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问答(求收藏与推荐)

雾隐之最狂剑士 作者:红音也

第十一章:问答(求收藏与推荐)

      雾隐之最狂剑士 作者:红音也

    “根据举报,你曾与铁杉交往过密,是否有这回事?”

    莲雾营地内,葛城叶带着几位部下闯入屋内,恰好若叶从外面执行任务归来,看见葛城叶的出现,一下子冲到莲雾面前,警惕盯着葛城叶。

    葛城叶心情很不错,起码若叶这番警惕与惶恐的目光,有种说不出舒畅。

    上次这个女下忍为了这个废物兄长,公然顶撞自己事情,让葛城叶记恨到现在,如今终于抓住机会,来找这对兄妹麻烦。

    葛城叶语气很淡漠:“我们怀疑你与铁杉有着密切关系。”

    示意自己妹妹冷静,莲雾语气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慌乱:“作为一位双腿与右臂被废的下忍,连查克拉都没法结印,请问葛城上忍,我如何与铁杉勾结?”

    没法查克拉结印,就连情报都不一定可以送出去,莲雾这番话,倒是让其他几位忍者若有所思。

    莲雾说话时,吃力地站起来,其双腿残疾姿态一览无遗:“像我这样的废人,铁杉怎么可能看重我?葛城上忍你得到情报有问题吧。”

    “可我听说,你可以轻松放倒几个维护部的下忍。”

    原来如此,是这群家伙添的乱...

    此时营地外的出现轻微动静,被莲雾捕捉到,面对葛城叶问题,他直接嗤笑一声:“连我这个废物也打不过,我反而怀疑他们有没有实力成为雾忍。”

    这...

    葛城叶倒也没有纠缠在这个问题上:“铁杉是有名铸造师,你的右臂也是他作品。”

    “这是兄长进入后勤维修部之前事,右臂是我托人打造的。”

    葛城叶明显进入胡搅蛮缠模式,若叶忍不住说到。

    “即使如此,也不能洗脱你与铁杉勾结证据,我会派人直接对你大脑进行搜索。”

    大脑搜索?

    若叶听到这个名词,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这个时代,强行入侵大脑搜索,几乎就是将这个忍者彻底废了,一般这类手段都是针对敌村忍者,同村很少使用。

    葛城叶这个做派,完全就是要自家大哥的命。

    “你们!”

    “不要阻碍我们调查事件真相。”

    就在葛城叶一步步走上前时,营地外一个声音突然传出来:“够了。”

    一头银发的鬼灯亥月和身边另外一人,一起进入营地内。

    “老师...”

    鬼灯亥月身边那人看起来三十多岁,外面与鬼灯亥月有几分酷似,应该就是目前雾隐营地内最高长官,雾忍第一智囊的鬼灯流月。

    铁杉事情,必然惊动雾忍营地内目前最高指挥官鬼灯流月,本来他过来找鬼灯亥月询问相关事情,于是便在路上相遇,随后一起抵达莲雾营地外,听到刚刚那番对白。

    看到鬼灯亥月出现,葛城叶皱起眉头:“鬼灯先生,难不成你们认为这小子不需要调查了?”

    鬼灯亥月没有说话,其身边鬼灯流月直接开口到:“刚那番对答我们都听见了,青城莲雾的来历,亥月和我提过,铁杉与他接触时间很短,不存在勾结可能性。”

    “是...”

    葛城叶并没有继续反驳什么,鬼灯流月是他长官,就算心中有所不满,也不会写在脸上。

    就在葛城叶撤退后,鬼灯亥月刚想离开时,鬼灯流月并没有马上离开打算。

    鬼灯流月的目光,给莲雾一种非常不安的错觉,比起葛城叶还有鬼灯亥月来说,眼前的鬼灯流月,给莲雾一种浑身上下被看透感受。

    当然,他肯定没有看透自己真正秘密,但一举一动,表现出来这股气势,说明这个人平日里经常用这样气势压制后辈。

    沉默许久,鬼灯流月总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自己气势上竟然没让一个小辈退缩?

    “听说你目前负责忍具的维护?”

    “是...”

    鬼灯流月迅速口吻变得严肃起来,双手挥舞瞬间,大量苦无投掷出去,插在地面上:“这几把苦无,你看一下有什么问题。”

    几把颜色标示不同的苦无丢过来,莲雾神色不变看着这些自己淬毒过的苦无。若叶想说什么,却被自家老师鬼灯亥月制止。

    莲雾拿起苦无看了一会儿:“这些苦无,淬毒过...”

    “那么你知道这些苦无分别淬的是什么毒?”

    是考验还是调查?

    莲雾不敢抬头观察鬼灯流月表情,心跳也尽量保持平稳。

    “我不敢说...”

    “为什么?”

    “怕说出来了,就被你认为我和这批淬毒苦无有关系。”

    鬼灯流月按压下想揍一顿这小子情绪,冷冷说到:“你说吧...”

    随着莲雾一一将自己知道的毒素基本概述完成,鬼灯流月点了点头:“那为什么这两种苦无采取相同毒素,却标示颜色不一样?”

    “我不知道...”

    虽然莲雾都知道,这时候却要装作不知道,该表现也差不多。

    因为鬼灯流月查清楚自己前些时候按照铁杉吩咐,收集这些材料并不困难,葛城叶没有这个脑子想到这些,但鬼灯流月可不会那么简单忽悠。

    这些苦无丢出来,很明显就是一场试探。

    鬼灯流月面无表情看着莲雾。

    自己来之前,就派人调查过,铁杉曾收集一批毒术需要草药,其中就是让莲雾去购买采集...

    如果这个小家伙完全装傻不清楚苦无上面淬取是什么,倒说明他心里有鬼。

    现在这个表现,好像正好达到自己心里预期。

    所以,问题大大不对!

    越是毫无破绽顺畅的发展,越是让鬼灯流月起疑。

    作为雾隐内最聪明的人,鬼灯流月反而内心确定一件事,莲雾与铁杉、关系比想象中密切。

    然而,鬼灯流月却没有发难...

    铁杉成为叛忍这件事,充满了古怪,整个事件从始至终,鬼灯流月都怀疑是雾隐高层有人刻意针对。

    这段时间以来,鬼灯流月已察觉上层风向有点古怪,从三尾事件以来,仿佛每一件都异常古怪。

    他始终相信,铁杉被人扣为叛忍,实际上是雾隐高层有人开始作妖了...

    心中有谱,鬼灯流月思考半天后,转身看向鬼灯亥月:“他的腿伤,想办法给他更好医治,起码可以正常调动查克拉。”

    “这...”

    “按照我说的做吧。”

    医治莲雾,不仅仅是召集优秀医疗忍者那么简单,因为还需要一个人配合...

    那就是忍刀七人众之一的长刀·缝针配合...

第十一章:问答(求收藏与推荐)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