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7

致命吸引(GL百合) 作者:蛋挞鲨

分卷阅读127

      被吊在床上怎么来。」  「我允许你现在闭嘴。」  作者有话要说:  棠总:我凶凶的。第70章 新年  孔一棠心情很好,即便应昭已经进组拍戏了,她的伤还没完全好,脸上倒是没留疤,只不过是好不容易留长的头发得重新开始留,有点郁闷。  腿嘛。  反正好了她还是不能跑,她倒是没什么感觉。  一条伤腿换来一个完完整整属于她的应昭,实在是太美妙了。  不过今年好像不能一块过年了啊,她还是有点遗憾。  「怎么,准备回去么?」  剧组里,姚星雪问应昭。  应昭擦了擦口红,「是,导演不是说暂停一天么,我明天就回来。」  「我倒是没想到这种国际出了名效率达人居然会因为这是传统节日而放一天假,简直太可怕了。」  姚星雪坐在躺椅上,她还穿着年代装,头上的发髻有点乱了,几缕长发垂在脸上,她伸手捏住,缠在指尖,看了应昭一眼,「棠总怎么样啊,听说她还卧病在床呢,居然肯放你出来。」  应昭笑了一声,「我是打算不来,还被她教训了一顿,不过想想就这么罢演实在太对不起你了。」  「别啊,我可承受不起。」  姚星雪闭上了眼,唉了一声,「这过年的氛围啊…………不得不说还是在国内好。」  「你男朋友呢?」  「忙着呢,□□新模特去了。」  应昭耸耸肩,披上外套,打算走了。  「应昭。」  姚星雪突然叫住她,「问你个事。」  「你打算公开么?」  应昭的脚步停下了。  隔了几秒才拉上外套的拉链,她裹得有些厚实,还戴上了口罩,听到这句话转过头,「你觉得呢?」  戴着口罩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姚星雪想了想,「我觉得不出来。」  进组快两个月了,当初听到应昭出事的消息,她还以为对方可能是不能如约进组了,没想到开机那天还是来了。  前阵子那起车祸的后续才彻底结束。  乔含音坐牢了,这个收尾哗然一片,大部分人都觉得不可置信。  毕竟网传的是什么蓄意谋杀之类的显然带着小说色彩,乔含音那种咖,一贯爱惜羽毛,即便私底下甩大牌摆脸色但人前还是做的很好的,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这对事业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她的实力和吸金能力摆在那里,即便出了酒驾的丑闻也不至于真的坐牢,也不是没有明星酒驾,还有逃逸的也有,但结果都是私了,判刑的都没有。公众形象即便有损,但还没有到满盘皆输的地步。  乔含音这个,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很多论坛还在讨论这件事情,乔含音从出事到最后入狱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经纪公司好像也彻底放弃了这个人,加上孔一棠出事之后评论别人的微博,有不少人都怀疑到了对方身上。  但空口无凭,众人怎么议论,怎么去评判,真相还是少数人知道。  她也好奇,比起乔含音这个,她倒是挺想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打算以后的。  毕竟同性恋人的保障太少了,结婚很难,接受度也很低。  一纸婚约,一张证明至少能捆住双方的家庭,而同性,感情飘渺,一拍两散就真的一拍两散了。  她俩的事儿圈内有些人也不是很明白,孔一棠什么性格,谈一次恋爱都是昭告天下的,到这里,却又这么安分,一点风声都不透漏,在媒体面前也不承认,有点不同寻常。  能感觉到应昭的变化,但她一向内敛,谈私事很少。  「打算的话,有吧。」  应昭拉下口罩,她的眉毛还是剧里那旧式的眉形,看上去又添了几分柔情,微微垂眼,「总得要个时机。」  不知道想了什么,她又说,「其实我对公开没什么特别大的想法,因为那都是告诉别人,我心里有她更重要一点。」  「啧,齁死个人了。」  姚星雪撇嘴,「你是要给棠总一个保证么?不过小棠总看上去确实蛮缺爱的哈。」  应昭笑了笑,「哪缺爱了?」  姚星雪原来一直没有经纪公司,后来去国外发展的时候被昕照联系上了,说是按照她这样的发展趋势总得有回国的意愿。  当时昕照还刚打出名声来,很多事情都是孔一棠亲自操刀。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孔一棠的时候,那种惊讶。  毕竟对方当时看上去就很嫩,不过一样阴沉,说出的话乍听自信过头,但却又存在别的吸引人的地方。  国内娱乐公司的体系形成多年,弊端终究很多,但孔一棠开出的条件很好,并不是那种垄断式操控,只不过在重要的环节有参与而已。  自由度很高,理念也比较超前。  合作谈的很好,配给姚星雪的经纪人也是挖过来的老牌经纪人,这些年影后也拿了,名气也有了,超出了预期,比她一个漫无目的闯荡强得很多。  她对这个人还是挺佩服的。  后来成立工作室,孔一棠没多说什么,就点头了。  这是一个艺人发展接近顶峰时的普遍结果,现在保持伙伴的关系,往来还是照旧。  吃过几顿饭,孔一棠行为举止都不会失礼,但矜高一直不减,傲慢倒是没有,结束各自离开的时候她拄着拐棍上了豪车,话不多,但身上有一股浓重的疏离感。  和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  「她的眼神,有次宴会,她看别人的时候,就那对姓路的姐妹来着,感觉有点羡慕,不,反正是感觉,可能也不是很准确,就一瞬间这么觉得了。」  应昭嗯了一声,「保证是要有的。」  「这片子拍完再说吧。」  年三十的飞机,机场都很冷清。  应昭一个人回来的,左右就这么点时间,她也没让蒋豆豆跟着了,打车去孔一棠外公家的时候连司机都很罗嗦,很抱怨,说年三十都还加班之类的。  孔一棠过年也没什么事情,她今天是特地被蒋航挪到这边的,她那条腿还是走不了路,毕竟也才这么点时间,伤筋动骨一百天呢一百天,这才七十多天,她这腿还有点前科,根本没办法跟别人比。  哪有人年三十坐轮椅上吃饭的。  她闷闷不乐地咬着筷子。  蒋老

分卷阅读127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