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邻家弟弟人真好_新御宅屋 作者:HaitangShuwu.Com

5

      邻家弟弟人真好_新 作者:HaitangShuwu.

    …………………………………………………………

    如同苏玉所说的那样,她并没有在恐惧中沉溺太久,也不打算把自己受过伤的事情公之于众,下午便换上了一身略显繁复的裙装伙同景橙一起去学校。

    历史系和经济系根本不在同一个区域,景橙本来提出要来陪她,被她拒绝只能暂时离开。

    学历史的人习惯性沉溺在自己的思想里面,很少去关注周边人,花国都是如此,思想散漫栗国更是随你干什么都不理会,至少苏玉的姗姗来迟和有些不合适宜的装扮并没有吸引这群人的注意力。

    苏玉松了一口气,长着大胡子教授公布了本学期的必读书籍和一些推荐书籍之后,对于学校的历史,周遭的名胜古迹,自己的邮箱号联系号码,最重要的是半个月后迎新晚会所有人最好都去参加。

    然而大部分学习历史人对于交际类的问题总是兴趣缺失,更别提大型交际场所,那应该属于车祸现场。

    你去吗一个低音炮忽然在一片叽里呱啦的栗国语中响起来。

    ……苏玉愣了一会侧头去看,只见隔着两个位置后排坐着一个带着厚重啤酒瓶眼镜少年,他体格清瘦,衬衫和牛仔裤洗得发白,看起来…着实贫穷。

    尤以亦苏玉真心实意的惊讶,先不提栗国留学费用并不低,价格昂贵的书本费用更是让不少栗国人都知难而退,历史系以抠门出名尤以亦出现在这里真的算是奇事了。

    是我。尤以亦面容淡淡,容景橙呢他没和你在一起

    ……苏玉鸦睫垂下,心慌道,我们又不是同一个系。

    以前也不是同一个系,他也有时间缠着你,现在没有,你不觉得反常尤以亦眼神落在苏玉的脖子上,那给她种下草莓的人太过于霸道,简直恨不得在苏玉身上撒尿证明自己的地盘。

    那样可怕的,属于野兽的占有欲,尤以亦只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作话

    我今天才知道每个人每天只有两颗珠珠,我有看到几个小姐姐这两天都把珠珠给我,特别的激动和感激,呜呜呜,我何德何能,被喜欢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开心。

    你们的留言和珠珠就是我更新的动力,~

    希望以后也不让你们失望鸭!

    8记在日记里的男生

    哪里有奇怪,倒是尤以亦你之前没说过要来栗国读书,学校里面一点消息都没有。苏玉捏住的自己的手指,悄然把话题转移。

    我原本也没有确定要来这里,意外而已。尤以亦自嘲道,我也不是那么有钱的人。

    钱又不是一切。苏玉皱眉道,你就是太钻钱眼里面了,所以和之前的同学贯穿才不好。

    钱是资源。尤以亦推了推脸上啤酒罐眼镜。

    比起历史,我觉得你可能更适合经济。苏玉吐槽道。

    或许。尤以亦淡淡道。

    不过老实说,苏玉也不是什么擅长交际的人,所以在这个话题上也不做多谈论,半斤八两,谁也别想嘲笑谁。

    下课之后,苏玉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他温润和蔼的询问着自己女儿在异国的生活小事。

    苏玉酸了鼻腔,没敢把最昨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爸爸,自从八岁妈妈过世之后,苏先生对于自己这个女儿是又当爹又当妈,还有高三那一堆不省心嗷嗷待哺的崽子闹腾,活生生把自己累到了住院。

    有很多的事情,苏玉都选择自己抗,而不是依靠长辈。

    她家境不过是小康好些,出国的费用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她并没有想要在给家里面添加任何负担的想法。

    白…白幼容今天会过来找你吗等苏玉回教室之后。

    尤以亦才再一次打破沉默开口。

    这其实是一件极为稀少的事情,在高中和尤以亦同班三年,他只主动对他说过一次话,那就是有一次考试自己的水笔坏了正不知所措的时候。

    他当时从笔盒里面掏出一支笔递给自己,嘴皮子一撩,四块钱一支笔,之后给钱。

    那笔校园门口才一块五,奸商!

    苏玉摇了摇头,把思绪拽回来,应该不来,你找幼容

    不是,只是问问她到底什么意思。尤以亦叹气,她帮我递交申请,又缴纳了学费,飞机票都直接寄到了我的家里,然而我和她似乎没有交谈过,只记得她是你的好友。

    ……苏玉忍不住笑了下,幼容性格做事比较随意,但是不会无缘无故去为别人想事,我觉得你肯定是忘记了什么。

    你们在谈什么,那么开心容景橙直接落座在苏玉和尤以亦之间,冷淡着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尤以亦在苏玉之前开口,谈你怎么没有跟在的她身边。

    和你有什么关系容景橙扫了他一眼,你谁

    景橙。苏玉拍了拍容景橙的手臂,我们之前的同班同学你不记得了

    尤以亦觉得容景橙是想回答他根本不记得他是谁,但是被苏玉警告的看了一眼之后才妥协闭嘴。

    容景橙不记住他正常,记住了才奇怪,当时全校有多少人前仆后继往他身边凑可惜被他他道系三连直接逼退,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

    没关系,习惯了。尤以亦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尤以亦,历史系大新生,任何东西都可以兼职,价格从优。

    ……嗯,他性格比较独特。苏玉有点干的说道。

    容景橙伸手揉了揉苏玉还是酸软的腰肢,累不累,入住手续我办好了,这几天还是住在家里面,等半个月后我再让人搬东西。

    苏玉被他忽如起来的动作吓得僵直了腰,下意识打量着尤以亦,我…我没事。

    她凑近了去和景橙咬耳朵,悄声道,你不能这样,别人会误会的。

    我还有事,先走。尤以亦十分的会看颜色。

    苏玉尴尬的笑了下。

    就在容景橙出现的短短时间里面,苏玉注意到已经有不少的人把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栗国人向来是热情大方,当下就有人走过来询问他联系方式。

    容景橙看了苏玉一眼,抱歉,不用手机。

    问话的女生眉头跳动,耸肩道,好吧,我知道了。

    容景橙拉着苏玉站起来离开,她原本以为是要直接回家,可是等被景橙用力抵在楼梯口墙上时才愣愣抬头。

    ……景橙

    你为什么

5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