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节 叔嫂之欢7(高H)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御宅屋 作者:阿瑜小郎君

第101节 叔嫂之欢7(高H)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 作者:阿瑜小郎君

    第101节 叔嫂之欢7(高H)

    [快穿]维纳斯的养成笔记_ 作者:阿瑜小郎君

    随着欲望的宣泄,秦四郎终于恢复了些许清明,以及良知,看到惨遭自己蹂躏的仙子那哀哀欲绝而又全身无力的诱人模样,他强咽下口中的津液,猿臂一伸,便将床下的仙子拉扯到怀里。娇弱的仙子发出一声如鹅羽般轻柔的呼声,她只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在发现没有丝毫作用后就放弃了,柔顺的蜷缩在男人赤裸的怀里,默默的流着眼泪,任由他说着些对不住、求原谅的话,任由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对自己光裸的玉体上下其手,胡作非为。

    秦四郎心中很是后悔——对自己的粗暴和失控,他发誓,在最初,他只是渴求与自己最最心爱的女人真正的欢好一次,能得到她的身体就是他最大的满足了,其余的他哪里还敢有半分肖想?

    而且,对于她那明显已经隆起的肚子,他绝对也是上心的,虽然,那并不是他的孩子,甚至,很可能根本不是秦家的孩子,但那又如何?只要她爱这个孩子,他又怎么忍心去伤害呢?

    即使在侵入之初,他还想着要怜惜、运作要轻缓,不能伤着她、吓着她。

    但结果呢?

    只能说,所谓尤物,就是能令男人失控的存在。而像叶雪衣这般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尤物,如果不能令男人着魔、令男人失控,反而才是不正常的。

    只是挨上雪衣的身子,秦昭武就彻底将先前的所思所想抛到了九霄云外,伏身在那无比销魂的身子上,感受着那令人窒息而又战栗的极品美穴,秦昭武所有的理智、想法、念头……都被滔天的欲念所充斥、所支配,那一刻,他真的是忘记了一切,心中唯一所念的,就是雪衣的身子。

    而最不可思议的,是他在那激情时刻的种种堪称羞辱和“变态”的表现。

    让衣儿承认自己的肉棒比她父亲、兄长、夫君的都大,让衣儿亲口说出爱他的大肉棒,愿意被他肏,将衣儿摆弄成各种屈辱的姿势,甚至让她用如玫瑰般娇艳的小嘴为自己“拭矛”……

    现在回顾,秦昭武简直不敢相信,那竟是自己的所为。

    明明,明明……只是能够一亲芳泽,就足以令他欣喜若狂,甚至是死也心甘,但真正当他挨到雪衣那蚀骨销魂的身子骨后,他的欲望——无论是身体上的欲望还是心理上的欲望——都在同步的、无止境的跃升,他身体感受的越多,他想要的就越多,原本他只想着一亲芳泽就好,但很快,他又想着能多干几次,继而又想着彻底征服仙子,令她成为自己予求予取的爱奴……甚至,如果不是雪衣已经腹中有孕,他甚至还想要肏开她的宫颈,将阳精灌满她的子宫,让她为自己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这个宛如仙子神女般绝世美人儿,就是拥有这样的魔力。她穿着衣服,能令所有男人为她痴,脱下衣服,能令世间男人为她狂。

    不过,隐隐约约间,秦昭武也大略知道,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大概真的有着有朝一日要将自己最爱的仙子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执念。

    她曾经是自己心中最遥不可及的梦,是最高贵、最圣洁的女神,别说是侵犯她,就是用男人放肆的眼神瞧她一眼,都是他心中莫大的罪过。

    但是,她却自甘堕落了。

    予他而言,不仅痛心,更有痛恨。

    虽然时间的推移,让他的理性告诉他,这其中定有太多的无奈与苦衷,但当欲望勃发、理性散尽之时,那心中的暴戾,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汹涌而上,令他失控。

    但现在,暴戾已对宣泄殆尽,而他的理性也开始回归。

    欲望退潮,爱怜之意便重新归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本钱对女人而言是何等的惊人,哪怕是正常节奏,也有很多女人根本就撑不下来,更不要说是如此粗暴而激烈的欢爱,更不要说被蹂躏的还是一个弱质纤纤的有孕之妇!

