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_第68章

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 作者:君藏

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_第68章

      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 作者:君藏

    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 作者:君藏

    至于他到底是不是肖涯……那又如何?合他心意便好,谁在乎一个名字!更何况,若是肖涯为了骗他就弃了蛊毒之术,专门练出了这么一身尤在他之上的剑术,那不是更代表他对他的小可爱的影响是无比巨大的吗?玉罗刹心里可以说是非常的美了。

    什么?你说明黄色的衣服?哎呀呀,这点小问题还算是问题吗?手眼通天的玉爹爹表示,这都不是事儿!不就是件衣服吗?只要他愿意来教阿雪,就算他想穿龙袍他都能给他弄件来!再说了,最近那小皇帝不是派人来与他商讨西域商道的事情吗?听说那小皇帝也是会玩的很,而且一向不拘小节,谈判的时候跟他说一声,跟他新找到的小可爱求个恩典不就完了~反正又不是龙袍,想来,那小皇帝也不会介意的~

    玉罗刹心思电转,转眼之间便将日后的事情都给安排的明明白白了。既然打定了主意,玉罗刹对待肖涯的态度自然也是变了的,只见他原本挺直的脊背一瞬间变软了下来,闲闲的靠在一旁的树上还不忘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微笑道:“既然我也测试过你的水平了,你也确实有本事教阿雪,那么……叶老师~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给阿雪授课啊?”

    说完不待肖涯接话,玉罗刹便立刻抱怨道:“你这可是都放了我大半年鸽子了,虽然说这约定本不是你许下的,但是你既是来替肖涯履约的,那你也应当遵循我们当日的约定吧?这都离最终的期限都过去半年了,叶兄弟你还打算不顾我们的约定在外面闲逛不成?”

    肖涯被玉罗刹怼的哑口无言,得!好话坏话都让你说尽了,他还能说什么?那就直接走呗!肖涯心中一边为了玉罗刹相信了他的演技而松了一口气,一边不得不装作十分乐意地应道:“随时都可,还请玉教主为我引荐。”

    “当然没问题啦~叶兄你直接唤我玉罗刹便可,玉教主什么的,听着太疏远了啦~”

    “……”???我和你很熟吗?肖涯只觉无语吐槽,但是,当他面对眨巴着眼冲他卖萌的玉罗刹时,他还是可耻的屈服了:“……玉罗刹,你……叫我逍遥便可。”

    QAQ美男卖萌什么的,简直就是犯规!辣鸡玉罗刹!这么大年纪的老妖怪了,还不知羞的卖萌!简直是武林的耻辱!

    数日之后,漠北万梅山庄外的梅林之中,肖涯面无表情地看着玉罗刹上蹿下跳,还时不时不怕死的往他头上的发冠里插一朵梅花。肖涯不得不承认……人的适应能力真的是无法估量的,尤其是当你和一个名叫玉罗刹的神经病在一起的时候。

    鬼知道玉罗刹是什么审美,当初他顶着毒哥的妖艳壳子的时候他叫他小可爱,现在他顶着二少可帅可萌的壳子的时候他竟然叫他老古板??!讲道理,玉罗刹!你眼是不是瞎?他这壳子才二十岁!哪里像是老古板?!藏剑叶家虽以儒学传家,但是!他们从来不是那种迂腐的老学究啊!

    感受到头顶再次掠过的一阵风,肖涯不由默默地握紧了拳头,不能打人,不能打人,不能打人,他不能在人家儿子的山庄里打人家爹,先不说玉罗刹滑不留手他们要是真打起来不知道要毁多少梅林不说,光说他要是真的抓到了玉罗刹给他打的鼻青脸肿他还怎么去见他家儿子?他要忍住,忍住!看在小西门庄主的份上,看在他把小小的剑神送给他教导的份上,他不能打他……才怪!

    再一次感受到一道风袭来的时候肖涯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拉住毫无防备的来人的手腕一把掼在地上,随即抬手将发冠取了下来,看着快要被插成花冠了的发冠,肖涯只觉得自己心肌梗阻都快要犯了!

    “玉罗刹!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又不是女孩子!哪个大男人会喜欢在头上带一堆花啊!”肖涯额角青筋直跳。

    “我喜欢啊~QWQ”猝不及防被掼在地上的玉罗刹也不急着爬起来,就那么半撑着身子一脸无辜地望着肖涯。

    ……哦,他忘了,玉罗刹不仅脑子有病,他审美也和大街上穿着花大袄的疯子是一个水平的。讲道理,他真的不明白玉罗刹到底是怎么养成这种见鬼的审美的,花好看就要往他头上插?他到底是认真的还是玩他呢?!

    不过,不管是认真的还是在逗她玩,肖涯也都只能不停地深呼吸,同时告诉自己,他不能和一个老年痴呆患者讲道理!他要包容他!什么?你问他为什么不是三岁的熊孩子?呵呵,熊孩子还会记打呢!这一路走来他和玉罗刹可也没有少打!要不是他们两个都是收着手打的,恐怕世界规则早就忍不住把他和玉罗刹一起团吧团吧扔出去了!

