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都去围堵陆远了!(第一更)

我真没想出名啊 作者:巫马行

第八十八章 都去围堵陆远了!(第一更)

      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照进了窗户,明媚的阳光之中却夹杂着些许萧瑟。
    陆亦弘透过窗户一眼望去,几片落叶徐徐而下,随风飘荡至不知名的远方,似乎在预告着秋天已经来了。
    秋天是一个万物凋零的季节。
    有那么一点点肃杀。
    陆亦弘莫名有些感慨。
    早晨本来应该是带着希望的,预兆着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但是此刻……
    却似乎如同落叶凋零一下,夹杂着一丝悲凉感。
    “远程”娱乐。
    大厅。
    “你难道就不会好好敲门吗?谁教你突然闯进来的?”
    魏胖子坐在陆亦弘的旁边,他的鼻孔插着两根阻挡鼻血的棉签,整个人灰头土脸地盯着周帅,双目通红,甚至杀了周帅的心都有了。
    “抱歉,我……我……主要是我实在是太激动了……也太急了,我怕别人抢先做了专题!”
    周帅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坐下的刹那莫名感觉到了周围有一丝压抑感,特别是在对上魏胖子的眼神之后他瞬间脑袋一缩。
    他想到之前被魏胖子和陆远绑起来的情景。
    这一刻,他慌了。
    “算了,你没吃早饭吧?”
    “嗯,没吃,怎么了?”
    “那你等会你多吃点早饭,把我这份也吃了我就原谅你的鲁莽,我毕竟是一个很开明的善良人。”看着周帅的模样以后魏胖子忽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有些深邃与怪异。
    典型的皮笑肉不笑。
    “啊?”周帅被魏胖子的话给说懵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多吃早饭?
    还有这种奇怪要求的吗?
    周帅再看陆亦弘一副悲凉的眼神以后,心中的那一股疑惑更重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吃早饭是好事情啊,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正当周帅满身疑惑的时候,厨房响起了“咣当”的声音,紧接着周帅看到陆远戴着厨师帽,笑容宛如亲热老鸨招呼客人一般端出了三碗热气腾腾的南瓜粥。
    “周帅你小子来得正好,你有口福了,我特地给你准备了一碗大的,嗯,你现在是客人,所以他们两个只能喝小碗的,我对你不错吧!你们也别绷着啊,来尝尝我的手艺,我有稍微改良过的!”
    听到这个声音以后魏胖子闭上眼睛身子微微一激灵。
    陆亦弘依旧看着窗外一声不吭,似乎没有听到陆远热情的话一样。
    “谢谢,谢谢,阿远……我之前一直没发现你是这么一个贴心的好男人,哪个女孩子嫁给你绝对有福了!”周帅看着卖相还不错的粥,顿时食指大动,连忙一阵马屁拍了过去。
    “阿远……我不饿呢……等等,刚才老李给我打电话说剧组里有些事情,我得先走了,抱歉,下次吧……老陆,你饿不?你饿的话多吃点……”这个时候魏胖子突然站起来,脸上显出了一丝焦急。
    “我也不饿……啊?魏导,我们得赶紧走,昨天建剧组的时候不是有些小问题吗?我们得去解决啊你忘了!”陆亦弘也点点头。
    “对,对!”魏胖子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周帅。
    “阿远,既然他们都不饿,他们那碗我也解决掉吧,我正饿着呢。”周帅听到这的时候连忙抢话了。
    “你吃得下?”
    “完全没问题,我可是大胃王,再吃两碗都可以,而且看这粥的卖相实在是不错,我仿佛看到了经典南瓜粥的感觉,那个,阿远我吃完能帮我做一期专访吗?我想要你的第一手资讯!”
    “嗯,行,没问题,你好好喝完粥,喝完以后我就帮你做,你问什么我都认真答。”陆远点点头,脸上笑容很灿烂。
    他觉得终于找到一个懂欣赏的人了!
    “好!”一言为定周帅听到这句话以后瞬间就激动了,顷刻间仿佛看到数不清钞票和热度正在满天飞。
    感觉人生都已经到达巅峰了呢。
    “阿远,我们有急事先过去了!”
    “哦。”
    至于魏胖子与陆亦弘两人则二话不说扛着剧组要带的东西立马出门了,一副剧组有急事必须快点过去的表情,焦急得不行。
    “剧组这么多事?等等,我一个主演都没去,老陆这么一个配角去做什么?”
    陆远有些奇怪了。
    至于周帅则二话不说端起粥一股脑儿喝了起来,而且喝得贼嗨。
    能拿到第一手专访,又能吃早饭,这特么的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啊!
    他当然嗨了。
    ………………………………
    半个小时以后……
    “呕!”
    “呕……”
    “啊……呕,呕……”
    “没道理啊,难道鸡蛋没洗干净?不对啊,我严格按照要求来做的呀!”
    “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难道是盐和醋放多了?不对呀……”
    陆远看着桌上的粥陷入了深思。
    人不宜太过开心。
    或者说有时候人不能太过兴奋与憧憬。
    周帅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半小时候前进来的时候,周帅生龙活虎,半小时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周帅看起来脸色惨白萎靡不堪,宛如吸毒过量一般虚弱无比。