    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真的有些不是人了。

    想到这里,秦昭武心中愈发的怜惜,他温柔的爱抚着怀中的仙子,嘴里喃喃的说着些不成条理的歉意、含含糊糊的情话,见仙子一幅含羞忍耻、温柔驯服的娇怜模样,特别是一边乖乖待在他怀里毫不挣扎,一边又一手掩胸、一手遮穴的娇羞姿态,实在是令他欲火直升。

    也不知是因为雪衣的淫水甚至包括喉管中的汁液都有壮阳催情的效果,还是他对雪衣的渴望已经完全超越了肉体机能的所限。明明刚才射精后,他是浑身酸软,直感觉已将毕生的精气都注进了雪衣的肚子里,不要说今天,就是今后三四天大概都要“不举”了。然而现在,只是用手抚摸着雪衣的销魂身子,欣赏着她含羞忍耻的“贞洁”模样,就令他欲火大盛,而胯下那早已缩成一团软蛇的龙阳竟也慢慢舒张、硬挺起来。

    “啊……不,不要……不要了,四郎,求求你,衣儿真的会死的,求求你……”跨坐在小叔子身上的叶雪衣立即感受到身下的变化,她顿时花容失色,一边竭力的扭动挣扎着,一边哀哀哭求着,搞得秦昭武真是颇为尴尬。

    天地良心,此时此刻,他真是没有再做一场的打算。即便是他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啊——咦,等等。

    随着仙子那浑圆挺翘的雪嫩臀瓣在他的要害之处左右扭动,秦昭武惊喜的发现,自己的龙阳不仅开始“复苏”,而且“精神头”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须臾,竟已重新胀大成一条狰狞可怕的巨龙!

    而随着巨龙的昂首矗立,秦昭武感觉那种射精后远离自己而去的充沛精力和爆炸般的力量感觉又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不,不要……放过我吧……呜呜……求求你,四郎,放过我吧……”骇人的变化瞒不过秦昭武自己,当然也瞒不过与他零距离接触的叶雪衣,她愈发恐慌,先前的激烈酣战已经让她彻底领教了面前的男人究竟有多么可怕?再来一次,仙子的脑海中顿时回忆起自己被爹爹初次占有后的那八夜七天,以及婚后回门时与父亲和二哥共同度过的那荒唐淫乱的三天三夜……

    无穷无尽的快感,能将人逼疯的快感,令人欲仙欲死的快感,那种痛与美的交织,只能在无边欲海中沉沦求乐的自暴自弃……只是稍一回忆,叶雪衣就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太可怕了,那样子的经历,实在是太过可怕!

    而如今,难道又要被眼前这个少年反复的蹂躏挞伐吗?

    叶雪衣真的是害怕极了。

    惶恐之下,她再也顾不得别的了,只能一边苦苦哀求,一边凭借本能竭力挣扎,然而,刚刚被人狠狠蹂躏挞伐过的她,哪里还有半分气力?与其说是挣扎,倒不如说是再给男人挠痒痒。

    但这样一个天香国色的绝世大美人,一丝不挂的在男人的怀抱里左扭右扭,大概除了太监和传说中名为“柳下惠”的圣人外,任何男人都不能抵御的吧?

    秦昭武也不例外。

    他本就对怀里的娇娆爱得要死,只是限于心中的悔意以及身体机能的暂时跟不上,而决意暂且收手。但现在,身体机能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复苏,而怀里佳人无意识的撩拨更是让他欲火直升,虽然有刚刚上线的理智所阻拦,但他无比心虚的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无法预测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好……好衣儿,乖,别……别动,信……信我,你要信我……哦……嘶……好嫂子,别再动,否,否则后……果自负……哦……你,你这个尤物……妖女,非……要让我惩罚你吗……”明明在说着些劝阻的话,但慢慢的,甚至连秦昭武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声音变得愈来愈奇怪,而呼吸也变得愈来愈粗重,甚至,他那双本来还算是在温柔爱抚的大手,也变得愈发不规矩起来,温柔的爱抚渐渐变成了色情的挑逗。

