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6节 3P·逆伦之爱3(H)3P·逆伦之爱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御宅屋 作者:阿瑜小郎君

第75-76节 3P·逆伦之爱3(H)3P·逆伦之爱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 作者:阿瑜小郎君

    第75-76节 3P·逆伦之爱3(H)3P·逆伦之爱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 作者:阿瑜小郎君

    得到父亲应允的叶演大喜过望,他立即揽过仙子小妹的纤弱柳腰,一下子将她调转了个,变成面向他而背对父亲的姿势。

    美丽的仙子妹妹发出了一声泣吟,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她那双修长笔直的大腿就被身前的禽兽哥哥用力分开,然后,他便欺身上前,硕大无朋的阴茎硬邦邦直挺挺,如锋利的矛头般,直逼仙子那最神圣最私密的所在,那烫人的热度仿佛要把那娇嫩的花瓣融化,白浊的浆液似也在炙热的矛头的炙烤下而冒出腾腾热气。

    叶雪衣发出一声难耐的娇吟,敏感的体质让她根本就禁受不住那热气腾腾的逼迫,哪怕那可怕的男根还没有实质性的靠上自己的私密之地,但只凭那可怕的热气,就令叶雪衣全身战栗,娇弱敏感的私处更是自动的流出了涓涓细流。

    身后的父亲已经娴熟的接过了她的身体,并将她摆布成倚靠在他怀里的姿势,接着这稍倾的角度,叶雪衣只是稍一低头,便清晰的看到了哥哥那即将用来伤害她的可怕武器:那是根多么可怕的长矛啊!足足有三根手指并排那么粗,二十多厘米长!后面的尽端淹没在了黑黑的毛丛里了,乱丛下面沉甸甸的阴囊鼓鼓的如充满气的气囊般吊在他的胯间,它的颜色也极深,与大腿根部的白皙全然不同,深黄甚至带着些黑。虽然比起爹爹的巨物还略有些短,但粗硕程度却不遑多让,更吓人的是它的温度,竟是那般的炙热,它还没有贴上自己的玉户,仅仅只是靠得比较近而已,叶雪衣就能感受到那惊人的热度,她甚至还能看到丝缕白烟在自己的红肿花瓣上升起,尤其是前头尽端,那个圆滚滚充血发亮的龟头更是又红又大又亮,上面还冒着腾腾热气,那雄纠纠气昂昂的样子,仿佛一根在炉火中被锻烧成赤红状态的铁棍,真是骇人极了!

    可怜的雪衣仙子,圣洁高贵的她就像是朵温室中的鲜花,明明应该受尽爱她的人的呵护,然而造化弄人,她的美貌颠倒了众生,也引来了无数的邪念,那比鲜花还要娇弱的纯洁身子,本应是由所爱之人轻怜蜜爱,温柔以待。然而阴差阳错间,竟是接连被男人折辱,短短半年来饱尝性事,而且因为她的抗拒与不愿,导致这些因爱而疯狂的男人们在占有她时总是粗鲁莽撞居多,尤其是这些男人竟是个个优质,胯下的阳具都是远迈常人的。而叶雪衣的阴道,本就天生窄浅,再加上系统的“优化”,更是不堪挞伐,便是普通的男子,她也是应付不来,更不要说这些身体强壮、性欲更是远胜常人的强大雄性了。

    久而久之,身子惨遭蹂躏和挞伐的叶雪衣,早已在内心深处种下了对男人的阳具的敬畏,而且越是巨大粗硕硬挺的性器,她越是害怕与敬畏,就如此刻,即使哥哥这根可怕的阳具还没有入穴,只是靠近牝户,她的蜜穴就在那逼人的热气下流水潺潺,而此时她也只是看了眼这根可怕的肉矛,她便全身发软,明明想要抗拒,竟是使不出丝毫气力来。

    就仿佛是个性奴面对她的主人,甚至不用主人多余的动作,只需要一个威严的眼神,就会让她丢盔弃甲、自动臣服。

    面对步步逼近的亲生哥哥,无力挣扎的叶雪衣只能绝望的苦苦哀求道:“不要,哥哥,求求你,不要……呜呜……我们不可以一错再错,不可以的……求求你,呜呜……求求你……”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的小衣,一切都来不及了……你忘了吗,哥哥已经在你的小穴里面射过一次了……射了好多好多,而且哥哥都是使劲抵在你的花心软肉那里射的,射得那样多……一切都回不去了,好妹妹!”

