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8.Com 番外

偏方【娱乐圈1V1】 作者:胖花

PO-8.Com 番外

      偏方【娱乐圈1V1】 作者:胖花

    1

    许鸢某天在聚餐上又喝醉,终于按耐不住迫切的心情,跟剧组那个虽然已入中年,但是演技爆表的影帝表露了心意。

    说自己从小就超级喜欢他,电影电视剧都看,微博也关注着他,希望他能一直一直演好戏,说着就开始抹眼泪。

    “我真的超级喜欢你的~”

    许鸢鼻翼微抽,眼眶红红的像小兔子,神情恳切得很,握住了那影帝的手。

    众人见一旁脸色微青的程忱,皆憋着笑,谁也没有打扰这副感人的画面。

    许鸢喝醉了就开始放飞自我,越说越来劲儿,喜爱仰慕之情溢于言表,滔滔不绝。

    “我真的,真的超级超级喜欢你……”

    也是喝醉了,不知道该说些啥,兜兜转转就是这一句,说的人家影帝哭笑不得。

    程忱看不下去了,过来拉许鸢的手,却被一把推开,当场如被雷劈,呆在原地。???今儿是什么好日子

    “你走开…我不…不要你”许鸢结结巴巴,迷糊地指着程忱,跌跌撞撞站起来,吓得程忱忙张开手来护她。

    “大坏蛋!”

    话音刚落,许鸢身子一软,被程忱接在怀里,横抱起离开包厢。

    约莫两秒后,包厢里传来爆笑。

    拉开车门,程忱将许鸢放到后座,一边松着领带,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出去。

    经纪人咽了咽口水,见程忱将领带往许鸢手上绑,吓得跳下车,顺便关上车门,逃的远远的。

    好可怕,为鸢妹祈祷…p;0;1;8;导航网站:Pο⒈⑧.℃οΜ(中间有杠)

    程忱盯着身下微红的小脸,浓密睫毛似洋娃娃般卷翘,没有涂脂的唇瓣却红的艳丽,咕哝着说话,散发着蛊惑香甜的气息。

    “两天不干?想爬墙?”

    男人眼底的情欲翻滚,温热的指腹轻轻抚弄许鸢柔嫩的唇瓣。

    ……

    许鸢睡得迷迷糊糊,感觉像被人压着滚来滚去似的,她努力地睁开眼,见到男人俊美压抑的脸庞,耳畔是男人性感低哑的喘息。

    还有,赤裸着肌肤的凉意。

    酒意和睡意混杂在一起,许鸢很不清醒,跟着身体的本能反应软软地呻吟着,难得像勾人的野猫叫,而不是奶猫。

    “啊…唔…程忱……”

    她拱起洁白姣好的身子往程忱怀里钻,恰好入了男人的陷阱,贴的更近,入的更深。

    “啊…好、好胀……”

    半梦半醒间,许鸢湿漉漉的眼睛突然盯起程忱的喉结,放空自己,冒了句:“我想闷声发大财…”

    还有句“然后闷声包养你”许鸢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男人狠狠一顶,撞散了意识,不知涣散到哪儿去了。

    空气安静了很久,又过了一会儿,许鸢眯着眼睛奇怪地问程忱:“你为什么不说话?”

    程忱咬住女人红通的耳根,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老子只想闷声艹你!”

    ……余下什么话语,悉数被男人吃进肚子里,只剩下女人软软的哭泣求饶声。

    第二天,程忱的发布会,缺了个许鸢,告病在家。

    许鸢软着腿在床上刷微博,刷到程忱采访中被要求撒娇的视频。

    点进去,就见到男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嘴角微勾,像冷笑,声音却腻的吓人。

    “我真的超级喜欢你~超级超级喜欢你~~”???

    脑子懵懵的许鸢:好熟悉是怎么回事……

    2

    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也不记得是因为什么,许鸢和程忱吵了次很凶的架。

    大概的那种,谁也不会再搭理谁的程度。

    即使是老了之后想到,也还记得。

    那是个冬天,许鸢在家窝了两天,没注意受凉了。

    以为吃吃药,喝喝水就会好些,没成想愈病愈严重。

    她握着手机,在发亮的手机屏幕划两下,找到那个号码,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许鸢咬紧下唇,拼命憋着不哭,心里生疼。

    深夜,咳的实在受不了,她裹了件厚羽绒服,神志不清,穿着拖鞋就出门,等站到凛冽寒风中,也没有清醒多少。

    许鸢坐上出租车,倚着车窗就睡过去了,还是司机拍拍她,说小姑娘到了。

    许鸢付了钱,跌跌撞撞下了车,跟个疯子一样,接受着周遭打量的目光。

    撑着精神挂完号,她坐在椅子上,缩着身子,将尖尖的下巴藏起来,眼眸半阖,疲倦极了。

    医院很吵,吵的许鸢的脑袋嗡嗡响。

    还有挥散不去的烟味在附近萦绕,许鸢被呛的直咳嗽,咳的很厉害,眼泪鼻涕全都出来了,狼狈的要死。

    她攥紧手,抬起眼皮,想跟那人说,不要抽烟了好不好。

    却突然想到,那个人也抽烟,一直到现在,偶尔还是会抽。

    只一下,脑海里出现他的模样,眼泪就接二连三地落下来,像开闸的水龙头,怎么也关不上。

    好想他,好想见他。

    许鸢哭得天昏地暗之时,模模糊糊听见身边有争执声,那个吸烟的男人好像被赶走了,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皮鞋。

    不用猜,许鸢也知道是谁,她忙用挂号单挡住自己的脸,身体却还是止不住地颤抖。

    手被人握住,慢慢放下来,露出小姑娘苍白秀气的脸庞,红通通的眼眶,失去血色的粉唇,像只被弃养的小动物。

    哪家主人这么狠心。

    程忱想。

    他蹲下身,用温热的指腹抹去小姑娘的眼泪,那可能是价值连城的珍珠,于是他的动作小心翼翼。

    “丑死了。”

    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一下比一下轻。

    “小姑娘家的,心怎么这么狠。”

    他先将小姑娘冰凉的脚捂到手心,待到差不多,把围巾摘下来,给小姑娘裹紧双脚,放在自己的怀里。

    许鸢还在一下接着一下地抽噎,想道歉,又想哭。

    “程忱,感冒…好难受…太难受了……”

    小姑娘窝在他怀里,像只孱弱又脆弱的小白兔,眼角通红,哭腔怜糯,极其没有安全感。

    程忱侧首埋在她的颈窝,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鼻子酸涩,黑眸发红。

    “我也是。”

    “一分钟见不到你,老子难受的要死。”

    那么久没见你,命都没了。

    因为写得这种小段子都不长就放微博里发发了      再写的话会陆续加进来的      各位宝宝就能看到了

    再次谢谢各位投喂给猪猪还有评论的小天使们!

    【鞠躬】

PO-8.Com 番外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