    不过,相比此前的急不可耐,这一次,已经宣泄过三轮的小叔子显然还是多了几份耐心,他并没有“蛮横”的将仙子嫂嫂那遮掩在要害位置的玉手扯开,而是直接覆在了上面,一只手盖着仙子那娇嫩纤美的小手,在她饱满圆润的玉乳上大肆揉捏,明明是他在作恶,却偏偏真正动手的是仙子自己的玉手,看着自己那饱满丰盈的乳房在自己的小手的“揉搓”下如面团般变换着各种各样的形状,叶雪衣真是羞耻得直掉眼泪,然而,饱满滑嫩的柔腻乳房本就是她身体最敏感的几个部位之一,平日里她连洗浴时都只是轻轻擦拭,饶是如此,也时常让她有受到刺激的快慰之感,尤其是那粉艳娇嫩的小乳头,更是敏感得不行,平时甚至只是质地稍差些的丝料,碰触到它都会有刺痛之感,而她过去只所以制作类似后世的乳罩作内衣,除是为了保护愈发饱满高耸的乳房外,相当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那对敏感的小乳头(如果是肚兜、抹胸之类,哪怕织料上好,但因为缺乏对乳房的固定和衬托作用,走路时若是动作大些,难免会引起乳房上下跳跃,遂与内衣摩擦,时间稍长,小乳头就会红肿不堪,好似被男人蹂躏过一样,而因其敏感,她的下体更是会分泌出相当多的淫水,甚至足以把内裤湿透,那样的尴尬,非当事人绝难体会)。

    说得略远了些。总之,如此敏感的奶儿,连自己平时触碰都会敏感动情,又哪里经得起鲁直男子的蛮力揉搓。自今日性事一起,叶雪衣的那对娇艳粉嫩的小乳头就膨胀突起,从平时的宛若豆蔻,生生膨胀成两类红樱桃,那娇艳明媚的样子,就是叶雪衣自己,都有忍不住咬上一口的心思,更不要说是男人了。在先前的激烈欢好中,这对艳光四射、吹弹可破的樱桃果儿不知被身后的鲁直男人啃咬、揉搓了多少次!

    在那尽情交欢的时候也就罢了,彼时自己早就被搞得欲仙欲死、浑浑噩噩,除了哭泣和求饶外,哪里还有旁的精力去关注旁的事情?但眼下,她却是神智清明、眼睁睁地看着男人如何邪气的玩弄自己的乳房,特别是还故意用自己的手来揉捏自己的乳儿,这让她情何以堪?!

    甚至于,这个男人还故意迫着自己的中指食指,去夹自己那娇媚欲滴、艳光四射的膨胀乳蒂,这,这样羞耻的事情,怎,怎么可以?

    然而,无论她如何抗拒、如何不愿,在男人的强力逼迫下,她的两根纤纤玉指还是“灵巧”地夹住了那粒膨大的乳蒂,自己乳房上尖翘翘的乳蒂!

    因着反抗,那被她一直掩在玉户处的右手也被她抽回,想要“解救”自己那即将“反叛”的左手,却不想被男人的另一只大手轻易的捉住,然后被一模一样的施加在自己的右乳上!

    “嗯啊……不……不要……捏……不……不……啊啊啊啊——”粉嫩嫩、尖翘翘的乳蒂本就是叶雪衣身上最敏感的几处所在,稍加玩弄就会令她身体动情,更加上这被人强迫着用自己的手“自亵”,强烈的身体刺激加上强烈的精神上的羞耻,令叶雪衣短短片刻间就全身哆嗦的达到了高潮!

    而且还是很剧烈的高潮!

    因着是被小叔子从后面搂抱在怀里,再加上先前的慌张扭动,叶雪衣的姿势也变成双腿张开、跨坐在男人两腿上的姿势,男人那怒目圆瞪、杀气腾腾的硕大龙根精准的、深深的陷入那深邃肥沃的臀沟之中,而雪衣的最神圣最秘密的禁地,则毫无遮掩的暴露在前方的空气之中!

    然后,伴随着那突如其来的剧烈高潮,那暴露在空气中的玉户,早就紧紧闭合起来的粉嫩花瓣忽然大张,就像是那忽然间绽放的昙花——不,应该说比幽昙的绽放还要快上许多——而几乎同时,一股清澄至极的水流从那花心处陡然间喷射出来,就像是间歇喷涌的间歇泉一样,在到了时间后,就猛的喷涌出来!