    “不,不……可以的,可……唔唔……不……唔……”

    看着那张反复说着哀求的话的小嘴,就像是绽放的玫瑰般诱人采摘,叶演没有丝毫犹豫便遵从了内心的想法,他伏下身,准确的含住那不住开阖的诱人花瓣,粗长的舌头更是在第一时间就蛮横的撬开了还没有闭紧的贝齿,贪婪的吮吸着那根小巧的香舌,不断的从中汲取着所能汲取到一切……

    叶雪衣被哥哥突如其来的深吻搞得晕头转向,整个人插点憋过气去。然而,不等她摆脱这个令她窒息的深吻,一个炙热而坚硬的巨物忽然抵在了她那已经红肿不堪的玉户上。

    叶雪衣惊骇欲绝,她想要开口求饶,然而小嘴却被哥哥的唇舌堵得严严实实,只能发出“唔唔”的无意义的微弱声音,她想要竭力挣扎,但不提哥哥那孔武有力的强壮身体,早就被情欲侵体的她全身软若丝棉,哪怕没有人压制,她自己也没有起身的气力,又哪里还有挣扎的余地?那竭尽全力的“挣扎”放在男人的眼里,倒更像是助兴的摩挲或挑逗的抚慰。

    “好妹妹,你的小牝户好湿好滑好热,还流着好多好多的水,你这是在欢迎哥哥的肉棒吗……真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口是心非,明明想要的要命,嘴上却偏偏老是说些‘不要’‘不可以’的正经话……怎么,说个正经话,你就成了正经的女孩子了吗?”

    “唔唔……”身下的仙子妹妹挣扎的更厉害了,然而带给男人的只是更多的欢悦以及更加无法自抑的燥热。

    只是这几下摩擦,叶演便觉得自己那本已涨大到极限的阳具竟好似又涨大了一分,那几欲喷薄的欲望和理性的压制更让他的忍耐到了极限。当下,他不再多言,只是握住仙子妹妹的不堪一握的如织纤腰,用力将仙子往下一拉,然后下身猛的一个虎冲,直听得“噗嗤”一声皮肉分离之声,那浑圆硕大的可怖龟头已深深的没入了仙子妹妹紧窒的蜜穴之中!

    “唔——!”美丽的仙子妹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一双迷雾朦胧的水眸顿时睁得大大的,如天山雪莲般洁白的额头上立即覆上了一层晶莹剔透的汗水,黄豆般大的泪珠紧接着就沿着眼角滚滚落下,她整个人都僵直了,一双一直都在扑棱扑棱做“挣扎”状的小脚丫也瞬间翘起,犹如瞬间绽放的幽昙,又犹如两朵并蒂白莲,紧紧的钩搭在男人的屁股后面,颤颤巍巍,仿佛两朵娇花在风中摇曳,好不可怜!

    “哦——我的小衣,我的仙子,我的至宝,哥哥又得到你了!”俯在仙子身上的哥哥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那餍足的样子就像是刚刚吃到了无上美味的猛虎,他满足的叹息着,得意的微笑着:“真好,哥哥的阳物又进入了你的身体……那么温暖,那么紧窒……噢……嘶……又会夹,还会吸,我的小衣,你是在邀请哥哥继续进去,是吗?”说着,他深吸一口气,又是一个猛顶……

    既清且艳的绝美仙子眉头紧蹙,双眸紧闭,晶莹的泪水从眼角不住的流下,她无助的躺在那里,仿佛完全放弃了挣扎,然而那微微颤动的身体,那紧紧抓住父亲臂膀的小手,还有那全身上下不断向外涌出的汗浆,都在昭示着她的真实感受。

