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

肌肤之亲 作者:泱暖

分卷阅读46

      肌肤之亲 作者:泱暖

    分卷阅读46

    ,顺势从背后抱住她。

    闻樱却挣脱他的怀抱,看着他的眼睛说:“赶紧回去吧,我没心思继续待在这。”

    “怎么了?”他抬手捧着她的脸,一如既往的温柔,“昨晚不还好好的吗?”

    她暂且不敢说“我还是想跟你离婚”,怕他发飙,一切不好收场。闻樱此刻只说,“我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头晕,身体也有点疼。”她低下头,微微皱眉。他被她脸上的表情欺骗了,完全信以为真,把她抱到沙发上坐着,搂她在怀,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那好,吃完早餐我们就回去,陪你一起去医院。”

    她头皮发麻,“你……你不上班吗?”

    “休假。”

    很可惜她没有问原因,已经不想再说话,如果她问,他会笑着告诉她,“因为想跟你生宝宝,想当爸爸了。”

    她还是低估了贺宁煊,以为只要不吭声就能在他面前藏住自己的情绪,但实际他仍看得一清二楚。

    “闻樱,我希望你像以前那样,但凡不开心,会主动把心事告诉我。”

    他刻意提从前,不就是为了让她动容吗?她听完心里当然有波动,但仍旧望着窗外,“可现在不是以前,人都是会变的,你指望我始终如一,但你做到了吗?”

    这对话伊始就夹杂着微妙的火药味。

    贺宁煊用余光瞥她,“你还在生昨晚的气?”

    她不吭声,侧脸却绷紧。

    贺宁煊了然,“我知道了,你是生我的气。”

    她反问:“可你真的知道我在什么气吗?”

    好一会儿后,贺宁煊先开口:“可是闻樱,最终结果是好的,不是吗?换妻的事你很生气……”

    “够了!”闻樱直接打断他,“正因为你满意这个结果,所以才肆无忌惮!如果我真的爱上别的男人,你还敢冒这个险?贺宁煊,你简直就是玩弄我。”

    她眼睛酸涩的厉害,“过去是,现在也是!”

    当时他还没时间去深想这句话的含义,全顾着安抚她,“闻樱,我的本意不是这个,你比谁都清楚,我爱你。”

    “我根本不想管你什么本意,只管结果,贺宁煊,你也一样,准备好接受后果了吗?”

    她这话像是最终审判,一说完,他眼眸里的温度骤降,但他显然克制着自己,尽量平和地问:“你想怎么处理?”

    “我要离开你。”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犹豫不决,毕竟那录像中的画面还在她脑海里不停浮现。

    贺宁煊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闻樱,我已经告诉过你,你爱上的男人不过是……”

    “不过就是你!你想说这个对吗?你很骄傲是吗!”

    贺宁煊“啪”一下猛地打转方向盘,车子终于驶上返程的高速。

    “我现在不管那人是谁,或者说,他是谁都没有关系,我只想离开你。”

    闻樱并没有冲动而激烈,语气出奇的坚定,言辞间也并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他甚至没有发现她有任何心软的迹象。

    冷汗从他背心渗出来,贺宁煊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闻樱,我认错还不行吗?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但你必须收回那句话,死了这条心,我怎么都不会让你离开。”

    闻樱忽的一下就哭了,“果然   ,我就知道……”她捂着自己的脸,泪水就跟断线的珍珠似的,大颗大颗地从她指间滑落。他顿时慌了神,可高速上又不能停车,他只好变换车道,挪到最右边去。

    他打开双闪,将车子停在应急车道上,火急火燎地抓着她的肩,把她扳向自己,“你到底怎么了?闻樱。”

    “一直以来……你都是软禁我,对不对?”

    贺宁煊哪料到她会说这个,还以为是换妻的事。他的心脏就像被刀尖扎了一下,血珠子争先恐后地冒出来,一瞬间有点令他呼吸困难。

    她为什么要提这个?!

    哪怕他并没有回答,但那一刻他的表情、眼神以及刻意压抑的情绪,无不告诉她事实究竟是什么。

    她一挥手,打了他一耳光。

    “不如你来告诉我,”闻樱红着眼眶,那眼神十分瘆人,“为什么我对着你湿不起来?”

    贺宁煊的脑子简直“嗡”了一下,溺水一样的感觉逼死了他。好不容易才精心构造的世界,如今粉碎得太快,他根本措手不及来不及反应。闻樱还并不了解来龙去脉全部因果,只是知道以前就被他强行占有过,仅此一件,便能闹成这样。她要是知道事情全貌,恐怕会杀了他。

    然而最痛苦的并不在这里,而是,她现在分明爱上了他。

    整颗心脏都要绞碎了。

    不知是她哭得太猛还是他先前把车开的太恐怖,闻樱感觉胃部翻江倒海,喉咙里更是涌上一股腥味,令她十分想要呕吐。整个人难受不已,想要立即下车,但这是在高速上,下去恐怕是不要命吧?贺宁煊浑浑噩噩的,但却在此时猛然惊醒,她还没打开车门,他就一把抓住她,直将她拽了回来。

    直到此刻,他终于找回了那该死的理智,重新把车门上了锁,一踩油门疾驶而去。

    她的哭喊、尖叫、抗拒,哪怕再凄厉,对此刻的他来说,都是没有感觉的。他坚决不会放她走。

    闻樱吐的很厉害,把他的车都弄脏了。贺宁煊本来打算直接开到医院带她做检查,但她这副样子实在令他心尖子都抽着疼,一口气开回家,把她拽到浴室里,打开花洒给她清洗。被温水冲刷时,她还呕出了一点胃液。

    很不幸,她已经错过贺宁煊最脆弱最崩溃也最没有战斗力的那几分钟,那时候她还有几成胜算,可偏偏车子又停在该死的高速上,要是普通马路,她搞不好能趁机跑掉,立刻找警察或者路人帮忙。但现在是不可能的,他好像已经完全恢复。

    闻樱不敢跟他对视,他的眸色深的可怕。

    她忽然推开他握着花洒的手,转身就想出去。

    贺宁煊没拦着,但紧跟在她身后,“你要是敢踏出家门一步,从此就会被锁在卧室,连客厅都不能来。”

    她猛地转过身,死死瞪着他,“你敢?”

    贺宁煊面无表情,“我的性格,你不是最了解吗?”

    闻樱冷冷地看着他,但的确是不敢走了。

    贺宁煊把她关进卧室,她拼命挣扎,“混蛋,你要干什么!”

    他把她压倒在床上,一手扣住她双腕钉在头顶,一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你再这样,我就干你。”

    闻樱气的浑身发抖。

    他把她的证件、手机、钱包等等全都收缴,“事情没解决之前,你谁也不准联系。”他疯起来做事狠绝,这么一来可是名副其实的囚禁!闻樱哭着阻拦他,但被他一次次推走。在缠斗撕扯中,她口袋里掉出那枚u盘。

    这次贺宁煊可就明白了,先前他一直以为那是闻樱的工作用品,见它掉地上还给她捡起来放床头。

    闻樱不管不顾地扑过去,但他将她拦腰抱住,扛起来往床上一扔。等她直起身来,那东西早就到他手里。

    “砰!”卧室房门被他重重关上,闻樱

    分卷阅读46

    -

分卷阅读46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