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琐事一筐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第158章 琐事一筐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第158章 琐事一筐

    平安在前面赶着车,苍海和师薇两人并肩聊着什么,见到了主人回家的虎头开心在两人的身边跑来跑去,时不时用自己的身体蹭一下苍海,只有铁头现在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咚!

    苍海一回头,看到铁头又摔了一个狗啃屎,立刻嘲笑它:“你看这衣服穿上真的美了吧,摔死你个小混球!”

    铁头身上的衣服原本是买给苍海的,铁头才多高,苍海又多高?所以这衣服到了铁头的身上几乎就等于是一件袍子,如果不是色不对,苍海都会觉得有点儿像西游记中,孙悟空穿上弼马温官服的那个场面了。

    衣服差点儿就拖到了地上,两个手臂也完全缩到了袖子,但是铁头还是觉得自己美的不行了,唯一的坏处就是,时不时的铁头会踩到衣服角上,然后就被衣服绊一个狗啃屎,就像是现在这样。

    总共也就几十米长的路,铁头已经摔了不下四回了,但是为了美豁出去的铁头愣是不想把衣服脱下来,任谁想去解它身上的衣服,铁头都会吡牙咧嘴的恐吓一番,哪怕来的人是苍海也是这样。

    现在看到铁头被摔的样子,苍海的心中那叫一个解气啊。

    师薇这时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就去把铁头从地上拉了起来,并且和苍海说道:“等回家我把衣服改一改,下次我回家的时候给铁头买点儿小孩的衣服穿,这衣服太大了”。

    “随你,也不知道一个猩猩造的哪门子孽,死皮赖脸的非要穿衣服”苍海望着铁前有点无语的说道。

    “值不上几个钱的,你还真小气”师薇拉着铁头,向前边走边说。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苍海不想继续谈铁头的破事,转头问师薇晚上想吃啥。

    师薇想了一下说道:“这么热的天气,随意弄点儿清淡的吧,平安呢,你想吃什么?”

    “白斩鸡!”平安说道。

    苍海听了冲着虎头喊道:“虎头,去抓只鸡去,捡大的叼!”

    听到苍海这么一说,虎头一溜烟跑了,沿着下坡的道就钻到了小树林子里,随后便听到一阵咯咯啪啪的声音,咯咯是鸡叫,啪啪是虎头在林子里钻来钻去踩断了树枝发出的声响,反正听起来挺热闹的。

    “还有呢?”

    “其它的随便”平安说道。

    “行!”

    到了家门口,平安去卸车,苍海则是从厨房里拿了个竹篮子,拎在手上往坡下的菜园子走去。

    到了菜园子,苍海看了一眼自家的菜,一片片绿油油的菜让苍海的心情好了不少,前面的青菜什么的,苍海今晚准备放过,拨了一片乒乓球大小的水萝卜放到了篮子里,然后摘了一把刀豆,最后看自家的西红柿长的水嫩,直接摘了一个边吃边继续在自家的菜园子里溜跶。

    转了一圈最后看上了架子上的黄瓜,伸手摘了两根放到了篮子里,想了一想又摘了一根苦瓜,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那边的小香瓜架子上有几个小香瓜长的挺不错的,于是伸手摘了几个放到了篮子里。

    出了菜园子,关上了菜园子的门,正准备上坡呢,看到魏文奎从坡下走了回来。

    “魏叔,这是干什么去?”

    魏文奎说道:“给地里放水去了,你小子准备做晚饭啊?”

    “是啊,到我家吃去?”

    魏文奎笑道:“不用了,我家里蒸了饼子”。

    客套了两句,爷俩并肩一起往坡上走。

    走了没两步,苍海这边的电话响了起来,掏出了电话放到了耳边:“喂?”

    “苍海?”电话那头传来了郑波伟的声音。

    “是我,怎么今天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苍海笑着问道。

    郑波伟说道:“和你说个事情,边几天高中同学会大家准备聚一下子,你有时间去么?”

