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零一章 曹操隐秘

三国之四世三公 作者:120笑话

第七零一章 曹操隐秘

      三国之四世三公 作者:120笑话

    “军师何出此言?”

    曹操脸上浮现五分惊讶,以及五分渴望之色。惊讶是因为戏志才对徐庶才能的评价,渴望,是因为他内心那团招揽人才的烈火开始燃烧,催促着他要把这样的人才给收集到自己麾下。

    “主公容禀!”

    戏志才神色略显凝重的扫了在场众人一眼,随后说道:“先前袁常的兵马到来之时,属下便一直暗中观察对方统帅。从徐庶调派兵马的举措,可见其深谙兵法之道,且在这小小的战场之上,兵法运用的无比圆润,娴熟。此外,除却幽州士兵战力强悍之外,也有徐庶计策的原因在内,他们的士兵损伤并不多。可以说,这一支兵马在他手中被运用的几乎无懈可击,若是主公与之对上,需小心。”

    “如此说来,这徐庶确实不简单。”

    曹操神色凝重的赞同道,要知道在这战场之上,统帅可以掌控大方向的动态。但是,如徐庶这般连小范围的战局都能把控,那就很惊人了。即便是曹操,作为一名军事家,能够写出孟德新书的大咖,也无法做到这一点。曹操目光扫过,见程昱似乎有话说,当下便点名道:“仲德,你有何言?”

    “主公!”

    程昱行了一礼,上前说道:“徐庶此人属下略有所知,幼年之时喜爱侠义之道,后为友人报仇杀人,被衙役捕获,经好友救出,遍痛改前非,遍访名师,常与贤才坐而论道。属下不敢隐瞒,其才能十倍于我,如军师所言,此人乃心腹大患矣!”

    “嗯!”

    曹操沉声应了一声,随后脸上露出笑容,轻松道:“若是敌人,自然是大患。不过,若是能将其收至吾麾下,岂不美哉?军师,仲德,不知你们可有良策,将徐庶招来?”

    戏志才摇了摇头,对于徐庶他并不了解,所以也没什么好主意。

    倒是程昱目光微微闪动,片刻后,献策道:“主公,徐庶此人至孝,其父早丧,只有老母将其抚养长大,故而,其最是听从其母之言。主公可将其母赚至兖州,届时徐庶必定不敢不来,想来要将其招揽麾下,也非难事。”

    说起来,在如今这个讲孝义的时代,程昱的做法是很不仁道的。不过,程昱做事向来讲究结果,过程他并不在乎。所以,就如用人肉来做军粮的事情他都能干得出来,绑架徐庶的老母对于他而言不过是洒洒水的事情。因此,因为程昱的这些做法,导致他在曹操麾下的关系并不是太好,像这样的人,大家都不想跟他打交道。不过,程昱和曹操麾下的关系不和也有一些好处,那就是曹操更加信任他,没有朋友的臣子,又岂能不放心,至少,这样的臣子若是谋反,怕是没有人跟随。

    曹操也知道用这样的计策会让人心中不忍,但是,如今乱世,人命贱如狗。狗至少还能当粮食,至于人,除了少数人会吃人肉,大多数人哪里下的了口。所以,有能力的人用些手段也不是太过分。

    于是,曹操摆出一副沉重的表情,沉声说道:“用此计策,吾与仲德心中皆有不忍之意。然则,如今生逢乱世,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为了早日平定这乱世,做些违背道义的事情我曹操又岂会退后,但有骂名,我曹操自是一力承担。”

    曹操声情并茂的述说一番后,果决的下令道:“来人,传令,派遣一支小队前往颍川暗中将徐庶之母带到兖州,当以礼相待,好生照顾,切不可出了差错。相信日后功成名就之时,徐庶当会明白我心。”

    “主公英明!”