    清澄的“泉水”在空中划过一道宛若彩虹的完美弧线后,就叮叮咚咚地溅落在前方的地板上,之后,仙子那花瓣绽放的玉穴,就好似真正的间歇泉一样,一股“虹泉”落地后,就会立即再喷涌出一道“虹泉”接力,这么一道又一道,一股又一股,带着“咻”“咻”的喷流声,一直喷涌了十余道、持续了整整半分多钟的时间,这场酣畅淋漓的高潮才算是结束了。

    但也只是世所罕见的“喷泉之景”结束了,若在看瘫软在小叔子怀里的雪衣仙子,那双眼茫然、浑身哆嗦、全身汗湿、脚丫紧绷、嘴上“嗯嗯……”不住呻吟的模样,显然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竟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的样子。

    秦昭武看得目瞪口呆!

    这,这才是传说中的潮吹吧?!

    竟,竟然能喷出这么多水儿来!

    天呵!自己真不是在做梦吧!

    然而,耳边传来的女孩儿的呻吟与啜泣,身体感受着的玉体的温暖与香滑,都在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做梦,不是虚幻。

    秦昭武兴奋的低吼了一声。

    老天,你究竟将天地间多少精华灌注在他心爱的女人身上,竟让她有如此销魂如此完美的身体,这世间还有哪个男人能挡得住她的诱惑吗?

    此时此刻,什么愧疚,什么怜惜,什么理性,什么意志,都被秦昭武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肏!狠狠地肏!尽情的肏!

    他要彻底的、用尽全力的去肏干这个神之尤物!

    说干就干,秦昭武当即将怀里的仙子扔在床上,然后跳下床沿,回身劈开仙子嫂嫂的大腿,将她的身子往里使劲一拉,双手一举,仙子的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就被他抗到了肩膀上,而他的狰狞巨阳,也一下子就触到了仙子的花瓣上!

    叶雪衣还处在高潮后昏昏沉沉的状态之中,直到一双大腿被人分开,尤其是花瓣处传来的那种杵状物的熟悉感觉,她才悚然而惊,连忙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再度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处境,身前的男人双目赤红,鼻翼舒张,豆大的汗滴正从额头上淌下,而他胯下硕大的龙阳更是已经兵临城下,只要再向前那么一戳,就会再度插入自己的禁地!

    “不,不要啊!”美丽的仙子惶恐而绝望的喊叫道。

    “不要什么?不要这根大肉棒吗?”秦昭武邪邪一笑道:“别自欺欺人了,我的好嫂子,你看你的身体多么淫荡、多么饥渴啊!那么多的淫水……呵呵……四郎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能一次喷出这么多的淫水来……啧啧……果然,好嫂子,四郎没有看错你,你就是个淫娃,就是个荡妇!”

    “不,不是的!”

    “不是什么?还不承认?!看你流了多少淫水?那么淫荡的奶头……只是被人捏了捏,就会高潮……好嫂子,让四郎来告诉你,即便是燕京城里最风骚最淫荡的妓女,也没有想你这般淫荡的奶头……而且,只是刺激奶头诱发的高潮,竟然会喷出那么多淫水来……淫荡的嫂子,你的小穴究竟有多么饥渴啊?这么饥渴,还是让四郎的肉棒来满足你吧!”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

    “闭嘴!你这淫妇,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不惩罚你?!记住!这是对你的惩罚!是四郎代替三哥对你的惩罚!”

    “……不……呜呜……不……”

    “感激我吧,淫荡的嫂子,接受四郎的大鸡巴对你的惩罚吧!”随着一声怒吼,男人紧紧掐住仙子纤细柔软的纤腰,粗圆的腰部用尽全力向前猛然一挺,强大的冲力甚至让仙子整个身子都被带动了向后一荡。

    粗壮硕大的肉棒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撕开层层阻碍,冲进了仙子的阴道深处。

    伴随着一种略带撕裂感的痛楚,叶雪衣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塞入了一根鼓鼓胀胀的肉杵!

    “啊——”静谧的大相国寺后院的香舍中,传出了一声悠长的惨叫!

    一声凄惨而婉转、痛苦而柔媚的惨叫!

    第101节 叔嫂之欢7(高H)

第101节 叔嫂之欢7(高H)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