    ‘胀,好胀……烫!好烫!’不同于第一次的莽撞粗狂的齐根而入,这一次叶演却是放慢了动作,也不知是出于对妹妹的怜惜,还是故意这般增加情趣,总之,那根硕大的阳物进入的缓慢而又坚定。叶雪衣虽看不见那物什是如何挺进自己的小穴的,但紧闭双眼的她感官却是更加敏锐,对那巨物入体的感觉也更加真切:她那窄小的阴道如何能容纳如此粗硕的巨物,而这巨物却还在不管不顾的挺进中,就像是一个被磨掉了头尖的可怕钻头,凭借充沛的动力,依然能轻松凿开那一道道封堵的石门,拓宽那狭小紧窄的密道,无论密室的主人如何封堵,如何布置机关,都会被这强悍的蛮力所摧毁,最终,它将以无可比拟的气势来到密室主人所珍藏的密室中,攫取那珍贵的宝藏……

    不,不仅是被磨掉了头尖,这根粗硕的钻头还被用炉火炙烤过,那滚烫的温度是仙子从未有经历过的,也是那里的膣道蜜肉所不了解的,在被“灼烧”的本能下,花径膣肉收缩的愈发猛烈,却完全抵不过钻头的充沛力量,不仅没有起到半分阻碍的作用,反而愈发的激起了它的“凶性”,而且因为只有在被灼烫后,蜜肉才会应激式的收缩,这时间上的滞后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给了入侵者以助推的动力,让它更快的朝内里钻去……

    “啊——”绝美的仙子终于忍耐不住发出一声婉转悠长的呻吟,与之同时,她的身体也急剧抖动起来,被兽父掌握的两堆雪丘上的朱果,也膨胀发亮,仿佛要如花儿般绽放开来,兽父为之吸引而用手摩挲了一下,立即引起了女儿全身更剧烈的哆嗦,但随即,整个人就绷得紧紧的,本就极为紧致的雪肤这一刻更是紧致到了极点,也雪亮剔透到了极点,雪白得耀眼,整个人仿佛都在发光,整个人真是光艳绝伦,美得不可方物。

    身前的叶演也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沉闷的低吼,他双唇紧闭,牙关咬得“格格”作响,一双充血通红了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亲生妹妹,整个身体同样肌肉紧绷,仿佛一个即将在赛场上爆发的运动员,然而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却又一动也不动,他的双手紧紧握住仙子妹妹的纤腰和肩头,雄壮的胸膛粗暴的压在妹妹那饱满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坚挺乳房上面。他微微的仰起头,兴奋的不住的咽着口水,脖子上的喉结跟着一动一动的,似乎在享受着仙子妹妹的温暖紧密的极品蜜洞给他带来的快感的同时,又在竭力抵御着那份快感带给他的强大刺激。

    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妹妹那又窄又浅的蜜径,叶演的阳具只挺进了约三分之二就重重的戳在了小衣那团温软湿滑、极具弹性的花心软肉上,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而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小衣的身子竟是那样的敏感,只是被他这么重重一撞,她竟然就高潮泄身了!

    在他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小衣那本就紧窒的宛如幼女的蜜径竟陡然间又收缩了一圈,直勒得他咬牙切齿,射意大增,特别是那团花心软肉,忽然间仿佛变成了一张大吸盘,紧紧的包裹在他的龟头上,对着它又勒又吸,直吸得他全身激灵,几欲泄身。而与此同时,一股强劲的射流也从花心正中突然间射出,径直击打在他的龟头上,那射流是那样的急促有力,饶是叶演皮粗肉厚,那硕大的龟头也被击打的又痛又麻。

    不过,叶演却是无比的感激这道花浆射流的“痛击”,如果不是这种又痛又麻的痛感,他大概真要承受不住小衣蜜穴里这轮番上阵的各种刺激,说不定,只是这么一次插入,他就要大泄阳精。若真如此,不仅是对这天赐良机的浪费,更会遭到前面那个男人的耻笑吧。

    大股大股的花浆如高压水枪般击打在入侵之物的头端后,就溅散开来,溢流到肉杵与花壁间的缝隙间,然而除了龟沟处因空隙较大而溢流了不少花浆外,过于粗硕的棒身与过于紧窒的花径间甙套的太过紧凑,竟是不留半分缝隙,以致即使是花心射出的花浆竟也无法溢流出去!

