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白

偏方【娱乐圈1V1】 作者:胖花

表白

      偏方【娱乐圈1V1】 作者:胖花

    许鸢忍住笑,将阿值搂在怀里,挡住男人杀人的目光。

    “我记得你今天没有行程,要不然开到我家吧,之前说要给你做饭吃的。”

    程忱轻哼一声,他才不是为了一顿饭轻易屈服的男人。

    “地址。”

    许鸢报出地址,他定位好,车子缓缓使动。

    很快,他们到地方。

    许鸢开门,给程忱拿了双拖鞋,他换上,很是熟稔地走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行了不用管我,你做饭去吧。”

    他二大爷似的往沙发上一躺,手拿遥控板,随意调台。

    许值坐在他边上,盯着电视机里一闪而过的动画片,指着说:“叔叔,我想看这个。”

    “多大了还看动画片啊。”

    他一点也不让,找了个谍战片看起来。

    阿值一本正经道:“叔叔你比我大,要让让我。”

    “对我比你大,要让让我。”

    “……”

    阿值感觉自己脑子转不过弯来,好像哪里不太对啊。

    许鸢在厨房里擀面,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由露出微笑。

    阿值有些少年老成,不太爱和人说话,在她面前才会露出孩子气的一面,今天看来,他倒是很喜欢程忱。

    “去找张纸来,记一下我电话。”

    “做什么?”

    阿值眨着双大眼睛,一脸不解。

    “下次有人欺负你,就打电话给我,或者让老师打电话给我也行,哥哥帮你去打人。”

    “可是我想打给姐姐。”

    “你姐姐要照顾我,没空。”

    “哥哥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要人照顾啊?”

    阿值摇摇头,感觉这个人和电视上的高大形象一点也不一样,还是姐姐好。

    面出锅了,许鸢盛出三碗,端到桌面上。

    “好了,来吃饭吧。”

    阿值哒哒迈着小短腿坐过来,捧着自己的小碗开吃。

    程忱尝完第一口,对上许鸢水亮亮的眼睛:“不错。”

    许鸢眉眼弯弯:“喜欢就好啦。”

    程忱很少吃手擀面,他对许鸢会做饭不意外,只是做这么好吃,他很意外。

    吃完饭,程忱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刷着手机。

    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有个微博,只是他不怎么发博,因为没什么好发的。

    嗯今天天气不错,发个博吧。

    “今天吃了一碗手擀面,好吃。”

    也没有表情或配图,他就这么发了出去。

    很快,他收到很多条评论和回赞。

    “啊啊啊瞧我刷出了什么!我老公更博了!!!”

    “程哥我也会做面,我做给你吃!”

    “哪里的手擀面?求安利求同款嘤嘤嘤好像魂穿这碗手擀面!”

    ……

    他懒得再看下去了,在屋里里溜达起来。

    阿值很乖地在房间里做作业,见人进来叫了声叔叔,又低下头。

    …程忱很不想听这句叔叔,他一点也不想和许鸢差辈。

    “好好学习啊小伙子。”

    “叔叔我学习很好的。”

    溜达一会儿他准备出去,却听见阿值的声音。

    他回头,好奇又无辜,问:“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

    “……”

    ?学习好就是不一样,了不起了不起。

    “叔叔,其实,我是不希望姐姐和你在一起的。”

    小男孩一脸严肃,话题好不深奥,惹得程忱想笑。

    “我听人说,跟明星在一起会很累,姐姐已经很累了。”

    “跟我在一起不会,我保证。”

    男人一脸坦然,极有自信的样子,倒让许值难得摸摸头,嘀咕了句好吧。

    “那你要抓紧哦,姐姐可能又快要相亲了。”

    “又?!”

