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吃席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第341章 吃席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第341章 吃席

    四个木碳的盆子分别摆了四角,虽然棚子内的温度并不是太高,不过比起外面来那自然是暖和多了。

    整个村子的人都聚在了棚子内,大家自己各自找地方坐下来,就算是连上屈国为、许笙和齐悦三人,四张桌子也没有坐满,整个四家坪村的人口满打满算还没有满百口人。

    桌子上坐人,桌子下面则是狗,各家各户的狗子现在也聚到了棚子里,各自守在自家主人的旁边,等着开席之后捞点儿骨头肥肉什么的填饱肚皮。

    苍海一家人坐一桌,桌子上还有许笙、屈国为和齐悦,外加上三叔三婶一家两口人,还有王春秀带着小虎娘俩,整个二十人的大圆桌显得略微有点儿空。

    苍海这一桌坐的随意,不过老一辈人那边就讲究了,虽然是村子聚会,不过乡下有乡下的规矩,老人们因为谁做上首的位置推了起来,大约三四分钟,每一桌这才排定了坐席,大家纷纷坐了下来。

    孩子们到是眼巴巴的望着桌子上的菜,心急火燎的等着开席,不过孩子们再急大人也不会像有些地方一样,给夹上两筷子东西吃,因为村里的规矩就是如果桌上有长辈,长辈不动筷子,晚辈是不能动的,老一辈人讲究的是三岁看老,从小就要有规矩,不会因为他还是个孩子,就可以没有规矩。

    濛濛也心急,抓着筷子眼巴巴的望着胡师杰那一桌,等着胡师杰下令开席。

    因为桌上的人不多,铁头这家伙也混了一个席位,不过这货纯粹是凑热闹的,今天桌子上可没它的菜,几乎都是大鱼大肉的,所以这货来之前已经混了一个肚儿饱过来的,有它就是为了显得人多一些。

    胡师杰瞧人也到齐了,并且大家都坐下来了,于是端着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胡师杰一站了起来,整个棚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每人都望向了胡师杰,大家等着胡师杰说话,小孩则是等着胡师杰宣布开吃。

    目光巡视了一下四周,胡师杰冲着大家伙说道:“各位乡亲们,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四家坪村少有的能聚起来这么多,明年对于咱们四家坪村来说是个特殊的一年,是个新的开始,等着西瓜下了市,咱们四家坪村人就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咱们四家坪不再是别人嘴里的穷村子了,不光不穷,一到两年内咱们四家坪要成为整县里,市里,甚至整个省里最富的村子之一!”

    哗!

    也不知道谁带了头,大家立刻鼓起了掌来。

    胡师杰显然对于大家这么热烈的反应很满意,听了几秒钟之后,这才放下了酒杯抬起了双手,掌心冲下压了压。

    等着掌声平静了下来后,继续张口说道:“大家都知道咱们成了集体所有制的公司,我在这里提醒一下,集体所有制,不是人人都有份,更不是干多了干少了一个样,每家每户按着人头都是基本的工作量,超过了工作量的部分村里和大家分成,没有达到工作量的,那自然是要扣钱的,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都是有手有脚的人,也不可能因为自己懒,别人就要用劳动补尝你,在四家坪没这个话!……”。

    胡师杰说的东西都是和苍海一帮人商量好的,大家集体种植那就得调动起积极性来,要不然搞的跟以前的公社似的那就没有意思了,不能养懒汉,本着多劳多得的原则,并且还要拉大差距,这才能把乡亲们的积极性给充分调动起来。

    许笙听了,冲着苍海身边歪了一下脑袋,小声的说道:“你们这个方法好,名为集体实则是包干到户,有统有筹,只是这监督怎么来?”

    苍海小声回道:“监督干什么要我们来,日本人过来收瓜的时候他们自然的会帮咱们干这事的”。

    许笙听了略思考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许笙这边刚点头,那边胡师杰的动员讲话便完了,只见老头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冲着大伙转了一圈:“现在大家把手中的酒杯端起来,不喝酒的人喝饮料,孩子们也来,大家干一杯,为了明年大家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对,明年的日子大家越过越红火”

    “再辛苦还能辛苦的过工地上干活,夏天顶着烈日,冬天吹着寒风,胡大爷您就放心吧,咱们都是吃过苦的人,为了自家的收入一定卖死了力气干活!”