    无法外流的花浆在狭小的空间里回流激荡,被动的撑胀着主人那太过紧窒的花径,而全然不顾主人的痛苦与哀鸣。而侵略者的肉棒也在这烫人的花浆的浸润下愈发的硕大坚挺。两相叠加下,让美丽的仙子愈发痛苦,尤其是那不得外泄的花蜜琼浆,不断在撑大她那天然就会紧缩的敏感花径,那种比胀尿还要剧烈的“痛苦”与快感让受辱的仙子彻底抛弃了那仅存的自尊与骄傲,她呜咽着泣求着:“出去,快出去……啊,好痛……求求你,哥哥,快出去……好痛……好难挨……求你……”

    “……噢……口是心非的小妖精……噢……咬得这么……呼……这么紧,分……分明是喜,喜欢哥……的肉棒,却……噢……却还说这样的话……乖,放松些……哥……的阳精……噢……迟早,迟早都是你,你的……别,别再夹……”叶演强忍着那磅礴欲出的泄意,起初他还能咬着牙关说些淫话,但很快就不行了,只得狠命的要了下舌尖,这才止住了精关大开的冲动。趁着这股痛意还未散去,他果断抽出了自己那热气腾腾的粗硕肉棒,几乎同时,一大股乳白色的花浆就从还未来得及合拢的红肿穴口涌了出来。

    瘫软的仙子妹妹如中箭的天鹅般,仰起自己那修长而柔美的脖颈,并发出了一声哀婉的吟叫,她全身紧绷,两条浑圆修长的玉腿高高扬起,一股乳白色的水箭几乎与之平行的从红肿的花穴中射出,“箭道”笔直的射出半空!

    叶演简直要惊呆了。

    若非事实就在眼前,他真无法相信,世间竟有如此敏感的蜜穴!这道水前分明意味着,因为自己抽出的过于突然,小衣的花心竟不堪刺激而又射出了一股花浆,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数个呼吸的时间里,小衣竟接连达到了两次高潮!

    不,如此短暂的间隔,这真的能算是两次高潮吗?

    叶演使劲的摇了摇头,不管算一次高潮还是两次高潮,这都不紧要。眼下最紧要的是,他越来越想肏干自己的亲亲小妹了!

    说干就干。不过短短一瞬间,叶二公子就做出了决定并将之付诸实践。他上前一个挺送,不等小衣从高潮中停歇下来,那热气腾腾的粗硕肉棒就顶着浓白的花蜜“噗嗤”一声又一次勇猛的戳进了嫡亲妹妹的红肿蜜穴之中!

    第76节3p·逆伦之爱4(h)

    叶雪衣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随即就晕死了过去。

    虽然她是同时兼有数种极品名器的绝世媚女,但身子骨委实过于娇弱,这辈子又生来就养尊处优,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蛮干?更何况正在高潮之中的蜜穴又是何等的敏感,被如此硕大的肉棒如此猛烈的戳干,大概就是青楼女子也经受不住,更何况被玉烟书香浸染出来、不知人间烟火的高贵仙子?