    世界规则虽然对破碎虚空的强者和本世界的强者多有纵容,但是也不代表能容忍他们整天打的天塌地陷,还让不让世界活了?!

    总而言之,要不是看在玉罗刹那张脸的份上,要不是看在西门吹雪的份上,要不是看在沿途西方魔教提供的舒适的落脚点和美味的饭菜的份上,肖涯早就把他打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毕竟,玉罗刹作是作了点,但多少还是有用的啊!作为藏剑的少爷他虽然不缺钱,但是,既然有人愿意替他花钱,他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要知道他的钱也是来之不易的!大夏天的扛着大锤子在剑庐铸剑什么的,想想都是泪啊!

    不过,肖涯很快发现,这一路上对于玉罗刹这个男神经的一切容忍和忍耐都是值得的!因为……他看到了活得西门吹雪!剑神!还是少年版!

    啊!大海啊!全是水!西门啊!全是萌!:)是的,他没说错,少年版的小西门……大长腿!高马尾!婴儿肥!即使气质再冷冽也改变不了他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消干净的事实!再加上他一副面瘫脸,肖涯仿佛看到了山庄里练重剑扭了腰却死撑着不承认的小叽太!啊啊啊啊!好像给他换上藏剑的校服啊!

    不过,即使心里被萌的肝颤,但是,肖涯深知西门吹雪可不是玉罗刹这种性格,或者说,他最讨厌的就是玉罗刹这种不靠谱的性格,所以,当西门吹雪看到玉罗刹,露出嫌弃的神色的那一刻,作为被玉罗刹带来的人,肖涯一秒横移,满面标准的君子微笑的和玉罗刹划清了界限:“在下受友人之邀随玉教主前来收徒,不知哪位是西门小友?”

    作者有话要说:

    统一回复,设定延承上部,肖涯的壳子长相大致都是相同的,只是在迎合门派特色的时候会有微调,所以说基本上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个人,不过每个壳子气质加成不同,大概就会给人是一个人或者孪生兄弟的感觉。

    最后……:)少年版西门剑神,意外不意外?有趣不有趣?

    第70章 君子疾如风 三

    西门吹雪,人如其名, 作为陆小凤世界的冰山担当之一, 西门吹雪自然不是会轻易回答别人的话的人, 即使现在他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玉罗刹笑眯眯地抱着手站在一旁,虽然被肖涯刚刚快速与他撇开关系的举动噎的翻了个白眼, 但是,知子莫若父,玉罗刹觉得, 他家阿雪肯定会帮他噎回来的~他可是看得分明, 这人看着一副世家公子家教得宜的样子, 但是骨子里却是个小恶魔,作弄起人来, 连他都招架不住, 毕竟, 谁让他武功高呢?

    所以说, 此时此刻,玉罗刹是非常乐意抱着手站在一旁看热闹的, 因为无论是让他家阿雪变脸, 还是让肖涯吃瘪, 都是他很乐意看到的局面。什么?你问他就不怕他们两个打起来吗?这有什么好怕的?玉爹表示,男人间的情谊就是打出来的!师徒情谊也一样!反正阿雪肯定打不过肖涯,等肖涯把他打服了, 阿雪自然就承认这个师父了。

    再者说,对于肖涯的人品他还是信得过的, 这一路上他这么作肖涯都没对他下过重手,自然更不可能对阿雪一个小孩子下重手了~再说了,他就在一旁看顾着,就算他打不过肖涯,但是要舍命从肖涯手下救下西门吹雪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毕竟,你永远不能小看半只脚踏进破碎虚空的强者的实力。

    西门吹雪不答话,肖涯也不着急,只是淡淡地微笑着望着西门吹雪的眼睛。肖涯面上一片风轻云淡,但是实则……啊啊啊!小正太!他在装成熟!他抿嘴了!肉嘟嘟的小脸蛋抖了一下!他的大眼睛!啊啊啊!血槽已空!……看什么看?!没见过男的正太控吗?不服憋着!不然,风来吴山招呼你!哼哼,他就是年龄大了容易对幼崽产生关爱之情怎么着了?你小你憋着!

    西门吹雪自是不知肖涯心中的波澜壮阔,他只知道,但凡他家那负责任的爹回来,必然不干好事!哦,不能喊爹,不然这个家伙能把他的万梅山庄都给他拆了,他早就认清了玉罗刹的本性了,儿控、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他一个好脸色他就能半夜上你屋顶揭你的瓦去!

    所以,面对玉罗刹,自从西门吹雪懂事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爹之后,他就秉承着少说、少看、少搭理的原则,务必将面无表情进行到底!

