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8

致命吸引(GL百合) 作者:蛋挞鲨

分卷阅读158

      看是很温柔的深情,但不难看出她眉眼里的执拗,和孔一棠如出一辙的那种固执。  只不过她家一棠的固执可能更加直白,而蒋韵的固执第一眼看不出来,第二眼就能发现早就布满眉眼。  应昭凝视着女人的眉眼,喊了声阿姨。  小阳站在几步外,她知道应昭在说话,但听得不是很清楚。  应昭瘦了不少,她本来不是那种清瘦的人,体态很匀称,还有一种现在女星身上少有的力量感。  是韧性。  出了事儿之后没赶过通告但的的确确是瘦了,即便笑着还是跟以前一样暖,但总给人一种又近又远的感觉,更奇怪的是,也没让人觉得不舒服,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真实。  出了被粉丝伤到的身体的事儿,以前这样的事儿也不是没出现过,但都是小打小闹,见血的几乎没有。  顶多是被什么砸到,艺人都要骂骂咧咧好一阵。  私底下的骂,毕竟还是吃那些追捧者的饭,人前还是大度地说没关系。  这段时间应昭开始渐渐地接工作,小阳跟在她身边,也没听她说这些。  那个粉丝,因为未成年的缘故付出的代价也不是很大,但应昭身体留下的疤却有点难消,美容针再贵,到底是破了口子,怎么会恢复到没伤之前呢。  前几天有个线上访谈,应昭在公司接的,被问到这个事情,主持人读到粉丝说她太没脾气了,应昭笑了笑,说:「那我发脾气也没办法啊。我觉得我挺冤枉的,不过是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是孔一棠而已,怎么就有人希望我去死呢?」  她说这句话的口吻还是带着笑意,就像是跟好朋友聊天,「难道棠总是男的,大家都会祝福我了么?」  平台摄像录只录到她的上半身,她一只手撑着脸,也不端着,「不会的吧,我朋友还说不做艺人就不会收到这些针对了,我觉得这句话也不太对。我是个普通人,我和我喜欢的人,女性,恋爱,也会被人指点,可能遭受的伤害比我还多,那倒不如我的伤害摆在公众前。希望大家知道,喜欢一个人,和性别有关也好,无关也罢,至少我现在喜欢的人,我觉得会永远喜欢的人——孔一棠,是女性,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爱情。」  页面上的留言噌噌噌地涨,大概是被她这样堂而皇之的言论吓到,或者是喜闻乐见。  应昭也看到了,她面带笑意,「况且我也有抱怨啊,养伤的时候成天跟你们棠总说自己太惨了,但是如果是你们棠总受伤,那我想想还是我来吧。」  「很多人接受不了的事儿,但并不代表这种事会因为接受不了而消失。那个粉丝过于偏激,道歉我也接受了,希望他能…………」  小阳当时跟蒋豆豆在一边,蒋豆豆在粉丝群混的如鱼得水,其实是知道那个粉并不是应昭的资深,跟小阳嘀咕了一句:「应姐太好了,这些人是想怎么样,应姐破口大骂估计更要被diss吧。」  艺人的外在形象可以培养,气质也可以包装,人设可以不断地修补,但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人格魅力却是很难定格的。  有些人多说两句就崩,所以私底下公司也得管着。  但应昭这样知道分寸的,也没什么可以约束的。  除去她是孔一棠的对象这个关系,她一样是可以放心的对象。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世界上真的有人能越看越让人崇拜。  站在助理的角度,小阳觉得她眼里看到的应昭点点滴滴都是一种别人说的难得。  花时间去恋人的亡故母亲墓前献上事先准备好的花束。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片刻的表情多温柔。  棠总知道估计又要感动死了。  应昭低着头,秋日的凉风吹起了一两缕她的头发,她把发丝别到耳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阿姨,我很喜欢一棠,但我也知道她过得并不轻松。」  「我没见过您,对您的了解也不过是东拼西凑来的,但这并不影响我觉得您有点残忍。  明明是您的事情,千丝万缕的,还得让一棠去奔波。不过我说出类似『你要是不想对她好就别生她下来』这种话也没什么意思,同时也得感谢,因为我遇到了,想对她好。」  …………  应昭其实心里是有怒气和怨气的,只不过昨天没表现出来。  人都死了,说这些话其实也没什么用,但她就是想说。  孔一棠对母亲的眷恋其实是挣扎的,应昭做不到在她面前说出这种话,却又因为对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而难受。  无力感贯穿始终,世界上很多事情都很难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  你希望谁过不好,但有时候人家偏偏过得比谁都好。  有人欠你,践踏你,伤害你,你也没办法让她去死。社会给了明确的约束,漏洞可以钻,但是大了,还会连累到自己。  有时候说好听点是脾气好,有时候是无能无力。  到这种时候只能对着一块墓碑发脾气。  有些衷肠又像是在长辈前的誓言,恋人之间没办法日夜重复,在这样的冰冷对象面前,又偏偏郑重其事,像是把余生都说到泥土里,等待死后一起长眠。  …………  看自己的电影第一遍总是很难看进去,有时候甚至会挑三拣四,觉得到处都是弊病。  点映结束后接受采访的时候应昭还是相当谦虚。  她很感谢那些掌声,所以回答的时候都笑容满面。  这些记者倒是素质很好,问了很多关于影片的故事,其中关于一条网上流传的导演采访提到的应昭看了就马上接了,问:「请问您毫不犹豫接这个剧本的原因是什么呢?」  有些粉丝还没走,一直在对着应昭拍照。  「这个啊,」应昭低了低头,「大概是因为我觉得触碰到了我心底的那条月亮河了吧。」  她的回答有点隐晦,所以记者把话筒递到导演面前,「是这样吗?」  「我可以说吗?」  导演看了一眼应昭,应昭才点了一下头,一边的小阳就有些急得喊了一声应姐,应昭看过去,发现对方拿着自己的手机,表情特别焦急。  她抱歉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导演对着镜头说,「应昭当初和我说这个金月亮,有点

分卷阅读158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