    已被勃发的兽欲冲昏头脑的叶哥哥哪里还顾得及怜惜,看到晕死过去的小妹,他只是稍稍一愣,就又忙不迭的低头含住仙子妹妹那傲人雪峰尖端的晶莹朱果,生怕那兽父将之抢去!而他的腰胯更是如配备了发动机般快速大幅度的耸动不止,那“啪啪啪”的撞击声真是响彻环屋,哪怕是最放浪的三旬老妓,听到这样淫靡的声响也要面红耳赤。

    叶瑜起初还有些淡定,但眼看自己的一对儿女竟是干得如此火热,尤其是在连番高潮中美艳得不可方物的仙子女儿,更是令他心动不已。很快,他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燥热,低吼一声,竟是趁着好儿子的肉棒抽出的机会,双手一把揽住怀中的少女的细腰,然后猛的向后一拉一压,而自己则趁势一个向前挺戳,只觉得一股熟悉的挤压摩擦兼湿软温热的感觉包裹住整个杵尖,随后便是半个棒身!

    叶瑜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这滋味绝美的蜜穴真是百吃不厌,真想一辈子都将自己的阳具埋在女儿的极品性器里,永远都不出来!

    “父亲!”眼见妹妹美穴被占的叶演顿时发出一声怒吼,在妹妹极品名器小穴的“慰劳”下,他早就忘记了起初的怜惜和慢慢品尝的想法,每一次进出都是大耸大弄,非得将肉棒狠狠的戳在花心才肯外拔,而每次外拔也都只留龟头在内,也正因此,在父亲的突然袭击下,他才一个不备竟让整个肉棒都滑落了出来。眼见大餐被人抢走,他岂能不急?

    不过,还未等他进一步行动,那个抢占了妹妹美穴的男人忽的一笑:“急什幺,又不是不给你!”说着,他的屁股便往后一抽,大股的浆液便随着他的肉棒的抽出而飞溅出来,与此同时,女儿的身体也被他往前一送,竟将汁水淋漓的小穴恰好堵在了叶演的肉棒前。

    小妹主动上门,好哥哥自然不会拒绝,他同样托住妹妹的臀股,然后用力向前挺送,伴随着“噗嗤”的溅水声,硕大的赤红肉棒顺利的插进了嫡亲妹妹的紧窒美穴中!

    强烈的快感让叶演无瑕去想别的东西,他只顾得贪婪的索取小妹带给他的快乐,当他下意识的将狠命戳在小妹花心上的肉棒外抽时,一股外力同时将小妹的身体向反方向拉动,让他的肉棒更快的离开小妹的身体,更快的摩擦也带给他更强烈的快感。

    叶演不禁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吼,然后他便看见小妹那汁水淋漓、花瓣红肿的蜜穴口还没来得及合拢,就又充填上了一根硕大的肉棒,相比自己的赤红巨龙,那根肉棒更粗更长,也更黑更亮,除了热度不及自己、硬度无法实测外,其余无论是粗硕程度还是长度,都比自己稍胜半筹,这让叶演特别的不爽,特别是那棒身上狰狞的青筋,更是让这根黑亮的阳具显得杀气腾腾!

    而事实上,这根阳具也确实是杀意十足,那狂野的戳刺看不出丝毫怜惜,以致妹妹那红肿的花瓣都被它快速粗暴的戳刺而内翻进去,而当它抽出时,不仅带出了红肿的花瓣与粉嫩的蜜穴,更带出了大片大片的蜜浆花液!

    叶演看得既羡又妒,双眼发红,父亲的肉棒甫一抽出,他便瞬间接上,可怜仙子妹妹的花瓣甚至还在震颤,被带出的粉嫩蜜肉还没有归位,来自嫡亲哥哥的肉棒就蛮横粗暴的戳了进来,虽然比前一根性器的粗硕和长度略逊,但对于花径比处子还要紧窒、阴道又比常人短浅的多的雪衣仙子来说,这两者根本就没有什幺不同——是啊,冲进去二分之一就能戳中花心和冲进去三分之二就能戳中花心,对仙子的感受都是一样的刺激,而无论是四根手指粗还是五根手指粗,对于花径紧窒得连绣花针都能夹住的雪衣来说,其带来的涨痛又有什幺区别呢?

