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御宅屋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分卷阅读4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自一人面对看起来就很能打的骑士长,穆翊还是有些神经紧绷。

    伊恩也在打量着这个召唤而来的女王。

    柔软的长发被侧编成常常的发髻,只有红色的缎带缠绕着,,蜿蜒到胸前,黑色的长裙露出红色的边缘。他原以为女王会是个圣洁高贵的女子,如同大祭司一般,而这个女子却是异族的模样,有着别样的神秘气质。

    她五官平和温柔,仿佛还是少女的年纪,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有点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仍竭力保持着端庄的姿态。

    伊恩觉得是刚刚从战场归来的自己太过严肃,吓到她了。

    “陛下,请不用忧虑任何事,我早已起誓,为了纽亚特和您奉献一切。如今,您已经到来,我们也会尽快回归芙兰。”

    他抚胸低头,谦恭地半跪了下去。

    虽然看起来很凶,但是好像挺温柔的,他只是先来觐见,并没有什么重要事情汇报,穆翊放松了不少。

    埃利奥特看起来温柔俊美,但是又凶又急躁,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他有好脸色,刚刚还轰走了那个漂亮的少年,把霍普也赶去准备骑士团的房间。

    想到刚刚那少年在身下舔弄的滋味,穆翊腿心又痒了起来。湿热的舌头在肉缝上滑动的感觉好像还在,差一点高潮的爱抚被打断,不上不下地吊再半空。

    穆翊仗着骑士此时半跪低头看不见,悄悄将手伸进了内裤,隔开被舔湿的内裤,抚弄着自己的肉核。骑士还在说着什么,但是她的注意力已经逐渐消散了,视线恍惚中落到桌前骑士的身上。

    宽厚的肩膀,利落的下巴,即使半跪着,包裹着盔甲和斗篷,仍能想象下面的健壮躯体会有强健的胸肌,紧致起伏的腹肌轮廓,再往下,沿着性感的人鱼线往下,毛丛下该是一根粗长的肉柱。

    穆翊的手指插进了水润的小穴,忍不住低喘了起来。

    他那里一定很大。

    听见前方不寻常的喘息声,伊恩抬起头来,就看到女王微张着嘴,短促地喘息着,从双颊漫起的嫣红,直到眼角,连黑眸都是迷离的水光。

    心尖像是被什么搔了一下,伊恩觉得口有些干。

    她的样子很不对,埃利奥特曾来信说女王除了意外,但语焉不详,想起这个,伊恩突然紧张起来,他马上站起身子,急道:“陛下,您怎么了?”

    办公桌再也不是屏障,身材高大的骑士一眼就可以看到办公桌后的女王,裙摆掀到了腰际,白嫩光滑的大腿正打开,白色的内裤已经歪在一边,露出黑色的细软毛发。

    而陛下细长的手指正插在那鲜红的花穴里,被他一惊,手指猛地抽出,带出几点水滴,飞溅到白嫩的腿根。

    伊恩一向恪守骑士礼仪,对待女士总是克制有礼,而长期战斗和执行任务的生活,也几乎没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年轻女性。

    而这一次,女性最隐秘甜美的地方,就这样毫无遮拦得直直装进他的眼帘。伊恩浅绿色的眼睛陡然泛起暗涌,瞳孔倏然收缩,他知道自己不该看,但是视线还是紧紧黏在那轻轻翕动的花穴上。

    下身某个部分陡然臌胀起来,紧绷的裤子压抑得难受。

    带着穴水的手指覆在眼上,少女的无力地往椅背躺下,仿佛受不了这难堪的一幕被人看到,连裙摆都顾不上了。

    “陛,陛下……”伊恩脑子又热又涨,陛下是不是哭了,他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伊恩,伊恩,”他听见弱弱的呼唤,抬眼看去,满脸红晕的女人揪着一点裙摆勉强遮住腿新,另一只手仍遮着眼睛。

    那粉嫩的嘴唇,想他请求道:“好难受,帮帮我,帮帮我吧。”

    4,打开铁罐头吃鲜肉(h,嘬处男的奶头)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西幻np,高h)(红色导弹3号)|

    7645327

    4,打开铁罐头吃鲜肉(h,嘬处男的奶头)

    骑士长抱着女王匆匆回到了寝殿,刚刚意乱情迷的骑士长,终于让走廊上的夜风吹回了一点理智。

    看着坐在床上面色坨红的女王,他勉强保持了肃然的模样,单膝跪下请罪:“陛下,请惩罚我刚才的无礼与罪过,我,我这就去找霍普先生。”陛下需要人侍寝,霍普先生细心周全,肯定有准备,他只要找到霍普先生就能帮陛下。

    可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他才起身,冷不防披风被人一拽,就向着床边跌了过去,刚想起身,一双柔软的手臂就环上了自己的脖颈。

    “你还想去哪里?为女王奉献一切,不是骑士的职责吗?”

    骑士应当献上一切,忠诚、鲜血乃至是生命,但是这不一样——从成为骑士起,他追随着埃利奥特先生,只希望拯救纽亚特,对他来说,战退魔潮,并在女王到来后,保护她平安就是他所有的人生意义。

    那种事,他根本没想过。

    有热气扑上了耳朵,他瑟缩了一下,却被直接含住了耳廓,随着湿濡的小巧舌头舔弄着耳上的起伏,高大的骑士竟然颤抖了起来,胯下原本半软的肉棍猛地再次挺起。

    察觉到他想逃,脖颈间的双臂箍得更紧。

    “这是王令,我的骑士长。”穆翊扭过他的脸,竟然多了几分气势:“现在,脱掉盔甲。”

    这,这是陛下的命令。

    骑士黑色的盔甲闪耀着金属的光泽,即使在暖黄的烛火之下,寒意仍然流转不休,越是这样冷肃悍然的气质,越是让人期待情动时难以自持的模样。

    胸板甲和肩甲脱落在地,接着是链甲裙和腿甲,金属甲胄散落一地,健壮的身躯被武士衣包

    PO18  .po18.de

分卷阅读4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