你不吃吗?”周建富问道。

    “吃过了。”周芸儿回道。

    “大嫂。”谢小妹有些担忧的低声喊道。

    “没事,明天我带她回去,要是不回去,看我怎么收拾她。”周建富说道。

    这腿长在人身上,要不要走,还不是别人能够决定,又不是将她绑回去,她要是不愿意,别人能够拿她怎么办呢?

    “不多玩几天?”程晓晓问道。

    “不了,农忙要开始了,还是回家吧,再说大石头他们还在家里,也不放心。”周建富回道。

    程晓晓“嗯”了一声。

    吃过晚饭,天色也彻底黑了下来,谢小妹来了,收拾家务的活终于用不着她来做,谢小妹还是一个勤快的女人,而且也十分懂人的眼神,有些是用不着说,她就能够做得很好。

    泡着热水,谢小妹帮着程晓晓捏着小腿,两人低声说着话。

    程晓晓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真是舒坦啊,这周建国走了这么久,这些日子都没有这么舒坦过,笑着道:“这些日子就今天最舒服,你是不知道我这腿整天都酸溜溜的难受,想要捏一下,勾着吃力,也不上力,真是谢谢你了。”

    “谢什么呢,你这腿肿得有些粗了。”

    “是啊。”

    “大嫂,你说小姑子那东西谁给她的?”

    “一个女人。”

    “这无缘无故的就给她东西,谁这么好心?”

    “有点坏心思的女人呗。”

    “坏心思?”

    程晓晓“嗯”了一声。

    谢小妹一只手拿起毛巾,一只手勾起了程晓晓的脚,道:“大嫂,这……”

    “没事,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程晓晓笑着说道。

    这婚姻要是别人能够插手就弄散了的话,那周建国她也没有那个必要去珍惜,更何况这还是军婚,就算是夏念薇她爹是高官又能够如何?想要拆散军婚的话,恐怕也得掂量掂量一下吧。

    “你怎么说粗话了呢。”谢小妹无语的说道。

    “难道就不准我说了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喜欢周建国的女人。”

    谢小妹“啊”了一声,道:“这也忒不要脸吧。”

    程晓晓点了点头,夏念薇确实挺不要脸的,如今这个年代,名声这么重要,她还能够整个军营里面所有的人多知道,现在还死乞白赖的留在这里,一般人恐怕早就申请调走了。

    一般人还真是做不到夏念薇这么厚脸皮,别说是现在了,就是到了现代,在一个单位里面要是一男一女传出这样的传言出来,女的还默许这样的传言,最后男的娶了别的女人,恐怕这女的也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了吧。

    “好了。”

    “谢谢,谢谢,太感谢你了。”

    谢小妹笑了一下。

    程晓晓伸手拉开床头的抽屉,将里面准备好的五十块钱拿了出来,递给谢小妹,道:“二弟妹,拿个二弟吧。”

    谢小妹尴尬地笑着伸手接了过来,道:“大嫂,那我就不客气了。”

    程晓晓笑了笑,道:“客气什么呢,都是一家人。”跟着道:“那边房间的柜子里面还有不少布,你去挑一点,拿个黑色的是给爹买的,两匹深蓝色的是给我娘和婆婆买的,你让二弟明天收拾带回去,告诉二弟回去的时候给我娘送过。”

    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不知道将来她和周建国要是落魄了,这些人会怎么对待他们,不过这种可能性应该很低,她要是混不好的,不如买一块豆腐直接撞死算了。

    别说其他了,就是等到阿里巴巴腾讯啊这些股票上市的时候,前期直接买个十万块钱,翻一百倍就是一千万了。更别说房产了,大不了撑着现在地皮便宜,多盖点房子,到时候出租,等到拆迁的时候,又是一大笔拆迁费,在现代城市里面的那些老百姓,可是很多都是拆迁才富裕起来的人。

    “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周芸儿闹了一场,最终还是拧着衣服和周建富一起离去,不过看她那小眼神,程晓晓就知道是什么,和谢小妹说了一声,让谢小妹转告一下周建富,防止她路上跑了。

    反正程晓晓是做好了准备周芸儿不会轻易离去,很有可能会在火车站逃跑回来的打算。小说里面不都是这么描写的嘛,这周芸儿要是真走了,那也没有夏念薇什么事情了,可以直接打酱油了。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不到,周建强扛着蛇皮袋,黑着脸气冲冲的跑了回来。

    “你咋回来了呢?小姑子呢?”谢小妹连忙回道。

    “让那个死丫头给跑了,这死丫头,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看老子找到她怎么收拾她。”周建富喘息着说道。

    程晓晓微微笑了笑,将手里的杯子放了下来,道:“行了,歇歇吧。”

    “大嫂,这可怎么办呢?这丫头你知道跑哪里去了吗?”谢小妹焦急的问道。

    “丢不掉,那么大的人,她还能丢掉了。”程晓晓回道。

    “这一个女人家的,这人生地不熟的,这得多危险。”

    “死了才好。”周建富怒声说道,跟着道:“大嫂,你真不知道这丫头死哪里了?”