    然而此时的叶演,心中完全被野兽般的欲望和邪异的嫉妒心所充斥,他顾不得怜惜,只想着快插猛戳,大耸大弄,而仙子妹妹那愈发晶莹耀眼的白玉身子,以及那赛雪欺霜的肌肤上泛起的如桃花般粉艳光润的丽色,还有那如浆般涌冒的蜜汗、如泉水般外溅的花浆蜜汁,都在鼓励着他大肏特肏,而父亲与他轮流肏干的事实更让他产生了一种“同台竞技”的竞争感,也进一步激发了他的征服欲。在这父子共奸女儿(妹妹)的刺激下,叶演的竞技武器愈发的硬挺、变长,甚至还暴涨了一圈,而巨龙的温度更是上升到烫人的地步,那火热的巨龙的每一次戳干,都会带着蒸腾冒出的白气,真难以想象,如此炙热的巨棒在紧窒娇嫩的花径中穿插对仙子而言是何等刺激的感觉?

    叶瑜对儿子的阴暗心理洞若观火,而他也同样兴致勃勃的加入到这个游戏中来!背入式的体位对于肉棒的深入是有些阻碍的,但对于长度远甚于女儿浅窄阴道的兽父来说,这样的体位却丝毫不影响浑圆的龟头对花心软肉的戳刺!

    在儿子的配合下,兽父已经无需像起初那样牢牢的卡住女儿的纤腰来施加力量,两只得到解脱的魔手毫不客气的重新掌握住仙子女儿的两团饱满雪乳,雪嫩光滑、软绵涨实而又充满弹性的乳肉在指间四处溢动,乳尖的娇艳朱果在他的玩弄下愈发的膨大,那欲滴的娇艳、欲坠的娇颤,仿佛随时都会从中喷射出甘美的奶汁!

    “哦……爹的好宝贝,爹好喜欢你的奶子啊……哦,好宝贝,快给爹……给爹生个儿子吧……呼……爹,爹好像……哦……喝你的奶汁啊……”

    “不……不行!妹妹……妹妹的子宫要给……哦……要给我……呼……生孩子……哦……你的,乱……乱了辈分……啊……好紧……好妹子,松些……嘶……快松些,哥,哥……哦……哥要给你……给你阳精,送……送进子宫……哥要……哦哦……哥要搞大你的……你的肚子,咱们要……哦……要为叶家传……传宗接代……”

    “哈哈!傻……傻小子……你,你妹子的肚……呼……肚子早就被我灌满了精……精液,哦……好紧……哦……你妹子的子宫是,是不是……还没向你……哦……开放过,哈哈……嘶……好衣儿,快松……松开些……你要夹……夹断爹爹的……肉……肉棒吗……哦哦……你爹我已经……戳,戳进……哦……你妹子的子宫里好……好几回啦……呼……那里面早就……早就灌满了……哦……爹的精液,而且……而且被灌了好,好几回,每次……爹每次……都将你妹子的肚子涨,涨得鼓鼓的,就像是怀……怀胎五六个月的孕妇……嘶……哦……嘿……嘿,你就别再瞎,瞎想……了,别说你戳……不进衣儿的子宫,就算是戳……戳进去也……是无用,因为……哦……因为……那里早就开始……孕育衣儿和爹爹……我的结晶了,明……明年你就要多一个弟弟啦!哈哈哈哈……”

    “胡说!不……不可能……哦……你这个老狗,怎幺……配,配在小衣的……子宫里留……留种!我……哦……是她的哥哥,我俩的血……血缘最亲,只有……只有我,才,才配在……哦……在小衣的高贵子宫里……射,射精……留种!……嘶……哦……好……好妹子,快,快松开些,让……让哥的肉棒……哦……戳进你的子宫,哥,哥要将……你的子宫灌……灌满,为……哦……为哥生个儿子……小衣,哥,哥的好……好妹子,快……快告诉哥,你……哦……喜欢给,给哥生……孩子……嘶……还是,喜欢给……爹生……哦……说啊,快……快说啊……”