    “高中同学会?”苍海想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如果有时间就去”。

    “那行!”郑波伟那边也不多说,哥俩聊了两句就把电话给挂了。

    回到了家里,虎头已经逮了一只大公鸡回来,公鸡还没有死,正的挣扎,但是被虎头死死按在了地上,平安已经开始烧水准备拨鸡毛。

    苍海见师薇正的拿剪把衣服的下半截子剪开,原本想说这样剪不行的,不过话到了嘴边又换成了另外一句:“郑波伟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过两天高中同学聚会,你要不要去?”

    师薇听了之后想都没想,摇了一下头说道:“不去,没意思!”

    “怎么啦?”苍海走回到了水池旁边,放下了篮子开始洗菜。

    师薇说道:“很多人我都没有记忆,而且这些人中有人发了财,混的不错就一副惹人厌的模样,前几年的同学会你是没去,最后还有人家大闹了一场”。

    “谁?”苍海随口问道。

    说老实话,苍海也不想去,因为苍海记忆中就没有几个人,上学的时候就没有记住几个,更何况是现在。不过郑波伟叫一声自己这边又在老家,似乎不去又有点儿不好。

    师薇说道:“我劝你也不要去,真没意思,原本就不记得几个人,还去虚与委蛇的强颜欢笑挺没劲的,最主要是有些人赚了一点钱当了点小官尾巴都翘上了天,那张扬的劲儿恨不得谁都知道。那天散场的时候,有一个直接用车别住了另外一人,还动起了手,说什么看不起他之类的……”。

    “……不至于吧?”苍海有点儿不敢想像这个画面,高中同学当街动手那得什么样的人才干的出来啊。

    “当时我就在场!那场面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最后把警察都招来了。那么多年没有见,有些人啊已经变了太多了,不是人人都像是郑波伟还有李方,赵长春那样的”师薇脸上非常不屑。

    “那我等会打电话过去和郑波伟说我有事情”苍海说道。

    师薇说道:“也帮我说一声”。

    “好的!”苍海点了点头。

    找毛巾擦了一下手,苍海掏出了电话给郑波伟打了一个,说那天有事情,自己和师薇就不能去了,让他代自己表达一下歉意。

    郑波伟听了说道:“不去也好,我这边是磨不开面儿,要不然我也不去!”

    “那你还去?”苍海说道。

    郑波伟说道:“没有办法,一个家伙现在在城管所工作,我正好在他管的那片,不去不给面儿,而且这货还挺小心眼的,师薇我猜都不会去的”。

    “为什么?”苍海问道。

    “上次的聚会的时候,那家伙看师薇的眼神就是色色的,这次主动邀请大家重聚,心里指不定打什么主意呢”郑波伟说道。

    “我草,高中老子都和什么人同学?一个城管居然这么牛逼了”苍海这下子更加无语了。

    “虽然只是个城管的小头目,但是人家就是这么牛逼,我跟你说,这家伙在我那片最少睡了不下七八个妇女了,特别不是东西。还有你没听说一个顺口溜么,老婆无味,情人太累,下岗女生最实惠,不如搞个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郑波伟笑着说道。

    苍海听了笑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现实就是这样,我跟你说徐惠就被他给睡了,徐惠的老公还去他家闹过,警察那边说了自愿最后不了了之”郑波伟说道。

    苍海问道:“徐惠是哪个?”

