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6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御宅屋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分卷阅读206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_ 作者:红色导弹3号

    163,请再强暴我一次

    “西蒙!你迟到早退!我要扣你的薪水了!还要通报批评!”

    “抱歉劳博纳,但是我必须得走!所有的惩罚我都接受!”

    匆匆把“停止办理”的牌子放到桌上,后面排队的人牢骚满腹,但是西蒙已经顾不上了。

    他要去找陛下!

    伊恩骑士长仍然得到陛下的宠爱,除了没有正式结婚的仪式,他的地位和王夫也差不多了,军队大权在握,是陛下最重要的大臣之一。

    他一直担心着西莉亚和这样的男人搅在一起,会受到女王的迫害和猜忌,却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

    那当时的一个男人是谁呢?

    红发的魁梧男人,也不是没有过传闻,有名的暴风团被女王雇佣着参与过治安、内战、以及商队的护送,他们的首领就是个红头发的男人——“火焰异乡人”纽曼。

    据说他可以自由地出入皇宫,是纽亚特拉拢的对象。

    他曾经只当成闲谈的信息被联系起来,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还有凯文说的,那天他唇舌侍奉陛下的小穴的时候太紧张羞涩,被陛下坐在脸上,花穴抵住口鼻碾磨,混乱之中没有仔细看到什么。

    只记得那样软嫩湿滑的触感,让他疯狂。

    “呼呼……”从市政厅跑到王宫门口,西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带入宫的许可凭证,不,在陛下说不要再去的时候,凭证已经被收走了,来王宫送资料的人会是另外的同事。

    剧烈奔跑后气管和肺都撕裂一样火辣辣地痛着,心脏还泛起一股浓烈的苦涩。

    直接让卫兵通传请求觐见的话,会被直接拒绝吧。

    “西蒙?”塞缪尔刚出来就看到西蒙站在王宫外哼哧哼哧地喘着气,内乱后他被派往了边境换防,最近才回来述职,这个朋友他可好久不见了。

    “听说你进入了市政厅了!祝贺啊,我的朋友!”

    “塞缪尔,我想见陛下!”

    青年目光坚定,任何寒暄都顾不上了,隐隐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像是每次他上战场前,在军队中环绕的那种气息。

    ***********

    “塞缪尔漏了东西?他报告挺详细的啊。”穆翊翻着刚才提交上来的文件,随意地回道:“让他进来吧。”

    来的却是两个人。

    “陛下,我想刚刚说的关于换防建议仅仅是口头表述,这里是整理的方案,能表述得更加清楚。”

    西蒙忐忑地端着文件送上前。

    女王扫了一眼这个青年,点点头:“很好,塞缪尔你先回去吧,我会好好看看。”

    陛下单独留下了西蒙详谈。

    塞缪尔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现在才出来?”弗雷德抱怨着。

    “啊,有个朋友要去见陛下,帮了帮忙,你怎么这么紧张,我们回营不会迟到的。”

    “小心点,伊恩现在可严厉了!之前陛下到教廷观礼,老大憋了这么久,有时候难免有点控制不住脾气,我们都快被折腾死了,早知道我就应该强力要求去边境驻军,而不是留在首都。”

    其实也不是憋出来的问题,纽亚特正在上升,不少势力都盯上了这块变得肥美的鲜肉,伊恩加紧了军队的训练。

    和人类已经混编了魔法师、异能者的军队作战的话,纽亚特的军队确实经验还不够。

    毕竟之前绝大部分经验在和魔潮战斗,那些只是畜生。

    但是欲求不满绝对也有着影响,骑士长正是一个强壮的小伙子呢。

    他们的陛下什么都好,就是过于多情了些。

    外界有着各种不靠谱的猜测,和真实的女王其实大相径庭,比如她是个傀儡,被大臣把控了朝政,比如她拥有数量庞大的后宫,经常换人。

    比起外界传闻的,女王的情人其实很固定,这或许对于骑士长来说是好事,需要忍受的情敌没有那么多,但是陛下如果感兴趣了,那一定会长久留下。

    希瑞尔大人、霍普大人、黑暗精灵,而前两个本身就是重要的大臣,不过,对于军人来说,他们两个的体格根本不够看,黑暗精灵是个很受欢迎的人,和军部关系也不错。

    骑士团都在揣测着,和老大在一起的时候,女王要有多好的体力才能应付他的索取。

    因为对伊恩的爱戴,使得大家都希望他得到幸福,但还有军部的考虑,有一个女王宠爱的长官他们能获得更多的利益,所以帮助骑士长争宠成了整个军部的职责。

    当然,农业部和内廷也是这么想的。

    而市政厅还没有意识到,他们也很可能有这样的一个男人出现。

    西蒙也没有意识到,他只是来问一个答案的。

    “陛下,您能不能告诉我西莉亚的真实身份?”

