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9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御宅屋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分卷阅读119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望地抓住穆翊的手恳求着。

    一根粗大的假肉棒被穆翊按到了地方,不知道翠西她们用什么材料做的,穆翊也是在某次摆弄的时候才发现奥秘,它把底座的薄片揭开,就可以粘在任何地方,魔力胶水连树干上都可以粘牢。

    浑身粉红的男人迫不及待地朝着这根东西坐了下去,一吞到底的时候还放浪地叫了起来,上上下下耸动着身子,“主人……主人……来……肉棒好涨……”

    明明屁股里已经吃着东西了,还想要干进自己的小穴,这家伙儿真是……可是自己也早就被男人的勾得发痒,腿心湿了一大片,内裤都挡不住,小股的淫液沿着腿根往下淌。

    穆翊飞快地脱掉了碍事的裙子,在男人的面前张开腿站着,流水的小穴被细嫩的手指撑开,甜美的味道扑面而来,男人直直地看着眼前殷红的穴肉,不由自主得屏住了呼吸。

    “珠子没吃完,我可不会给你们拨款的。”穆翊低下身子,手臂缠上男人的脖颈,“做爱就是做爱,预算还是要走程序的。”

    肿胀的鸡巴忽然被塞进紧致软嫩的嫩肉里,仿佛戳破了一朵含住丰沛水液的花朵,性器一进去就被温热的小穴紧紧绞住,两个人都发出了快乐的声音。穆翊坐下的瞬间,希瑞尔的后穴狠狠地撞向粗大的假阳具,几乎要捣烂自己的肠道,温软美丽的女人坐在自己怀里,肉棒也要被箍紧的肉洞咬掉了。

    “啊啊……主人……主人……”他只能死死地抱住香软的女人,疯狂地耸动身子,操干女人水润湿滑的嫩穴,让那跟硕大的的东西也剧烈地肏坏自己,前后的交合处都湿成一片,被贯穿的男体死命地捣干女人。

    穆翊享受着男人从下往上狠狠地撞击,身体里被他长长的大阴茎捅到子宫里,干地小穴不停地喷水,交缠的两个人颤抖着,一次次冲上高潮,直到都尖叫着晕了过去,地上全都是淫水和白精,还有散乱了一地的水晶珠、假肉棒,沾着不知是谁穴里流出来的淫液。

    “这次的预算批得好快!”庞德兴奋地来找希瑞尔报讯。

    希瑞热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一个字都不想说,庞德只好闭上嘴出去了,大人脸色红红的,应该是不好意思吧,他懂他懂,大概是和女王玩的过头了。

    确实有点过头。

    黑法师撑着桌沿,在下属走后有点站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微微发颤的声音,仔细看,被黑袍遮盖的屁股中间似乎有一处凸起。

    这次是什么插了进去呢?

    作者有话说:

    只有希瑞尔是叫穆翊主人的,参见前面那章《希瑞尔会乖乖的》。

    102,处男与糖衣炮弹 <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西幻np,高h)(红色导弹3号)|PO18脸红心跳

    m点//7786821

    102,处男与糖衣炮弹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感谢女王陛下,愿您永远美丽荣耀。”格雷戈里公爵吻了吻穆翊的手背,优雅地离开了大厅。

    穆翊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离开的背影,这个大叔充满了岁月沉淀的深沉厚重,独有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议会执牛耳的人物,身后是芙兰第一大贵族家族。

    为了向女王表达亲近和尊重,格雷戈里要举办华美的宴会,邀请女王的到来,是议会的示好。

    “她答应了,你去找宫廷总管,安排一下出行的事情。”格门外等候的一个年轻人听从他的交代点点头,格雷戈里想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他现在是宫廷总管,你要记得这一点。”

    “是的,父亲。”

    霍普听到房间响起敲门声的时候,毫无所觉地喊了请进,门外等待的是格雷戈里的儿子索伦。

    “总管大人,很久不见了。”

    自从埃利奥特把你抢走之后,或者说你主动攀附上了他之后。

    霍普只愣了一瞬,没有旧事旧人带来的难堪,没有一步登天的耀武扬威,只是平静地问:“请问有什么事?”

    他明朗的态度跟在枫叶堡的时候不一样,那种柔顺而谄媚的姿态被一种更有厚度的东西替代了,这让索伦突然愤怒了——一个原本应该供人取乐的下贱娼妓,他准备了那么久,竟然让他从手里溜走了,在一次宴会里勾搭上了大祭司,再见面就成了这么一副不得了的模样。

    “男妓都能做到宫廷总管,陛下是爱惜您的才能,还是身体呢?我都不知道在枫叶堡等待贵人进入的身体,还能处理公文,奴隶可不能识字啊!是用了什么办法让女王下令破除这规矩的?”

    “这得感谢枫叶堡的教导。”霍普的微笑像是机械的面具:“除了我的身体是什么味道,您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愚昧并不值得炫耀,女王并要做什么也不随别人左右。”

    “感谢?我小心地让你避开那么多男男女女,就要品尝到果实的味道的时候,你竟然舔着埃利奥特的脚趾跟他走了,你要是知道感谢,不想让她知道你曾经是个婊子备货的事,就该张开腿……”

    “碰——”

    巨大的响声是门被撞开的声音,房间都被巨响震得发抖。

    索伦看着门外黑发黑眸的女人,背脊一片寒凉,“陛,陛下……”

    “我出行的事宜会派人送给格雷戈里公爵那里,按照上面安排的准备就可以,索伦少爷可以走了。”

    索伦还想说什么,被冷脸的骑士长挟持似的扣住双手拖了出去。

    “陛下……”面对索伦和直接撕开的不堪过去,霍普都能游刃有余,穆翊站在这里,霍普却不知道话头怎么接,明明她知道自己的事,全都知道。

    “霍普。”穆翊漆黑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所以,你和我那个的时候,还是处男?”

    怎么这么骚的的男人会是处男?

    比起索伦淫猥的挑衅话语,在诸多粉圈和婆媳板块消磨过不少的时间的穆翊,听见索伦的用词还挺文雅,不过说的是她的男人之一,让她颇不高兴,但是更大的冲击却是来自于另一件事。

    霍普那时候居然是处男,可是可是可是,跟其他男人的第一次完全不一样啊!那么骚那么放荡的男人!

    霍普不知道她为什么在这个上纠结,按理来说她应该高兴吧?

    “陛下,男人是很难定义处男的,如果说是第一次真正进入女人,确实是您。”难得的,宫廷大总管躲闪了一下眼神,破天荒地有点不好意思,和女王和盘托出自己的过去都比这来的

    PO18  .po18.de

分卷阅读119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