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九天星辰落凡尘

瑜儿要上钩 (NPH) 作者:落笔清欢

第121章 九天星辰落凡尘

      瑜儿要上钩 (NPH) 作者:落笔清欢

    瑜儿要上钩 (NPH) 作者:落笔清欢

    赫连容楚和戚云深几乎是一前一后同时回到洛宅。

    女子闺房门前,铃儿焦头烂额的来回踱步,时不时向大门的方向张望。

    暮歌也一扫平日的淡漠,坐在树梢上,眉头紧拧,眼睛一直盯着那紧闭着的房门,一颗心随着房中女子凄厉的喊叫七上八下的揪着,恨不得自己冲进去,可让他打打杀杀他在行,女子生产他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已经将京城最好的稳婆和大夫都找来了,为什么还是不行!该死!赫连容楚那家伙到底能不能回来了!

    他飞身从树上跃下,准备硬闯进宫,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给捉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铃儿突然激动的大喊。

    赫连容楚来不及多问,只听到房中传出女子一声比一声痛苦的喊叫声,他急急的推开门,扑面而来的血腥气震的他一愣。

    “哎呀!怎么进来个男人!”稳婆满头大汗的看向门口的紫衣男子。

    “我是她夫君!”

    张妈见到来人,松了一口气,“放心放心,容楚公子医术高超,有他在姑娘绝对不会有事!”

    赫连容楚三步并作两步,床上的女子脸色惨白,汗水早已浸湿了她的长发,一缕缕的紧贴在她的脸颊和额头。

    原本红润柔嫩的唇瓣已被她自己咬破,张妈不停的在她双腿间擦拭,白帕转瞬变成红色,将那一盆清水洗成了血红。

    “姑娘!姑娘!坚持住啊!容楚公子回来了!”

    赫连容楚定住心神,在她脉搏上搭了一下,很是微弱,又轻轻翻了下她的眼皮,瞳孔涣散。

    “啊!!!”

    她身体又是一阵抽搐。

    “哎!这位姑娘不足月便要生了,又赶上了难产!我老婆子半辈子给人接生,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赶紧保其中之一了,这位公子,您快做个决定吧!不然等这血这么流下去,大的小的都怕是要完了!”

    稳婆拭了拭额头的汗,惋惜的说道。

    “闭嘴!你若再敢说一个字我便让你第一个死。”

    稳婆吓得一哆嗦,看这紫衣男子的眼神一点也不像吓唬他。

    张妈赶紧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乱说话。

    “张妈,再多准备些热水!瑜儿?瑜儿?看看我,我是容楚,我来了,你不用怕,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赫连容楚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将一粒白色药丸放入女子口中。

    女子费力的吞咽进去,身体很快便感觉恢复了些许力气,她看清眼前的人,立刻抓住他的袖子。“容……容楚,孩子……”

    “孩子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乖,接下来都按我说的来做。”

    感受到他的坚定,女子点点头,心安了许多。

    门外面,戚云深见赫连容楚进去了,转头向铃儿询问。

    “为何会这样?”

    铃儿答她也不知道,只道是姑娘本来已经要睡下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陪她在院里散散步,结果突然就破了羊水。

    戚云深心像被扎了一下,已经一夜了,而自己却丝毫不知。

    顾擎泽顾少廷也匆匆的赶来,看样子出来的都很急。

    里面女子带着哭腔的喊叫声深深的刺激着外面的男人们。

    “不是才七个月吗芙衣她怎么……”

    “你不可以进去。”暮歌单手拦住顾少廷,挡在可瑜的房门前。

    “让开!”顾少廷怒视他。

    暮歌没吭声,眼神逐渐冰冷,手悄无声息的握住了剑柄。

    “少廷!”顾擎泽喝止了他,向他摇摇头。“你进去也帮不上忙,莫要添乱。”

    顾少廷咬咬牙,看了看这扇门,只能泄气的走回石凳上坐下。忽地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站起来,“我进宫去把太医院的人带来!”

    “不必,有容楚在就够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戚云深淡淡道,只是他的内心里早已波涛汹涌,远不如面上看着这般平静。

    “你倒沉得住气!”顾少廷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戚云深没理睬他。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升到了晴空之上,一声清脆的啼哭声在这安静的院子里格外响亮。

    院子里的男人们都紧张的站了起来,房门很快打开了,但是出来是却是张妈。

    “王爷!姑娘失血过多!容楚公子请您赶紧进来!”

    戚云深立刻闪身而入,另外三个男人也要跟着进去,都被张妈拦下了。

    见到眼前这场面,一向淡然处之的戚云深有些慌乱了。

    稳婆怀里抱着一个沾染着血迹的婴孩,婴孩还在哇哇啼哭。

    他无暇去看,全部心思都放在那个奄奄一息的女子身上。

    “瑜儿?瑜儿?”他握住她的手呼唤她的名字,颤抖着去探了探她的鼻息,几乎已经感受不到了。

    “速速和我一起运功封住她的经脉!”