    但是,虽然说玉罗刹是个不靠谱的,但是西门吹雪也知道他对他的爱护之情,虽然玉罗刹从未尽到过一个父亲应尽的职责,但是他也从未亏待过他,无论是他想学医还是学剑,玉罗刹总会给他最好的,甚至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师父,就亲自收罗天下剑法送给他观摩学习。

    所以,西门吹雪从不怀疑玉罗刹对他的看重,正因为看重,所以玉罗刹从来不会向外人暴露他的身份,就连万梅山庄中也只有庄中的老管家才知道他与玉罗刹的关系,而老管家本就是玉罗刹的心腹手下。可以说,这还是玉罗刹第一次带人来见他!更不要说还是以真容带来的人了。

    不过既然能被玉罗刹这么放心的带来,那么显然是玉罗刹信得过的人,玉罗刹这种人都信得过的人,西门吹雪自然不会怀疑他的可信度,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肖涯的好奇,因为,他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取信玉罗刹这种神经病!相信他,这绝对不是超高难度的事情,而是地狱难度!绝对不比上三途川转上一圈来得简单!

    不过,西门吹雪好奇的打量截止到肖涯的腰间便一下子停住了,因为,他看到了肖涯腰间悬着的剑。说实话,西门吹雪是没有感受到肖涯身上的任何剑意的,但是,能被玉罗刹带来教他剑法的师父又怎么可能是连剑意都修不出来欺世盗名之辈,要知道玉罗刹那一身武功可不是光拿来好看的!

    所以西门吹雪自然是默认自己修行不够,感受不到肖涯的剑意。一想到这一点,西门吹雪的眼睛就不由亮了起来,他现在的剑道修为虽然还未臻化境,但是他也已经隐隐找到了他自己未来努力的方向,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一个修炼到可以随意收放剑意的人显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剑道高手。

    西门吹雪忽而抬眼,直视肖涯,沉声道:“你习剑?”少年还未开始变音的声音纵然刻意压低依旧透着一股青涩感。

    那种青涩令肖涯不由会心一笑:“是,我习剑。你也习剑。”

    若是此前,肖涯是必然不敢这般回答西门吹雪的,毕竟,即使这只是少年的西门吹雪,但是他仍是剑神,他是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人心目中的剑中之神。但是,先是破碎虚空带给肖涯心境上的开阔,再是记忆中与叶英十余年的朝夕相对,这时,肖涯终于淡然地站在西门吹雪面前,毫不胆怯的应一声,他习剑,纵使他所善非剑,纵然他所悟非剑。

    但,三千大道,殊途同归,肖涯觉得,跟着庄花学了那么多年心剑,他若是连少年的西门吹雪都不敢应战,那他就真的应该到天泽楼前自杀谢罪了。

    西门吹雪得了肖涯的应是,眼中更是闪亮,霍然抽出长剑,横剑胸前,郑重道:“此剑乃天下利器,剑锋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肖涯微微眯眼,细细观摩着西门吹雪手中的剑,那正是西门吹雪日后紫禁之巅一战所用的乌鞘长剑,肖涯倒是没想到西门吹雪这个时候便已经在用乌鞘长剑了,此剑虽无名,但正如西门吹雪所说,那是天下利器,极为难得,但从品质观,甚至不逊色于肖涯在藏剑山庄中所见过的小橙武。肖涯不由心中暗叹,玉罗刹还真不是一般的宠西门吹雪啊!连这般宝剑都能为他寻来。

    “好剑!”肖涯由衷的赞叹道,似是感受到了肖涯话中的真诚,西门吹雪面上的沉色也不由散去了三分,微微向肖涯颔首致意。

    肖涯自然投桃报李,一手抽出轻剑,一手拔出重剑,一下杵在了地上,自傲地笑道:“轻剑,名西天聆雪,长三尺二寸,重三斤五两。重剑弱水,长四尺三寸,重四十斤。”

    西门吹雪不由一惊,他这才发现肖涯背上竟然还背着这么一把重剑,不过这江湖中虽然习重剑者万中无一,更无一出众之辈,但是,肖涯既然提出来了,他自然不会轻视,他亦是细细望去。

    肖涯的剑十分华丽,西门吹雪本应是不欣赏这种剑的,但是,他同样看得出这些剑并非华而不实。华丽的外表下隐藏的是削铁如泥的锋锐。西门吹雪看了半晌之后,终是不得不推翻了自己往日的偏见,诚心赞道:“好剑!”

    “自是好剑!”肖涯不由自得一笑,反手收回重剑,扬了扬轻剑,笑道:“既是收徒那我自当让你见识我的本事,我也不以大欺小,我不用重剑,只用轻剑,你尽管出招,抱着杀死我的决心来,否则……小心输的太难看哦~”

    肖涯轻佻的笑意本应惹他不喜,但是,肖涯眉眼间的自信与从容却是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的话,而且,西门吹雪注意到,肖涯说这番话的时候玉罗刹竟然没有做出任何反驳的举动,西门吹雪不由默默地将自己到了嘴边的不满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恋耽美

综武侠]预备男神的自我修养_第68章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