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礼不可废

帝国吃相 作者:牧尘客

第1007章 礼不可废

      帝国吃相 作者:牧尘客

    第1007章 礼不可废

    陈旭一直不研发实心枪弹的原因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采用铸造法制作的枪管强度不稳定,只能用厚度来填补这种不稳定,因此导致火枪非常重,一把手铳都有七八斤,火铳更是有二十多斤,重量几乎全部都在枪管上,有了车床,就可以采用锻造法打造枪管,然后用车床车出需要的孔径,还可以拉出膛线。

    膛线不光有加快子弹旋转增加出膛初速度的的作用,还可以通过膛线释放过大的枪膛压力,保证不会因为火药爆炸时候产生的压力太大而炸膛。

    “侯爷,要不要去我们机械厂视察指导一下!”跑来看了半天车螺丝的麻杆很是狗腿的跟在旁边提醒。

    “机械厂有什么好看的,叮叮当当震的耳朵疼,对了,本侯今天来是干啥的?”陈旭走出实验后有些发呆。

    麻杆:……

    公输胜:……

    一群侍卫:……

    “侯爷,您不是来眼看车床的吗?”公输胜小心翼翼得问。

    “不是,我想想……”陈旭捏着下巴看着满天翻卷的越来越大的雪花想了许久,才想起自己好像是来制作罐头瓶的,于是转身往玻璃厂走去。

    “嘿嘿,侯爷对我们玻璃厂最好!”汤廷很是得意的瞅了麻杆一眼。

    “嗯,今天不光是玻璃厂的事,本侯要的东西还机械厂配合……”

    陈旭带着一群人很快来到玻璃厂,里面同样热闹无比,十多个熔炼玻璃的煤炉和数百匠工帮工奴隶在里面忙的热火朝天,有的在制造玻璃,有的在制作瓶瓶罐罐,还有的在制作灯罩和杯盏碗碟等,制作镜子和望远镜的都是单独封闭的作坊,在玻璃厂的最里面,用的也是手工最为熟练精细的工匠。

    自从蹴鞠商业广场开业促销之后,玻璃制品如今成为了大众最为喜欢的制品,玻璃厂开设的门店每天都供不应求,运去多少就售卖多少,大部分都被外地的客商整车整车的买走,因为玻璃无论是原材料还是制作都比瓷器要简单,而且还晶莹剔透美轮美奂,价格也比瓷器便宜,而其中最受欢迎的有两种,一是镜子,二是灯罩。

    以前都是铜镜,而且只有富贵之家才用的起,要制作打磨出来一个能够照出人影的铜镜,需要耗费一个工匠十多天的时间,而且保管不好很快就会氧化看不清楚需要经常找磨镜师打磨才能继续使用,而玻璃镜子就不一样的,不光照的清晰无比,而且采用流水线作业制作速度非常快,镜子作坊一天可以制作数十个,除开巴掌大小的那种带柄的小镜子,如今还开发出来一尺见方的梳妆镜和五尺高的穿衣镜,都是用上好的贵重木材镶嵌制作边框,大镜子很贵,一面穿衣镜需要近五千钱,主要消费人群是那些王侯公卿和顶级富豪,而小镜子就便宜多了,一个才百十来钱,客商运到外地都是三五百钱卖出去,简直就是暴利,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也算是奢侈品,但为了给科学院赚钱支持其他的研发开销,因此玻璃的制作方法是严禁外传的,因此实验工厂的玻璃厂就是眼下大秦唯一的玻璃加工厂。

    走进玻璃厂之后,陈旭大致转了一下,观看了玻璃加工制作的几个车间之后让汤廷叫来几个老工匠,把自己要做的罐头瓶的样式和规格说了一遍,然后他们和麻杆去商量解决。

    玻璃厂如今制作瓶瓶罐罐的工艺已经非常熟练,但制作的都是平口的器物,要加上铁盖子密封的话就需要和车螺丝一样制造出来一圈简单的螺纹口,这样盖子才能拧上去,而只要解决这个问题,再在盖子里面加上一个羊皮垫圈,基本上就能解决密封问题。

    而制作这样简单的螺纹口应该并不难,只要设计出来一个钢铁磨具,在玻璃还未完全冷却凝固之前套进磨具之中挤压出来就行了。

    陈旭在玻璃厂呆了不到半个小时,把制作螺纹瓶口的制作方法大致讲了一遍,然后就丢给汤廷和麻杆等人去商量解决。

    对于陈旭来说,眼下几乎所有的工作他都只会提出原始方案,剩下的就是工匠的事了,因为大部分的东西他都只是见过并不会做。

    就好比织布机提花机和自行车一样,这些非常复杂而精巧的东西他也只会动嘴说,让他去做,一个简单的锡焊铜焊都搞不定,但大秦的工匠却已经非常熟练。

    后世秦始皇兵马俑曾经出土过两架青铜车马,与真车大小相仿,每一辆青铜车马都由数千个零件构成,不光结构精巧复杂,而且用的焊接工艺也非常成熟。

    而听闻如今的骊山寿宫之中就有大量的工匠在参与制作陶俑和车马,但陈旭还从未去看过,不过通过眼下科学院和实验工厂的匠工水平来看,制作这些东西应该是非常小儿科的东西,因为这些青铜车马其实还都是地宫外围的陪葬物品,真正精巧的好东西都在地宫的最中心,但却也神秘的一塌糊涂,章邯带着数万大军监视的很严密,几乎没有任何消息能够传出来,或许只有皇帝知道一些内幕,但皇帝肯定不愿意说,陈旭也不太好去打听,因为这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

    好想知道皇帝到底在地宫之中埋了些什么宝贝呀!