    赫连容楚大吼着,取出银针刺入女子身上的几处大穴。

    戚云深立刻从身后扶起可瑜,她身子冰凉,整个人如同失了根的树叶一般,他双手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调动全身的内力缓缓向她体内注入一股股真气。

    瑜儿,求你一定要撑住!

    外面的几个人早都急疯了,一直要闯进去,张妈眼看就要拦不住了,稳婆抱着婴儿出来了。

    张妈赶紧安抚道,“几位爷稍安勿躁,有王爷和容楚公子在,姑娘……姑娘她一定不会有事的!要是你们进去打扰到他们,姑娘才会有危险的!”

    小婴儿许是被吵到了,又开始啼哭起来。只有七个月的他,整个人瘦瘦小小的皱成一团。

    “是位小公子!”铃儿将婴孩的裹被打开一角,惊喜的说道。

    众人这才注意到稳婆怀里那个小人儿身上。

    “嘘!你这丫头小声点,莫要打扰到里面!几位爷,要不先随我去前厅等待吧!”

    那几个男人目光始终锁定在那婴孩身上,神色复杂,彼时他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心里甚至有些埋怨起这个小家伙来。

    若不是这小子这么早就要出来,他们心爱的女人怎会遭如此大罪?

    张妈见他们都没有要跟她走的意思,叹了口气,嘱咐铃儿万不可让人进去打扰,然后才带着稳婆去了厢房照看小少爷。

    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戚云深和赫连容楚才从里面出来,两人的模样都有些疲惫,尤其是赫连容楚。

    “怎么样?”暮歌率先上前,拦住他们。

    “血止住了,已无性命之忧。”赫连容楚哑着嗓子低声道。

    众人这才放下心,顾少廷沉不住气,又想要进去看看,却再次被暮歌阻止了下来,二人瞬间呈剑拔弩张的态势。铃儿赶紧上前挡在他们两个中间。

    顾擎泽目光对向戚云深,继而又转向赫连容楚,“她何时能醒来?”

    顾少廷和暮歌皆回头看向赫连容楚,这也是他们迫切想知道的。

    赫连容楚摇摇头,“这次是我大意了,她本就阴女的体质,能怀胎已然不易,虽每日靠那果子可以调理她体内的寒性,但也不是短期内可以改变的,我料到瑜儿可能会提前生产,却未曾想竟提前了三个月,不过好在现在母子平安了。”

    ——

    可瑜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在舞蹈房一遍又一遍练习着为比赛准备的作品,终于等到登台那天,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如愿以偿获得了那份最高的荣誉,台下的亲人、老师、同学个个都在为她欢声鼓掌,以她为傲,她沉浸在那份满足的喜悦里不愿出来。

    忽地一声声婴孩的啼哭不断的扰进她的清梦里,她愣在原地,双手捂住自己的肚子,猛睁开眼。

    “我的孩子!”

    “醒了醒了!”铃儿红着眼,“还是王爷的法子有用,果然小少爷可以唤醒姑娘!”

    “你昏睡了一整天,水米未进,大家都担心你的身子受不住。”戚云深柔声细语,小心的扶起她的身子,让她半倚在他怀里。

    铃儿端了一碗稀粥,可瑜没心情吃,只想看看孩子,她四处望了望,然后眼神一亮,手伸向张妈。

    张妈会意,赶紧抱着婴儿过来。

    “姑娘,小公子很健康!模样也俊俏的很呢!”

    可瑜瞪大眼睛看着张妈怀里正在吃着手的小人儿,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可是她没有激动的抱过自己的孩子,灵动的杏眸里反而渐渐蓄上了水雾,嘴巴扁了起来。

    众人都有些不解,赶紧纷纷询问。

    “怎么了瑜儿?”

    “哪里不舒服?”

    “姑娘这是怎么了?”

    可瑜深呼吸几下,终是忍不住了。

    “太丑了!!呜呜呜……怎么会这么丑!呜呜呜呜……”

    她委屈的咧开嘴哭了起来,自己耗掉了半条命才生下来的孩子怎么会这么丑!皱皱巴巴的那么瘦小,像个小猴子似的!

    她自己的基因也不差啊,赫连容楚、顾少廷、顾擎泽哪个挑出来不是人中龙凤?怎么生出来的孩子会这样!张妈竟然还说俊俏!骗子!

