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5

致命吸引(GL百合) 作者:蛋挞鲨

分卷阅读125

      了,要不是命大,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地躺在那儿说笑呢?  那个出租车司机现在还昏迷着呢。  孔一棠的不定炸开了就是不顾一切。  疯的那种。  为的是这个女人。  蒋航吐出一口浊气。走廊里很安静,应昭站在他边上,女人个子挺高,穿着一双低跟的长靴,黑色的大衣在腰的位置用一根腰带系着,下摆就跟撑开似的,像翻转的花。  她化了一个淡妆,但看上去气色不是很好,跟以前的采访或者海报上看着相去甚远,但底子不差,抬眼看过来的时候也不躲闪,很是坦荡。  「应小姐,我找你也不是为了别的,你和二棠的事儿全家都知道。」  蒋航说得很慢,应昭其实有点紧张,她插在大衣兜里的左手攥成了拳头,嘴角却还挂着一抹淡笑。  「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觉得她现在这样好么?」  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大,应昭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男人,「如果说的是昨天的事儿,我觉得不好。」  「她太冲动了,老实说我有点后怕。」  「后怕什么?」  蒋航问。  应昭的表情有点奇怪,她看了蒋航一眼,又低下了头,像是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又笑了一下。  「怕以后我先死,她会受不了。」  她其实也受不了,昨天那样的惊魂时刻,后遗症就是她克制不住地去想以后。  如果以后我先死了,自然死亡?意外死亡?她这个样子怎么可能让我安心地闭眼呢?  光想想那样的以后,她觉得又疼又怕。  疼是心疼那以后的岁月,她家一棠会怎么过下去。  怕是怕她会做孤注一掷的选择。  她的爱太浓烈了,简直让人被炙烤到畏惧没有她的死亡。第69章 推脱  蒋航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他能在孔一棠面前来一段特别富有长辈气息的劝说,深刻剖析情感问题,但终究不过是纸上谈兵。  毕竟不是当事人,有时候很难理解那种感情。  活到他这个年纪,纯粹追求爱情的屈指可数。多数人屈服于生活的鸡毛蒜皮,把凑活活成了余生,以至于聚会提起的时候总不知道该怎么概括,最后变成一句「还好吧。」  大家也不是关心感情问题,也只不过是一句这种场合对已婚人士例行问候而已。  说到底也不过是场合下的无关痛痒,说还好也是一种礼仪。  毕竟说不好大家还要憋出几句话问一下原因,又没完没了了,那种聚会,不过也是摆脱家庭和婚姻的一种放松罢了。  但即便这样,还是有艳羡的时候。  艳羡芸芸众生里总会出个多少段心意相通的感情,sote是一种追求,也特别难求,等要追寻,又胆怯了,变成了算了吧。  他这个妹妹表现出来的对感情的看重也不是很浓重。家里蒋老爷子这么关心她,但十几岁的小姑娘,毕竟不是从小带在身边的。况且孔一棠生了一颗极为敏感的心,能毫无保留地接受这源自血缘的爱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她好像更喜欢独来独往。  有时候蒋航有空去接她,高中的晚自习下课,打打闹闹大小孩一大堆,孔一棠一个人站在门口,活成了一座雕像似的。  旁边的热闹都是别人的热闹。  与她无关。  所以蒋航到后来鼓励她恋爱,到大学的时候谈是谈上了,但关系的主导权一直在她身上,有时候一块吃饭问起来,也无关痛痒。  她不会主动,也不会展现出她的喜欢,或许说到底根本就没有喜欢,都是别人喜欢她就随随便便地答应了。  这种畸形的恋爱关系不会保持很久,通常能坚持一个月以上就算特别厉害。  再后来不说也罢,完全就是圈子里特有的状态了。  不是完全的醉生梦死,也不是完全丧失自我,有点无所谓,又像是无聊的消遣。  这样的状态在别人看来还很酷,但在他看来一点也不好。  一个人起码得有点爱好吧。  顺风顺水没关系,空闲的时间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儿,要么跟朋友出去玩。  狐朋狗友不算的那种。  他也问过柴颖,也不过是知道孔一棠可能会比较喜欢看话剧。  原来是看这个人。  蒋航叹了口气,觉得他这个堂妹真正谈恋爱真是费尽心机,还有点用力过猛。  站在他对面的女人低着头,但表情有点低沉。  她的疲态一览无余,她的无奈也清晰可见,还有点倔,又带着一点抱怨。  很细小的情态。  淹没在蹙起的眉里,最后给人一种稳稳当当的感觉。  「应小姐,」蒋航打断了应昭的思考,他说:「你是不是过于悲观了?」  应昭抬头,「有么?」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笑了笑,「感情不是互相影响的么?」  他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耸了耸肩。  应昭被他的轻快给带动,露出一个笑来,「如果可以的话。」  「希望您能自信一点吧,」蒋航手插进袋子里,他的眉眼找不到多少跟孔一棠相像的地方,但露出了相当无奈的表情。「毕竟我们这帮罗里吧嗦的娘家人也改变不了二棠的性子了。」  他本来也不是存着要质问应昭的心思出来的。  孔一棠的决绝根本让人没办法去反驳,更何况她还在家人面前特别声明过应昭不止是她的女朋友,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这一点把人那点不满都给戳漏气了。  老爷子现在也只是在家里发发牢骚,到底也不敢跟孔一棠说句重话,估计在里面又是单方面的宣布自己有个疯癫的外孙女吧。  「我尽量,」应昭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最后深吸一口气,说,「我会照顾她的。」    孔一棠躺在床上被她那头发都白到褪色过度似的外公数落了老半天,她舅舅就坐在一边,笑眯眯地听着。  「我说你,你能不能让我老人家能安安稳稳地享受晚年生活啊?怎么回事,你以为你不打电话给我就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吗?我和你…………」  「哎呀我知道了,我错了不行吗,下回绝对第一个给您打电话行了吧?」  「嘿你这臭丫头居然还说什么『行了吧』,你听见

分卷阅读125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