    两个可怕的野兽在雄性的竞争欲与独占欲的刺激下,愈发的粗蛮狂放,他们一边说着起兴动情的淫话,一边比赛般的加紧戳干他们最爱的女人的蜜穴,哪怕那里已经红肿不堪、一片泥泞……他们不再满足于在床榻上奸污少女,而是站起身来,将美丽的仙子如三明治般夹在中间,疯狂的肏弄着、戳刺着,大股大股的花浆被诱发出来,却又被急速抽动的肉棒死死堵在了狭小的花径里,在两根巨杵的轮流捣弄下,发出“咕叽”“咕叽”的捣浆声。因为身高的缘故,可怜的雪衣仙子甚至连着地都做不到,竟是这般悬在空中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大力肏干。

    如此蛮横粗暴的肏弄,哪里是娇娇弱质的仙子所能承受着。很快,雪衣便在疯狂的律动中清醒了过来。然而,她宁可自己永远都不要苏醒。

    然而激烈的性交早已唤醒了她那淫荡的身体,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让叶雪衣根本就无法抑制住来自本能的渴望和愉悦,甫一苏醒,她便睁着迷蒙的情眸,张着带着银丝的小嘴,吟吟娥娥的呻吟声就不由自主的连绵传出,明明心中羞愧欲死,但她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婉转呻吟,虽然她竭力克制着不要说那些想要说出口的淫词浪语,但那声声娇喘中连着的无限春情却是连聋子都能听出来。

    圣洁高贵的仙子所不能承认的是,此时此刻,她的身体完全在迎纳来自亲生父亲和嫡亲兄长的“淫辱”,而她的感官,更是在欢迎如此激烈的“淫辱”,那紧窒的小穴,时而被如拳头般粗硕的巨物撑开,那撕裂般的痛楚却蕴含着令人兴奋的快乐;时而又被宛如烧红的铁棍戳入,那滚烫的高温在让花壁强烈的痉挛收缩的同时,也仿佛将她整个人都点燃了,那炙热的火棒不仅在炙烧着她的阴道,也在炙烧着她的心灵,让她为之颤抖,为之臣服……

    很快,美丽的仙子就在父兄的轮奸下达到了至高的爱潮——事实上,早在她昏迷时她就已经被两个野兽肏得泄了两次身,其中一次还伴随着失禁和潮吹,软厚的床榻早已被淫水、汗水所浸湿,甚至还在床褥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三人流出的各种体液甚至连厚实的被褥都不能做到全部吸纳。而三人,不,应该说是两人此时所站着的地板,更是淫水淋漓,几成小溪。

    “不要,不要……停下,衣儿不行了……啊啊啊……好胀,好烫……衣儿要被肏坏了,衣儿要尿了……要被烫尿了……啊啊啊,尿了,尿了,衣儿又被爹爹哥哥肏尿了……啊啊啊……”极致的高潮让深陷快乐之中的仙子再也维持不住仅存的自尊,她完全放开了,憋在口里的淫词浪语一股脑的全都喊了出来,那激情放荡的模样,哪里还有半分仙子的矜持、大家闺秀的自尊,完全就是个沐浴在欲海之中的淫娃妖姬!

    强烈的高潮让叶雪衣的花心大开、阴精疾射的同时,也让那本就异常紧窒的花径更加的紧窒收缩,此时,插入雪衣阴道中的正是身前的嫡亲哥哥叶演,年轻的小伙子虽然血气方刚,却是少有经验,兼之在与父亲“同穴竞技”前已享受了一会儿仙子妹妹的美穴,这持久性与兽父相比自是稍逊。兼之此时正是仙子妹妹达到高潮,花心高速喷浆、花径痉挛收缩的“最强”之时,而自己的赤矛却是征战许久,两相一加,禽兽哥哥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自己的泄精之意!他怒吼一声,随即便用尽全力,也顾不得小妹能否承受,将自己的赤矛向小妹的最深处顶去,恰好抓住了小妹花心大开的良机,一举将硕大的龟头挺刺戳入小妹曲折蜿蜒又窄小无比的宫颈之中!

    第75-76节 3P·逆伦之爱3(H)3P·逆伦之爱

第75-76节 3P·逆伦之爱3(H)3P·逆伦之爱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