    曹操都做出这样的决定了,众人自然不会反对。而程昱自然更是感恩戴德,曹操把这个骂名给背了过去,自是减少了他的罪恶,对此,心中感动,唯有用性命来报答曹操的恩德之外,程昱也不知还能用什么来报答了。

    只是,曹操和程昱没想到的事,这手段早就被袁常给用了。所以,曹操这一次的行动必然是无疾而终了。

    商议完徐庶的事情,戏志才再次上前,道:“主公,若是能将徐庶招揽至麾下,那么,袁常此次数万兵马,主公或许也能趁机吃下一部分,若是可行的话,说不得这些兵马可以全部掌控,届时主公的势力必定再次大涨。况且,还有李傕等贼子的降兵,如此一来,距离主公实现抱负的日子怕是不远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恭贺主公!”

    “哈哈,承蒙诸位吉言,待吾成功之日,诸位皆是有功之臣,吾自不会忘记。”曹操大笑着,似乎也有些志得意满。不过,曹操对于天下各方势力的争霸并不是太过在意,他真正看重的敌人乃是与袁常一样-顺天盟。

    没错,曹操知道顺天盟,并且将之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

    却说,曹操是如何知道顺天盟的事,并且将他当成自己的敌人?

    话说曹操尚且是五六岁之时,那时,他老子曹嵩已经认了曹腾为父,而曹嵩也是司隶校尉。司隶校尉也就相当于州牧之位,再加上有曹腾这个祖父,曹操当时可谓是洛阳的顶级官二代了;此外,作为三公家族子孙的袁绍,也是如此。有一日,曹腾想要见见自己的孙子,便让人将曹腾给带入宫中。以当时曹腾的地位,兼且曹操的年纪也不大,故此,将曹操带进宫中并不是多大的问题。而当时袁绍也跟曹操一起玩耍,年纪尚小的曹操为了在小伙伴面前装比,于是便将袁绍也给带上了,两个小孩子,皇宫的侍卫自然不会太过严苛。于是,曹操和袁绍便这样进宫了。

    随后,曹腾因为汉桓帝的召唤便离开了,让曹操和袁绍二人自己玩耍。年纪还小的他们哪里会坐得住,在曹腾走后不久,二人便在宫中四处游玩,无意中进入了皇宫的藏书阁,然后,曹操就发现了一本书籍,上面记载了关于他的一生的内容。于是,曹操知道了顺天盟的事情,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一生竟然已经被安排好了。

    当然,年纪尚小的他还以为是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并不是太在意。不过,他还是悄悄的把这本书给‘毁尸灭迹’了。

    直到,董卓入京,诸侯联盟,让曹操再次将脑海深处的记忆给翻了出来。他才发现,原来,一切真的如那本书籍上记载的一样。但是,曹操又岂会容许别人操控自己的一生,他必然是不会答应的。这个秘密在他心中藏了许久,除了戏志才外,他谁也没有告诉。

    顺天盟,他势必要将之铲除,他的命运只会让自己来掌握。

    另一边,李傕、郭汜和张济吃了败仗,被曹操和袁常的大军追杀,忙不迭的逃了二十几里路,才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损失如何?”

    李傕、郭汜和张济三人聚到一起,同时下令士兵将损失给报上来。等听完汇报之后,三人脸色俱是铁青一片。十几万的兵马,如今剩余不到七万,平均一下,每人只有二万多些的兵马,折损了一半的兵马。如此一来,他们对司隶一带的掌控便无法做到覆盖,而且,若是曹操和袁常再狠一些,怕是他们这剩下的兵马能否保住都是个问题。

    “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行事?”

    李傕黑着脸,沉声问了一句。不过,他也不指望郭汜和张济二人回答,他们二人的能力跟自己差不了多少,想来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之所以问出来,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安心一些。

    “以我们如今的兵力,想要抓回刘协怕是不可能了。”

    郭汜同样黑着一张脸,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句,见李傕和张济二人仿佛有些神游天外,加重了语气,道:“不过,与曹操和袁常的兵马对抗做不到,自保还是足够的。为今之计,我们只能退兵返回长安,只需派遣一支兵马在潼关驻守,以潼关的险固,凭他曹操和袁常的兵马,必然无法通过。占据长安城,我们依然还可以坐享荣华富贵,有没有刘协,又有什么区别。”