    他还没死心,还想问出西莉亚的身世去找她?

    穆翊都要妒忌了。

    “西莉亚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清楚,她是从奴隶市场逃出来的,我欣赏她的美貌和能力,才把她……”

    “西莉亚以前是黑发。”

    “嗯?”被打断的穆翊投去疑惑的目光。

    青年挺直了脊背,从来没有像这样专注地看过她,目光在她脸庞上每一处仔细描摹,顺着发丝流转到末端,又继续向着纤柔的肩膀游走。

    “我找到西莉亚了,陛下,她就在我的面前。”

    示意如此明显。

    西蒙没有能力强迫她回答,她只要说不是,纽亚特的王国就是绝对正确的,而他让女王承认另一种身份也毫无意义。

    一切只是他的猜测和强烈直觉。

    他只是想告诉她这件事。

    “呵,猜到了啊。”

    女王的坦诚反而让西蒙不知所措。

    “真的……居然是真的……”他喃喃着,然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就这样茫然地沉默着。

    “你没事吧?”

    执着追求的幻影和抗拒的女人合为一体的时候,穆翊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伸出手去想要拍拍他。

    “真是太好了!”

    他没有背叛任何人!

    改变着纽亚特的荣耀女王,强迫他高潮释放的神秘女人,都是一样的,他的身心对她如此诚实,无论是什么样子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沦陷。

    西蒙猛地拉住女王伸过来的手,弯弯笑着眼,含着一点泪水。

    他说——

    “请再强暴我一次。”

    作者有话说:

    西蒙:陛下,再强暴我一次。

    穆翊:切,等真的上了,你又会哭唧唧的。

    西蒙:不会的。

    啪啪啪中——

    穆翊:我不是西莉亚,她是我和后宫们共用的性奴,所以你猜错了,刚刚我直接承认了,真的骗到你了啊。

    西蒙:!!!

    接下来是哭了一整天的青年,就算女王再怎么证明自己就是西莉亚,仍然不被相信,青年哭得停不下来,几乎要背过气去。

    穆翊:都说了你会哭唧唧的。

    西蒙:是你又骗我……(伸手抹泪)

    164,不,我不要了,放开我!(微h,指腹拍打着马眼,恶劣地揪掉他的耻毛)<冒牌女王的操汉生涯(西幻np,高h)(红色导弹3号)|PO18脸红心跳

    R/7877616

    164,不,我不要了,放开我!(微h,指腹拍打着马眼,恶劣地揪掉他的耻毛)

    送呈文件的青年没有任何准入凭证,被发现后,冲进来的卫兵立刻按倒了可疑的男人,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伤害女王之前,就被紧紧捆绑起来。

    万幸这个男人没有带什么武器,之前卫兵们看到时塞缪尔骑士带他进入房间的,不过陛下没有抓捕骑士的命令,只要求绑住这个男人。

    “好了,接下来我要亲自审问他。”

    卫兵们尽职尽责地把男人绑得死死的,确保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有个卫兵还提议,先用刀剑把他的双手钉到凳子上,以免反抗,毕竟只留下嘴交代就可以了。

    “你说,我要不要照他提议的做?把你这只好看的手钉到桌上。”女王用佩剑拍了拍他的脸,冰凉锋利的剑身在肌肤上的感觉预示着危险。

    “陛,陛下……我只是……”

    “只是什么?”