    在场众人都对她这反应有点不知所措,暮歌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赫连容楚则是毫不客气的直接笑出了声。

    “唔,想必是这孩子的爹差了一些,换做是我的,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娃娃。”

    发送邮件到po &amp;lt;a href=&amp;quot;mailto:&lt;a href=&quot;mailto:<a href="mailto:18de@gmail&amp;quot;&amp;gt;18de@gmail&amp;lt;/a&amp;gt;&quot;&gt;18de@gmail&amp;quot;&amp;gt;18de@gmail&amp;lt;/a&amp;gt;&lt;/a&gt;">18de@gmail&amp;quot;&amp;gt;18de@gmail&amp;lt;/a&amp;gt;&quot;&gt;18de@gmail&amp;quot;&amp;gt;18de@gmail&amp;lt;/a&amp;gt;&lt;/a&gt;</a>点获取最新网址

    顾擎泽瞬间黑了脸。

    “本将军铁血铮铮真男人,总好过一些不男不女之人。”他走上前,眼神中饱含着说不出的暖意,粗厉的指轻轻拭掉女子眼角的泪珠。然后从张妈怀里接过孩子,平时里持刀握剑的手,此时是这般的小心翼翼。

    “眼睛很像你。”他轻声说道。

    孩子是顾擎泽的?

    可瑜迷茫的看着他,再看看赫连容楚和顾少廷脸上难掩的失落,她也不得不相信了。

    也行真的是天意?逃来逃去,最后她还是要和顾擎泽牵绊在一起,他和她怕是一辈子都分不清了。

    既已成事实,所幸莞尔一笑,低头细细打量起这个小家伙来。

    “姑娘,这新生的娃娃都是这样,小少爷又不足月,日后好好喂养就会长开的,您看那眼睛,亮晶晶啊,和您一样好看,再看这鼻子嘴巴,和将军啊,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张妈是过来人,在生养孩子这方面懂得自然是比可瑜多的多。

    可瑜正仔细瞧着呢,怀里的小家伙眨了眨眼,向她咧嘴笑了起来。

    “哟,看看我们小少爷聪明的哟,这么小就知道讨娘亲欢心了!”张妈在旁打趣。

    心底的某处柔软像被轻轻触碰了一下,随着孩子皱巴巴的小脸上扬起的笑,那抹柔软逐渐像化开了一样,将她的心包裹的暖暖的。

    这是我的孩子呀!

    真的是我的孩子呀!

    她突然间觉得,怀中那份小小的重量变得有千斤重。是的,从今以后,她便增加了一个“母亲”的身份,肩膀上也要担负起一个母亲的职责。

    脸上不知不觉的也露出笑靥,她伸出手指轻轻在那小脸上刮了一下,滑滑凉凉的。

    “想好孩子的名字了吗?”顾擎泽眼含宠溺的看着她们母子。

    可瑜抬起头,眉头微蹙,其实之前她也想过很多名字的,但几乎都是女名,因为她一直认定自己肚子里的是个女儿,但现在活生生一个儿子生了出来,之前那些名字总归是不合适了。

    她想了想,“既然……既然这小家伙是辰时来到我的身边,便叫……落辰吧。”

    “落辰?好啊好啊!落通洛,和姑娘的姓氏同音!”铃儿拍手称赞。

    “九天星辰落凡尘,确实不错。”戚云深点点头。

    九天星辰吗?可瑜没想到她简简单单取的名字还被戚云深引申出这么一层含义,想想也对,她本来没有机会做母亲的,这孩子不就是老头赐给她的星辰吗?

    “顾落辰……”顾擎泽反复呢喃了几遍这个名字,心中愈发喜欢。“好,今日我便着手安排接你和和辰儿回府。”顾擎泽冷酷的面上,难得展露一丝笑容。

    “不可!”

    “不可!”

    暮歌和赫连容楚齐声开口。

    顾擎泽挑眉,“有何不可?我怎可让我的女人和孩子无名无分?”

    赫连容楚冷哼一声,“瑜儿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女人。”

    暮歌也脸色晦暗,“总之可瑜在哪我便在哪。顾大将军难不成也愿意我一同前去?”

    可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果然男人多了就是麻烦,她刚刚生产完,虚弱得很,更是一心放在孩子身上,哪有那么多精力还去平衡他们之间的情绪啊。

    她按了按太阳穴,“将军,我还不想离开洛宅。至于名分什么的,我也不太在意。”

    “可是——”

    顾擎泽觉得这样会委屈了她,有些不妥。

    戚云深适时开口道,“此事还是容后再议吧,瑜儿现在需要休息。”

    坐在最远处的顾少廷从头至尾都没有开口说话,他一杯又一杯的灌着茶水,清甜的茶喝在口中都仿佛是最烈的酒,辣的他心里难受。

    他本以为若孩子是他的,那么从此以后,他便有了正大光明留在她身边的理由,她即便再讨厌他,他也总归是孩子的爹,他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身份去改变她心中对他的想法。

    可现在呢?站在那边的四个男人,每一个都是她承认了的,唯独他。

    他到底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上前去嘘寒问暖,去参与其中。

    所有人的心思都在可瑜和孩子身上,没人注意到顾少廷什么时候出去的。

    可瑜用余光看了看那个有些黯然的背影,犹豫了一下,终是移开了目光。

    算了,这样也好。

第121章 九天星辰落凡尘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