    “好,李三这小子说的对!”

    众人纷纷嚷嚷着端起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把酒杯举了起来,然后一饮而尽。

    苍海自然也跟着大家站了起来了,喝了一杯酒。

    酒很烈,六十度的酒一下了肚,沿着喉咙到了胃里瞬间暖了起来,哈出了一口气,苍海坐了下来,然后冲着身边的师薇说道:“少喝点酒,暖暖身子”。

    师薇摇了一下头:“不想喝,这酒太烈了”。

    乡下的高梁酒的确不合师薇的口味,就算是苍海平常也不喝这么烈的酒,不过今天情况特殊,总不能大家伙都喝高梁酒,苍海抱着一瓶茅台吧,就算是有钱,苍海也不能说把今天大家桌上的酒都换成茅台,虽然说苍海换的起,不过村里请客,苍海跟着瞎哄,那就稍微显得有点显摆了,指不定有些人心里觉得苍海有钱了就不讲规矩了。

    一杯酒喝完,大家纷纷抄起了筷子夹菜吃。

    苍海先给濛濛夹了一块鱼,自己则是夹了一筷子干切的瘦猪肉片,在盘子旁边的蘸料里蘸了一下放到了嘴里。

    乡下的黑土猪肉,只放了一点盐煮,配上青红椒碎、酱油、醋和香油什么的炒制出来的蘸料,那味道真是美极了,入口的时候先是辣椒的辛辣,然后就是舌尖上传来的麻辣,紧接着是微酸带着胡椒的香味,最后才是香香的精瘦猪肉味,混在一起微凉但是香味层次分明,就算是这天气也让人觉得口舌生津。

    许笙第一筷子也跟着苍海一起夹了猪肉片,吃到了嘴里一边嚼一边不住的点头,把筷子指向了那盘子干切肉:“大家尝尝这个,看起来是凉菜,但是吃到了肚里一点不显凉,味道真的太香了”。

    说着许笙见大家都吃上了,于是伸手转动了回桌的转盘。

    三叔苍世远夹了一筷子放到了嘴里,嚼了几下说道:“这猪肉的味道正,等着明年咱们家里也养它三四头的,这猪肉的味道才是咱们小时个吃的那个味,现在街上卖的猪肉十有八九都是洋猪,个头大味道不对,嚼起来没有这种香味”。

    “海娃子,等着开春你们家的猪产崽了,给我们几头”三婶说道。

    苍海点了点头:“只要产崽您过来抱就行了”。

    无论是猪牛鸡鹅,全村公认的苍海家养的最好吃,别人家养出来的东西总觉得比苍海家里差了一些,虽然说苍海家怎么养,别家也怎么养,不过愣是就在品质上差了苍海家一筹,这让很多老辈人郁闷不已,自己在乡下大半辈子了比不过一个毛头小伙。

    心下虽然有些不服,不过私下里却是学的越来越仔细了,乡亲们就是这样,谁家种地打的粮食多,大家就跟着学,不会因为学小辈就自持身份,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没事干和钱过不去干什么。

    “要猪的不少吧?”屈国为手上抓着一根鸭翅啃着问道。

    “也没有多少,大家家里都有猪,母猪各家也最少有一头,哪里用的着去我家抱小猪”苍海说道。

    其实苍海心里明白,乡亲们不是不想要,而是不好意思要,因为都知道苍海家明年这东西要扩大,就算是下了崽也不准备卖。

    猪崽可不是鸡蛋,一天一个的,猪一年才能产几窝啊,要了的话让苍海是收钱好还是不收钱好,收钱的话苍海过意不去,不收钱的话要的人也不好意思啊,所以干脆大家都不要了,也就是三叔三婶家没多大这顾虑。其它的连苍海的堂伯苍世贵都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正说着猪的事情呢,那边胡师杰又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了,大家自然的纷纷跟着站了起来。

    “第二杯!”