    西蒙有点反应不过来,当他说出那个请求的时候,也许会被受到冒犯的女王赶走,也许会被女王答允,但是她直接叫了卫兵。

    为了防止意外,卫兵们都在门口等待着,离得很近。

    想要被再次强暴,证明她就是那个人。

    也许是个错误的请求。

    女王轻笑了一下,伸出粉嫩的舌尖在剑身上舔弄刚刚拍过他脸颊的地方,泛着寒光的边缘让她处于一种随时会被割到的危险中,但是舔弄剑身的样子,让他感觉得到舌头湿热的柔软,仿佛舔的是他下面那根粗大的东西。

    “今天是奥兰多来述职的日子,真应该让他知道他的属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女王一脚踹倒了男人。

    收回的佩剑被远远扔开,女王欺身压上了男人的胸腹,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对视。

    “早就知道了我是西莉亚,所以才一直借口什么找西莉亚来接近我是吧?用爱做谎言,装的自己多么专情似的。怎么可能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春风一度,就会许诺至死不渝呢?”

    “不是的,陛下,我真的不知道!”

    “你以为我会信?”穆翊用力一扯,男人因为头皮的巨痛皱了一下脸颊,而比头皮的疼痛还要让人难过的,是女王的话。

    “有什么人会为像你这样,愿意出卖肉体,被欺辱,被玩弄,只是见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女人?既不是为了报仇也不是为了利益,像是骗个傻子一样,说什么因为爱情。”

    “你的目标是我。”

    “装的很正经又温柔,然而总是毫不犹豫地脱掉裤子,晃着大鸡巴和屁股在我面前转,你是很有资本,有让女人轻易就迷恋上的肉体,可是要让你真的用鸡巴伺候,你就躲藏起来,玩弄女人的感情,让人升起更大的征服欲。”

    “我没有!我是真的爱您,爱西莉亚!我当时不知道才拒绝的,我不想背叛西莉亚!”西蒙红了眼眶:“陌生女人只是一具肉体,可是您……可是您只是皱一皱眉头都会牵动我的一切,我怕和您结合后,我就是彻底背叛了西莉亚,从此身心都放到另一个人身上。”。

    “爱情真是一个好借口,可惜我不是个听故事的小女孩了,西蒙。被我疏远后,又想到那天的事,让我强暴你讨我的喜欢,你还真是锲而不舍。让我想想,奥兰多明年就要退休了,你想要那个位子对吧?”

    “什么?我没想过,我只是……唔!”

    女王揪住他头发大力搡动,哈哈大笑着,仿佛他又要说什么可笑的话。

    “又想说可笑的爱情了?”

    推开了他的头,女王的手顺着他的胸膛往下,在裤裆顶出形状的地方猛地扇了一巴掌,然后扯开裤头,让被打后更精神的阴茎从束缚里挣脱出来。

    一根硕大通红的肉棒弹了出来,又硬又长,鲜红的龟头像是熟透的果子,顶端的小孔分泌的前液让整个伞帽滑滑腻腻,表面鼓出的青筋粗壮如藤蔓,没有剃过的体毛在根部茂盛地生长着。

    “想要被我强暴是吗?”

    女王握住了那根滚烫粗硬的性器,在曲起的手指间不断套弄,指腹拍打着顶端的小孔,然后恶劣地揪住他茂密的耻毛拉扯,在男人闷哼一声的时候,已经揪下了好几根。

    把手放到面前,红唇微张,如同追走几根蒲公英的种子那样,女王吹落了他的阴毛。

    “不,我不要了,放开我!”西蒙挣扎起来,他要解释清楚,被冤枉是别有所图地发生关系,不是他想要的!

    “已经晚了,今天我会榨干你,让卫兵们把你拖出去,等着奥兰多来处理,或者让你软着滴精的鸡巴,在宫里走几个来回,让大家知道,我的床可不是那么好爬的。”

    卫兵的捆绑技术实在是没有什么美感,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要连同那个性器一起绑上,把他挺翘的屁股勒得紧紧的,从中间穿过的绳子折磨他脆弱敏感的屁眼和鼠蹊。

    但是两股绳子刚好勒到了他的胸膛上,穆翊把他的衣服往两边扒开,露出精壮的胸膛,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衣服好像没穿好,在紧缚的绳子下能够很快拉开。

    嫣红的奶尖就在胸口挺立着,被绳子勒住后,胸肌凹陷下两道,让奶尖和周围的乳晕更加臌胀,男人想要弯腰,在她的目光下羞耻地躲藏,穆翊只是拉住他胸前的绳子一扯,男人立刻被迫抬起了胸膛.

分卷阅读206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