    “我草,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以前一声不吭的丫头,高中毕业就在造纸厂上班,后来造纸厂倒了,出来摆小摊,然后就被这家伙给搞了”郑波伟说道。

    “行了,不提这事了,反胃,不和你聊了,我这边正做饭呢”苍海说道。

    “那挂啦”郑波伟那头挂了电话。

    放下了手机,苍海还说道:“这都什么烂事”。

    “开眼了吧”师薇抬头瞅着苍海问道。

    “算了,做饭”苍海说道。

    放下这烂事,苍海专心做起了饭,等着平安打理好了鸡,苍海烧开了一锅水,把料加进鸡腹,鸡爪折进鸡腹内,拎着鸡头过了几遍水收紧鸡皮后,把鸡放到清水里盖上锅盖煮。

    等着鸡熟了,斩成一块块的,摆上了盘子,调好了料端上桌。

    吃完饭之后,收拾一下等着天黑了,苍海又把自家的投影仪拿了出来,开始在平台上放起了电影,乡亲们也见天黑了,带着小板凳还有自家的零食过来看电影。

    电影看了一半,苍海的手机响了,拿着手机走到了旁边,苍海便接起了电话,电话是鲁姝打来的。

    电话一通,鲁姝在电话那头问道:”怎么那么吵?”

    苍海笑道:“乡亲们在门口看电影呢”。

    “哦,我跟你说一声,原本说过几天去你那里住上一段时间要泡汤了,我这边有个新任务,要去欧洲那边,有个红通准备自守,我和同事要过去把他护送回来”鲁姝说道。

    “去几天?”苍海问道。

    鲁姝说道:“说不准,快的话四五天,慢的话就不知道了”。

    听了这话,苍海挺失望的,原本鲁姝说了忙完了这一段时间就有个小假期,到时候边来住几天,现在明显是不可能了。

    “对不起啊,亲爱的,等我回来再补偿你,呜阿!”鲁姝在电话那头给了苍海一个吻。

    “没事,工作要紧”苍海只能很大度的说道。

    聊了几句,苍海这边挂了电话,回到了自家的躺椅上就有点儿走神。

    师薇看到苍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怎么啦?”

    “没事,鲁姝说不过来了,突然要出个任务”苍海说道。

    师薇听了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了。

    这时,听到刘爱芬说道:“文奎,昨儿和你说的事情想的怎么样啦?”

    魏文奎说道:“婶,这事我看就算了吧,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找什么找,家里还这么穷”。

    刘爱芬说道:“穷什么穷啊,再说了你这才四十来岁,等着几个孩子嫁人的嫁人结婚的结婚,你就一个人过剩下的几十年?”

    听这话,苍海才回过神来,张口问道:“魏叔要找婆娘?”

    “镇上有个寡妇,带着俩孩子想找个人嫁了,两个孩子一个十六一个十四,我问你叔同不同意,如果同意的话我就跟人说去”刘爱芬说道。

    “好事啊!”苍海说道。

    魏文奎道:“好事?家里这两个媳妇还没有娶上呢,我自己先找一个?再说了,现在这一门亲怎么说也得花上不少钱……”。

    “你先别想这些,去见见人家!我这边都应了人家”刘爱芬说道。

    魏文奎一想点头说道:“那行,改天我去见见”。

    “别改天啊,明天吧,我给人打个电话,明天下午你去镇上见见人家,合不合适咱们另外说”刘爱芬道。

    魏文奎听了点了点头,这事算是应下了。

    一琢磨这事,苍海不由摇了摇头。

    师薇想问,但是当着魏文奎的面不好问,等到了电影放完,人都散了,师薇这才问起了这事。

    苍海说道:“这事儿九成都成不了,两个孩子眼看也都要结婚了,魏老叔哪来这么多钱操办婚事,他自己家还有仨个呢,侄女长丽到好,是个女娃结婚也要不了多少钱,他自家的两儿子可都是个无底洞,怎么可能再给自己找这难受去,况且人家女人也是想找个依靠,魏老叔这样的人家也不一定看的上眼”。

    师薇听了想了一下便明白了。

    果不出苍海所料,魏文奎去见了人家一面,就没有下文了,人家那头根本不乐意,嫌弃魏文奎家太穷了,给不了人家娘几个想要的生活。

    第158章 琐事一筐

第158章 琐事一筐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