    “你还不是我姐夫之前我不能跟你说那么多,我要学习啦。”

    阿值说完,就拿出书本阅读起来。

    程忱关上房门,正望见阳台上在搭衣服的许鸢。

    相亲,是了,她今年也不小了,要不是带着个弟弟,应该早就找男朋友了。

    他缓缓走到许鸢面前,站在明媚的阳光下,俊俏的眉眼清晰无比:“许鸢,我们聊聊吧。”

    两人一人一把小椅子坐在阳光下,标准唠嗑姿势。

    可谁都不说话,谁都不先开口。

    良久,许鸢正要开口,却被膝盖上的重量吓得一僵。

    男人枕在她的膝盖,后脑勺对着她的腹部,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半张如玉的侧脸。

    棱角分明的五官,还有长长的睫毛在眨。

    他开始说话,声音又懒又轻,融化在阳光下。

    “许鸢,我对你的心思,你知道的吧…”

    !!!

    小姑娘吓得连动也不敢动了,程忱不用看,想想也知道她定是一脸惶恐。

    “许鸢,你以后想嫁个什么样的?”

    “没…没想过。”

    “反正不是我这样的,对吧。”

    “…对。”

    可能是太阳照的人太暖了,程忱竟然没有发脾气,反而笑了。

    他一笑,好看的眉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使人移不开眼。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

    为什么呢?

    许鸢认真思考起来,为什么不能是程忱呢。

    大概是因为,太遥远了。

    他的模样,他的身份,他的一切一切,于她而言是不切实际四个字。

    她这人有一点特别好,就是从来不奢望,尤其是不属于的东西。

    她的眸子清澈又温和,低下头,望着男人的侧颜,小声道:“程忱,你是认真的吗?”

    “你说呢?”

    “程忱,我胆子小,你别吓唬我。”

    许鸢在笑,声音却在颤。

    她的一颗心被男人搅的七上八下,砰砰直跳,就要飞出来以表真心。

    许鸢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她伸手想戳戳男人的脸,又讪讪收回,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有蔚蓝的天空,温暖的太阳,还有躺在她膝头的男人在跟她疑似表白。

    “程忱,我承认我对你有感觉。”

    她说完,就笑了。

    想起来,这还是第一次两人心平气和这样交谈,袒露真心。

    “程忱,我永远只有这么矮”,许鸢在空气里比了一个高度,虽然她知道程忱看不到:“但你不一样,你还会长高,一直一直一直长得好高。”

    到时候啊,会有一个同样高度的人来配他。

    那个人,不是叫许鸢的小姑娘。

    “许鸢,我再过两年就三十岁了…只要我不愿意长高,谁也不能让我长高啊,傻姑娘。”

    他的一句傻姑娘,轻而易举抓住她的心,牢牢攥在手心。

    好多年了,没有人那么温柔地跟她说过话,说她是个傻姑娘。

    是啊,她就是个傻姑娘,明知道不可能,还偏偏要心动。

    许鸢鼻子一酸,眼泪险些落下。

    “可是程忱,你会喜欢我一辈子吗?”

    她也是个好俗好俗的女人,甚至连女人也称不上,只是个女孩。

    他承认又怎样,不承认又怎样呢。

    一辈子啊,说出来她都不信,悲欢离合,祸兮旦福,谁能打包票呢。

    程忱坐起身,手心捂住小姑娘的眼睛,不意外摸到濡湿的液体,他扬起唇,轻叹:“怎么就哭了呢?”

    “我不会喜欢你一辈子,我要喜欢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每一辈子。”

    他吻上她粉嫩的唇瓣,像约定,像盖章,好不温柔诚挚,多笃定,多感人。

    是啊,一辈子那么长,谁也说不定,谁也不能打包票。

    那就,活在当下吧。

    小姑娘笨拙地回吻,眼泪掉的愈发厉害。

    头顶是柔软的云,耳畔是温暖的光,眼前是欢喜又心酸的人。

    【噢,许什么?】

    许鸢。

    【哪个鸢,不认识。】

    纸鸢的鸢。

    【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

    如果,是你呢。

    老母亲的泪水嘤嘤嘤(つд)可以光明正大开甜开啪了杏糊!蟹蟹各位小伙伴      感觉自己在popo里这样慢热的想股泥石流(ω)hiahiahia

表白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