    陈旭从实验工厂回家,坐在马车上揪着下巴不断的想象,但任凭他想破头,也只能根据后世的记载胡乱猜测。

    临到傍晚,风雪越发猛烈,等陈旭回到清河别院的时候,已经漫天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上已经堆积两三寸厚,天地白茫茫一片,远处的太乙山脉已经几乎看不见了,路上车马稀少行人断绝,只有远远传来几声野狼的嚎叫,更显的寂寥无比。

    “夫君回来了!”

    马车驶入院内,陈旭下车之时,得到门卫管事禀报的水轻柔和嬴诗嫚蒙婉范采盈带着一大群侍女一起出来迎接。

    “这么大的雪,不用出来迎接,都赶紧回屋去烤火取暖!”陈旭穿的像一头上古异兽身材臃肿的从马车上下来。

    “礼不可废,夫君归家怎能失礼!”水轻柔带着一群女人一起福身行礼。

    “杏儿虞姬呢!”陈旭在一群女人中间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杏儿和虞姬的身影。

    “杏儿和虞姬还在暖棚呢!”蒙婉搂着陈旭的胳膊说。

    “这么大的雪,怎能在里面玩耍,赶紧去把她们都叫回来,一旦大棚被积雪压塌就就麻烦了!”陈旭皱起眉头对身边一个管事说。

    “侯爷放心,大夫人已经吩咐过了,管家正带着家仆在给暖棚加固,还专门安排人清扫顶上的积雪,每过半个时辰就会清理一次,不会出事!”一个管事赶紧说。

    “嗯,还是轻柔考虑周全,你们先进屋去,我去暖棚看看!”陈旭让水轻柔等人先回后院,然后冒着大雪去温室大棚看了一下。

    大棚内外果然有许多人还在忙碌,工匠正在锯木搭建支撑,还有人用长长的竹竿站在梯子上清扫顶上的积雪,看起来的确应该不会出问题。

    不过陈旭还是有些不放心,直接就把杏儿和虞姬轰回院子去,然后又叮嘱了管家和一群家仆注意安全之后也拢着手缩着脖子回家。

    可以说眼下这个蔬菜大棚就是清河侯府上下的宝贝,不光陈旭和水轻柔等人每天都要进去呆上许久,府上的家仆侍卫没事儿也要进去逛逛,简直就像一个奇异的花园一般,甚至农学院的几个教习和学生恨不得连铺盖都放进去,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解决,不过今日狂风暴雪,陈旭不敢大意,吩咐今天晚上所有人都不能呆在大棚里面过夜。

    走进客厅,一群女人再次一拥而上帮他取帽子解披风,侍女打来热水洗脸洗手,水轻柔亲自端来热茶,一番周到的服侍下,陈旭终于舒坦的坐在火炉边,抱着陈汐歇口气。

    “爹爹为何出门那么久,有没有给汐儿带好玩儿的礼物?”陈汐如今已经快三岁了,说话非常清晰利索,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宛若清泉一般明亮透彻。

    “汐儿快下来,爹爹是去忙公务,何来礼物?”嬴诗嫚赶紧伸手要把陈汐抱走。

    “让我抱着就行了!”陈旭笑笑伸手在衣袋里摸出来几颗铜螺丝,顺手把其中一颗的螺帽拧下来又拧上去,“汐儿看这个好不好玩?”

    “好玩!”陈汐瞬间就高兴起来,拿起一颗也开始拧螺丝。

    “夫君,这是什么物事,看起来好精巧!”水轻柔和嬴诗嫚蒙婉范采盈也各自从陈旭手中拿了一颗开始把玩观看。

    “这是工厂最新制作的东西,用来铆合钢铁铸件,有了这东西,以后就能制作出更加精密的机器了!”陈旭笑着解释。

    “原来如此,这铜帽和铜杆铆合很顺畅呢,上面的这些细细的纹路疏密一致,要制作出来恐怕不容易!”水轻柔一边观看一边赞叹。

    “这些螺纹不是手工做出来的,需要用专门的车床,制作倒是简单,我今天去工厂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才耽搁了近一个时辰,其实本来这种铆合配件最好用钢铁制作,不过要想在钢铁上用钢制的刀头切削出来这种纹路非常麻烦,硬度不够,制作出来的都不合用,只能退而求其次,改用铜质的,但最好还是找到一种非常硬的材质制作能够切削钢铁的刀头才行,铜质的不够牢固,时间长了会损坏……”

    陈旭简单的把车床的事说了一遍。

    “切削钢铁?”几个女人都面面相觑。

    “夫君,钢铁就是眼下最硬的材质了,怎会还有比钢铁更加坚硬的东西?”嬴诗嫚疑惑的说。

    “并非没有,我就知道有比钢铁更加坚硬的东西!”水轻柔想了一下说。

    陈旭愣了一下大喜,赶紧问:“那种东西在何处?”

    第1007章 礼不可废

第1007章 礼不可废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