    胡师杰也不多话,直接一句第二杯后一仰头把酒杯中的酒一干而尽。

    四家坪这边喝酒,开席酒那都是成双的,没有单杯之说,都是两杯四杯最多六杯,一般来说都是四杯居多,喝完这四杯之后,才是各人活动时间,找这个喝找那个喝一直到散场。

    今天村里聚餐开席酒也是四杯,四杯喝完了之后,整个棚子里立刻热闹了起来,开始找人喝酒。

    苍海这边先跟着最近的许笙喝了两杯,然后是屈国为,接下来是三叔三婶,王春秀。自己这桌刚喝完,那边就有过来敬酒的了。

    李双第一个跑了过来,一过来便伸手揽住了苍海的胳膊,带着一点儿醉意的说道:“小海,没有想到你现在这么出息了啊,整个村子靠你带着致富了”。

    苍海听李双这么一说,不由的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笑着端着手中的酒杯和李双轻轻的碰了一下:“双二哥,您这话说的,大家心往一快去才能致富,四分五裂的哪里能成的了事”。

    李双听了怔了一下:“说的好,说的好!”

    然后一仰头把手中的酒干了,冲着苍海歪倒了杯口示意了一下,然后便扭头转身而去。

    屈国为有点好奇,张口小声问道:“你和这个李双不对付?”

    苍海笑道:“谈不上!”

    三婶魏琴这边撇了一下嘴小声说道:“李双这娃子混的好,以前回来的时候觉得不含糊,现在被咱们海娃子抢了风头,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别理他!”

    李双可以说是村里除了苍海之外混的最好的,当然了要是搁以前的话他比苍海混的还好,一个月在南方两万多的工资,加上做业务的人又能说会道的,一回村大包小包的跟长辈们说话声调都高些,一直以村里出息第一人自居,现在苍海这一回来搞了那么大的动作,心里自然略有些不爽。

    不过也仅有点不爽罢了,如果不是借着酒劲儿,他也不会说这话。李双也知道苍海在魔都买了大房子,开着奔驰车,就他那两万块一月,搁在魔都不知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能买的起苍海家里现在的那套房。

    苍世达这时接口说道:“这小子是有点儿不着调,不过人本性不坏,张扬了一些罢了,谁还没有年青过”。

    “我听他娘张晓莲说李双明年不准备跟大家种西瓜,还准备去南边干他的工作去”魏琴夹了一筷子笋子边吃边说道。

    苍世远瞪了魏琴一眼:“人家的事情你这么关心做什么?”

    “我就随口一说嘛”魏琴回了一句。

    苍海才不关心李双做什么呢,愿意回来做就做,不乐意回来就不回来呗,人各有志嘛。

    “二哥!”

    这时魏长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我敬二哥一杯酒,谢您,以后让咱们再也不用受工头的气了,还抽我们的人头,一人一天抽二十块呢”。

    苍海听了笑着端起了酒杯:“好好干,明年争取赚他个二三十万!”

    “好嘞,借二哥的吉言!”魏长生笑着喝光了杯中酒。

    “长生,什么时候相亲?”魏琴见魏长生直接拉了长凳坐了下来,便张口问道。

    魏长生不好意思的说道:“过两天,逢集的时候,媒人让我们哥俩去见几个姑娘”。

    乡下相亲,过年这几天就是好日子,因为男孩女孩很多长年都在外面打工,一年还头也见不到几次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时间见上一面,所以这过年啊也就成了乡下的相亲季。

    “要好好挑挑,以前咱们是没条件挑,现在咱们村子眼瞅着日子好了,也有资格挑了。我跟你说别光挑模样好的,娶媳妇这事可马虎不得,娶个好婆娘才能家和,家和才能万事兴,婆娘的性子比模样重要……”魏琴说道。

    魏长生老实的听了:“嗯,我知道了,姑!”

    姑姑教侄子那是理所当然的,更别说魏长生哥俩母亲不在,小时候一直受姑姑照料多,说是半个娘也不为过。

    酒席是热闹,大家敞开喝,这酒一直从七点多钟直喝到了九点多,是凡是村里的男人都喝的有点高了,包括苍海,散场的时候不是被人扶着就是走出s路线来,总之今天的聚餐大家都尽了兴。

    第341章 吃席

第341章 吃席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