    郭汜原本是想着返回长安再行招募兵马,然后再找曹操和袁常报仇。但是,这个想法瞬间就被他给抛在脑后了。

    其一,以兖州和幽州士兵的战斗力,郭汜并不认为他们有希望打的过;当然,没有人会觉得自己比别人差,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生活中的主角,打回去胜利的机会也不是没有。但是,另一个原因,就是长安的硬件限制了郭汜的想法。

    早在董卓之时,司隶一带的青壮基本上都被抓光了,要么就是被杀掉了。如今剩下的多是老弱妇孺,招募兵马又能招募多少?至于说回老家凉州去招募兵马,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如今凉州已经被马腾和韩遂给掌控,而且他们此前还有矛盾,如今他们大败,马腾和韩遂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以后肯定会率兵来攻打他们。所以,如今看来,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联合兵力固守长安城了。

    “罢了,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李傕和张济二人想了想,便同意了郭汜的建议。

    随后,三人领着残兵败将往长安退去,一路之上,三人不时派遣麾下斥候查探,发现曹操和袁常的兵马并没有追来,他们只是朝着洛阳前进。如此一来,三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此行了两三日,潼关就在眼前,进入潼关,把兵马往潼关一扔,曹操和袁常的兵马追上来他们也用不着担心了。

    “哈哈,看来我西凉军的威名尚在,曹操和袁常也不敢侵犯我们。若非是他们早有预谋,偷袭我们,胜负犹未可知。”

    脱离了危险,牛皮又开始吹起来,聊以打发时间。等到天色暗下之后,三人便安营扎寨,明日午时他们便能到进入潼关,今晚倒是可以睡个安稳觉。当然,该派遣的斥候还是要派遣的,免得又中了对方的偷袭。不过,依着这两天的情形来看,袁常和曹操似乎对追杀他们并不感兴趣。

    仿佛世界真的和平下来了,一夜下来,什么意外都没有。直到李傕和郭汜二人睡醒之后,斥候前来汇报之时,他们才发现,意外还是有的。

    “你说什么?”

    李傕赤红着双眼,单手把斥候给拎了起来,他的表情好似要吃人一般。斥候被他拎着战战兢兢的,唯恐李傕愤怒之下,把他给砍了。

    “启禀大司马,张济领着他的兵马离开了。”

    “嘭!”

    斥候刚说完,就被李傕狠狠的丢在了地上,随着一个“滚”字从李傕的口中咆哮出来,斥候片刻犹豫都没有,连滚带爬的从营帐中窜了出去。

    大清早的,李傕的斥候发现张济的营地中异常安静,因此便靠近了一些,随后,等他进入了张济的营地之后才发现,营地之中早已是人去楼空。紧接着他巡查了一番,才从张济的营帐中找到了一根布条,上面写着‘各谋前路’四个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可恶!”

    李傕心中犹自愤愤不平,骂声不断。但是,如今张济已经走了,任他再如何谩骂,似乎也于事无补。

    “张济与你我不同心,多思无异!”

    郭汜的性子比李傕好些许,经历过初时的愤怒之后,便平复了下来,反而还有心情安慰李傕。

    “若非担忧被其他人占了便宜,我定要追上去,取了张济首级。”

    李傕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也就安静了下来。张济既然选择离开,显然是早有图谋,想要追上怕是有些困难。此外,曹操和袁常的兵马威胁还在,也由不得他任性。还有,凉州的马腾和韩遂似乎也有异动,李傕和郭汜也必须赶回长安坐镇,免得老巢都丢了,到时候他们就真的是进退无门了。

    “潼关之内,你我各自留下五千兵马驻守。其余兵马都带回长安,免得马腾和韩遂两个贼子图谋不轨。”

    李傕和郭汜二人商议一番,便启程返回长安。

    河内郡,修武县,袁常的大军便在县城之外安营扎寨。一切看似平和,却不知多少杀机隐藏其中。

    ()

第七零一章 曹操隐秘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