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一朝成名_分节阅读_5

[综武侠]一朝成名 作者:黑め眼圈

[综武侠]一朝成名_分节阅读_5

      最终的结果,两败俱伤。

    宫九只是身体受了一些剑伤,西门吹雪则是身心受伤。返回万梅山庄时,他的脸色还苍白得可怕,把从小照看他长大的管家吓了一跳,“庄主,您这是怎么了?”

    “我要沐浴。”

    想起宫九的受虐欲望,西门吹雪的脸又是一青,胃里翻滚。

    就算对方的剑法再高,他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了!

    顾响的一招双杀,黑了两个人不提,还让西门吹雪在见识完宫九的威力后,对他这位宗师望而却步,就怕再给他介绍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他倒是愉快的奔向遥远的京城,被折腾到的另一个人则没那么高兴了。

    宫九选择性忘记了刚才是怎么求打,撩开散落在脸颊的发丝,一脸冷酷英俊的说道:“给我去查,到底是谁泄露了我的事情。”

    “是。”

    随从的嘴角一抽,主人的性格转变过快,他每次看完都接受无能啊。

    ☆、第4章 夜深初见

    为了避开每个地方的围观党,顾响基本没有停歇。

    中途水陆都换了几次,要是前方此路不通,他就逮着自己可怜的马夫飞跃而去,骑马闯土匪窝,或者是一片小舟三天不息的穿梭在水面上,速度呼啸而至,惊得旁边的船只上的人吓尿了。

    期间顾响可悲的地理知识告诉他一件事,从塞北到如今的京城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动不动还要考虑一下道路在荒郊野外住宿怎么办。

    又一次来晚了,碰到城门关闭,顾响浑身阴风阵阵的站在外面。

    马车夫差点哭了出来,有这样心急赶路的雇主,他这个驾马车后来又被逼着学开船的人伤不起。见顾响还是目光沉沉的盯着城墙,他提心吊胆的说道:“要不折返附近的村子,或者在旁边过一夜。”

    说真的,这样的速度抵达山西的太原府已经可怕了!

    “离京都的顺天府还有多远?”

    顾响瞥了他一眼,坐过火车飞机的人怎么可能满意这种速度,他已经在路上飞马疾驰的跑了大半个月!不过,这段时间的风餐露宿丝毫没影响到顾响的面貌,反倒是一路上野餐无数,把尖尖的下巴养的圆润一些。

    与之相反,承受能力不好的马车夫已经憔悴三分。马车夫擦了擦冷汗,回答道:“不远了,再经过大同府就能抵达顺天府。”

    顾响颔首,“很好。”

    于是他抓住这个中年汉子的肩膀,感觉手感不舒服,又换做抓腰带,“等下给我闭上嘴巴,不许出声。”顾响目测了一下这座城墙的高度,对于普通宅男遥不可及的高度,他敏锐得发指的武者直觉告诉他——勉强可以过去。

    明明不是所谓的大宗师境界,顾响却觉得原主这一身功力深不可测。

    嘛,人生足矣。

    电光火石之间顾响冲向了近在咫尺的城墙,黑色的衣袍掀起凌厉的弧度,引得风声瑟瑟。他一脚踏在借力的城墙上,身体猛然拔高,脚尖飞快点了几下略显突出的城砖,这数丈的距离竟然让他如履平地。

    马车夫只觉得腰带一紧,身体腾空,两只脚下没有任何可以踩的地方,再仔细一看,本来在夜色下模糊的景象越来越清晰,城墙上的灯火映照在他惊恐的脸上。

    比起他,城墙上的士兵也露出悚然的表情。

    双方都只剩下一个想法,卧槽,这是怎么上来的啊!

    顾响才没时间理会他们丰富的脸部活动,大步一跨,身轻如燕的翻身踏上城墙顶部,随后身影闪动,人已经脸色煞白的马车夫越过重重的看守,朝太原城内一跳。这一跳比刚才的一跃更恐怖,下坠感扑面而来,地面结实平坦,一旦摔落妥妥头破血流!

    马车夫直接吓得尖叫起来,“啊啊啊啊——”

    顾响露出愉悦的笑容,享受了一把古代版的蹦极运动。

    等城墙上的士兵纷纷扑向这边来看时,人影都没了。一个士兵用手擦了擦冷汗,再三确定看到的是两个男人没错,他对其余一副活见鬼的同伴说道:“今天算是见到高手了。”

    其中一个人哆嗦着嘴唇的说道:“这可是将近四丈的城墙,比六个汉子都高啊。”

    士兵们面面相觑,武林高手这么厉害?

    安全度过了太原城这一站,事情没出乎顾响的预料,有了西方魔教的全权善后,他半夜闯城墙的事情被压下来,除了当夜在城墙上值守的士兵,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人要是倒霉,喝水都得塞牙缝。

    紧赶慢赶,大同府的城门还是不留情面的嘭的一声关上了。夜风萧瑟,顾响面无表情的看着阻碍他抵达顺天府的最后一个地方——大同府。

    这回他带人翻不过去了。

    妈蛋,谁把城墙修得这么高!

    在马车夫隐含着期待和恐惧的视线下,顾响大手一挥,“今晚在旁边休息。”

    马车夫纳闷起来,雇主这回怎么就安分下来了。

    顾响没有和对方解释自己的猜测,仅仅在城外眺望,他就知道大同府的地位不一般。怀疑是西北防御的重镇,所以四周墙高河深,城墙上灯火通明,人影绰绰,显然是派重兵把守,一有风吹草动没准会全城戒备。

    就算他能一个人翻进去,代价也得不偿失,还不如就在旁边等一夜。

    夜半深处,一阵马蹄声从远方出现。

    由远到近十分急促。

    马车里抱着棉被睡觉的顾响再次惊醒,揉着眼睛的坐起身。五感灵敏的坏处就是折磨神经,大半夜的扰人清梦,连装作没听见都办不到。

    接到太平王府的消息已经晚了好几天,宫九不得不告别了吴明,从塞北风尘仆仆的往京师赶去。最迟明日清晨,他必须和太平王府的人在大同府汇合,否则皇宫里那些精明的老狐狸没准能认出他的临时替身。

    诅咒了一声该死的皇命不可违,宫九拉马停下,阴冷的盯着无法出入的城墙。那个该死的皇帝竟然挑这个时候召唤诸王世子入宫,说是为太后的生辰庆祝。

    呵,怕是他们这些世子都大了,让他不得安心吧。

    在太原府那边偏一点的地方,宫九利用关系摆平了进城出城的问题,可是大同府是个硬茬子,都是忠于皇帝的人。他在京师这边的势力尚没有扎入军营,如何能让他们给自己打开城门?况且大同府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找到太平王府的人马还需要点时间。

    宫九感到棘手的望了望天色,再过一两个时辰就到黎明,到时候开城门也晚了。

[综武侠]一朝成名_分节阅读_5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