    程晓晓微微摇了摇头,肯定是躲起来了,至于躲哪里,谁知道呢?难道去问夏念薇,去问了恐怕她也会直接否认,估计得躲个两天或者周建富离开,周芸儿才会出来,要不然不可能出来。

    “这叫什么事情嘛!我就知道她过来绝对没有好事,果然,这下好了,还不知道这死丫头闹什么幺蛾子出来。”谢小妹拉着脸说道。

    “行了,就这样吧,二弟你去洗洗脸吧。”程晓晓淡淡地说道。

    看着周建富向卫生间走了过去,谢小妹连忙对着程晓晓道:“大嫂,周芸儿这是想要干什么呢?”

    “等等你不就知道了。”跟着程晓晓倒吸了一口气,伸手放在肚子上面来回的揉着,这月份越大,肚子里面的小兔崽子动弹得也越来厉害也越有力气了。

    “怎么了?”

    “孩子踢了几脚。”

    谢小妹连忙坐了过来,伸手放在程晓晓的肚子上面,道:“是动弹呢,动得还真是厉害,一看就知道是儿子。”

    程晓晓看了一眼谢小妹,微微摇了摇头,在周建国的眼中恐怕还是儿子重要了,要不然每次摸着她的肚子,和孩子们说话都是儿子儿子,从来都未曾提过闺女两个字。

    最好还是一个儿子或者是两个闺女和两个儿子一个闺女,这样也就完美了。

    说实在的,有些时候程晓晓也有一点担忧,这要是三个闺女的话,这可怎么办呢?难道还要再生?计划生育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本人是不重男轻女的,可是在咱们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当中,儿子是自家的,闺女是别人家的,其实想一想也对,闺女好不容易拉扯长大了,好了,人家的,心寒啊!指望闺女回家,一年才能回几次?生下个孙子别人家的,和自己没有关系,外孙再亲,还能够亲过自己的孙子吗?外孙是条狗,吃饱了他就走,这话说得对啊!

    不过这也是现在人的观念,到了二十一世纪,其实都无所谓了,生儿子和生闺女都一样,都是别人家的,还真是很少有小夫妻两个愿意和长辈生活在一起。

    但是在老人养老一方面,总是给人感觉儿子是必须要承担的,姑娘的话承担相对来说要少一些。父母能够跟儿子过,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这父母和姑爷一起过,稍微父母受点委屈的话,会让父母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这样是体现出男女不平等的所在。

    “嫂子,说了什么时候生吗?”

    “说九个月就行了,三胞胎预产期有些不太准,上一次和建国减产和老家说得一样,说十一月初几吧,上个月去检查说很有可能会十月低。”

    “那咋办呢?到时候在家生咋办?三个孩子大夫说了可危险了。”

    “准备快要月底的时候,直接住到医院里面。”

    谢小妹微微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省得到时候要生了,就麻烦了。”

    “对了,小妹,你生大石头他们时候怎么样?”程晓晓红着脸低声问道。

    “这个不好说哎,我生他们兄妹四个的时候很快,肚子疼了,一会儿就生下来,一点没受罪,就跟去了一趟茅坑一样,拉了一泡屎出来。”

    程晓晓闻言一头的黑线,有这么形容的嘛?生孩子当成是拉屎,这个谢小妹也真是奇葩了。

    “都不好说,有些人生得慢,有些人就生得快,你就像是老七叔家的大儿子周建树,他媳妇一直疼了两天才生下来的,你不知道,那疼的,我听着她喊,我都受不了。”

    “不是吧?”程晓晓砸了砸嘴,脸色都微微有些变色,说实在的,她还真是有些怕疼,那种滋味真不好受,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去尝试了,就是偶尔想起来,当初被人活活给打死,她都忍不住浑身颤抖。

    “这真不好说,有些人生得慢,有些人生得快,这生得快就舒服一点,少受点罪,这要是生得慢,就受罪。”

    “老三家的呢?”

    “她生得也快,疼了三四个小时就生下来了。”

    程晓晓“哦”了一声。

    看着程晓晓有些变色的脸,谢小妹笑着道:“没事,大嫂,你用不着担心,不就生孩子嘛,你就当是便秘了,多用一点力,生得也快。”

    程晓晓闻言再次一头的黑线,道:“行了不和你说了,一说你就不着掉。”

    周建富黑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往沙发上面一坐,看了一眼桌子上面放着的苹果,拿起一个咬了一口,道:“你说这死丫头跑哪里去了?”

    “不知道,用不着管她,丢不掉,明天带你们出去转一转,顺便我也去医院检查一下。”程晓晓回道,跟着站了起来,道:“我得走几步,坐着真是累死了。”看着站起来的伸手过来的谢小妹,接着道:“不用扶的,你和二弟将家里的那一公鸡给宰了吧,中午红烧。”

    “杀什么鸡,留着你坐月子吃。”谢小妹说道。

    “杀了吧,我坐月子你用不着担心,军营里面他们也养鸡了,到时候弄一些出来还是没问题的。我也嘴馋了,这些日子都吃不下去,也想弄点好的吃吃。”

    “建富,你去抓□□。”

    周建富黑着脸看着谢小妹,怒声道:“老子都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喊建富,建富,不掌记性是吗?是不是要老子抽你,你才记得住。”

    程晓晓看了一眼周建富,低声笑了笑,向门外走了出去,在院子里面来回的走动着,这名字每次听到都好像要笑,真是不知道当初周老爹到底是怎么想的?

44.第 44 章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