    这一刻,他后悔了。
    他终于懂了魏胖子话的意思了。
    反而已经晚了。
    陆远那一副你不喝完你浪费了,我就不会跟你合作的态度让周帅咬牙切齿全部喝了下去。
    个中滋味……
    实在是……
    “阿远,我早饭也吃了吐了吐了,那个,独家专访可以开始了吧?”
    “嗯,好!”陆远看着周帅的模样突然有些担心:“等等,你身体没事吧?”
    “放心,我顶得住!”周帅架好摄像机,长长舒了口气“阿远,我觉得你不适合……”
    “不适合什么?”陆远眯起眼睛。
    “没,挺好,做专访吧!”周帅咽下了不该说的话,生怕陆蛮子不合作。
    “好。”陆远点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
    ………………………………
    “阿远,我给你一个忠告,最近你上街的时候小心点……最好化妆打扮一下,还有公司的门稍微捂严一些……最好叫几个保安,嗯,这个时候多叫几个……哦,等等,你现在最好早点离开公司……我先走了……”
    这一次专访很圆满。
    周帅拖着苍白的脸满意地离开,不过离开后又突然又仿佛看到什么东西一般再度返回来非常认真地对陆远补充了一句话,随后又走了。
    “???”
    专访过后的陆远有些懵逼。
    什么威尼斯摄影艺术展,什么后现代的风格,什么评价高的艺术展,当时当模特时候是什么心情,对艺术看法之类的东西把陆远问得满脑子都是问号。
    他不懂了。
    起初他完全听不懂周帅在说什么东西。
    感觉这些东西都与他无关一样。
    但是当他看到新闻以后,陆远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他想到了那个遇到丹尼尔的旁晚。
    那一天,他买了小十箱雪茄,躲在教堂后抽着……
    然后,被丹尼尔拍了照片。
    他本来以为那里不能抽雪茄,要处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抽雪茄的照片竟然被放在艺术展上展览,更想不到在国际艺术展上似乎有些地位,而自己变成了艺术模特。
    一切很坑爹!
    专访对周帅来说是非常成功,但是对陆远来说却全程二愣子。
    甚至陆远对周帅最后临走前的那一句话也很奇怪……
    几个意思的?
    多找个保安?
    让我早点离开?
    怎么回事?
    神经了吧……
    陆远傻乎乎地坐在椅子上坐了十多分钟后终于摇摇头。正打算收拾好东西拿着剧本去剧组的时候,突然……
    “呼啦!”
    “快,快,快!独家新闻独家新闻!”
    “这就是陆导的公司吗?”
    “是啊!”
    “没想到陆导竟然这么节俭!”
    “草,我先来的!”
    “别抢!我先来!”
    “日,我先来的!”
    “不要挤!”
    “嘭!”
    这一刻……
    “远程”娱乐的大门再度被撞开,紧接着几十个记者扛着数不清的照相机,从狭小的门口争先恐后地冲了进来,气势汹汹吓了陆远一大跳!
    “哇!”
    “陆导!”
    “握草,真是陆导!”
    “不得了,不得了啊!”
    “陆导!你好,我是华夏娱乐日报的记者小张,请谈谈您下部电影的题材好吗?还是您编剧的吗?”
    “陆导,您好,我金虹娱乐周边的记者小郑,请问您为什么会转行当艺术模特?请问您不拍电影了吗?”
    “陆导,您好,我想问一下您打算将来是不是走艺术类型?能谈谈您对后现代艺术的理解吗?”
    “您好,能请问做客我们星光娱乐吗?”
    “陆导,请问您是艺术家吗?”
    “陆导,请问您未来想做什么?是朝艺术方面发展还是电影?或者是唱歌?”
    “您是天才吗?”
    “有人说你被上帝亲过,请问是不是真的?”
    “您信教吗?”
    “……”
    源源不断的记者冲进来争先恐后地将摄像机话筒对准了陆远,各种各样的问题突然汹涌而出。
    所有记者眼神都散发着狂热仿佛要将陆远吞了一般。
    陆远看着数不清的照相机灯以及摄影机后,他突然明白周帅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
    这一次似乎出大名了!
    这一刻,他再度看着这些群情激昂的记者。
    他闭上眼睛。
    我特么该怎么办?
    ………………………………
    上午,阳光明媚。
    《流浪者》剧组。
    “老陆啊,你是不是约记者了宣传?”
    “没有啊……怎么了魏导?”
    “那些外面黑压压的记者是怎么回事?”
    “记者???”
    ………………………………
    《牧羊人》电影首映发布会。
    “时间到了吗?”
    “到点了,可以开始了,郑总。”
    “可以开始了?”
    “是啊,时间到了。”
    “记者呢?就这么几家?”
    “啊?这……这,郑总这不对啊,我昨天不是约好了几十家吗?怎么才这么点?”
    “赶紧去查查,是不是谁使绊子了,该不会是天娱那帮人吧。”
    十分钟后。
    “查到了。”
    “记者去哪里了?”
    “都去围堵陆远了!”
    “????”
    “都去从陆远身上挖第一手大新闻了……”
    “草!”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今天是一个悲伤的一天。
    不管是对陆远还是对《牧羊人》的负责人郑天龙。

第八十八章 都去围堵陆远了!(第一更)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