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突破极限

原始凶猛 作者:世南言

第三十四章 突破极限

      事情,就这么告于段落了。
    当王权宣判后,阳和大祭司都为他做了背书,认可了这个决定。
    外人看起来,像是首领阳将王权推出来做了这件事,可心眼活泛的都知道,这是一种权力的交接。
    而将之前的事和现在的举措连起来,能够轻易的看出,炎部未来的转折。
    转折点,就在王权身上。
    没多长时间,几人便回到了大祭司的山洞里,捧着酒水谈话。
    阳对火部,仍旧保持着警惕和担忧,忌惮火部会就此针对炎部。
    王权摇摇头:“火部确实不会放过炎部,不管是我的存在,还是今天的冲突,亦或者火部的需求。但是,即便火部这么不爽我们,在一年之内也不会对炎部怎么样。”
    他胸有成竹,有着极大的信心说这话。
    “此话怎讲?”大骨问,那张黝黑坚毅的脸上满是好奇。
    王权手中的陶碗微微转动,淡灰色的果酒映着他那双智慧的双眼:“很多原因,让火部不敢擅动。一者,他不想生事,不想让蛟部有借口插手谷上地区,哪怕归顺了蛟部,火部也怕被自己的主子给吞并。
    二者,火部在谷上的地位并不稳,他现在想的是安抚、震慑谷上的部落,狐假虎威带上点敲山震虎,而不是真的打起来或者乱起来。他现在占据了那么多资源,自己又不足以完全镇压一些贪婪的目光,一旦实力衰弱,或者引起谷上部落的联合,那就是一场灾难,搞不好就要灭族。”
    这两个理由一出口,大祭司便点点头,而大骨则是拍案叫绝,不愧是他的外甥,就是聪明。
    这时候,他们才放下心来,不去想火部的事情。
    尽管一年半载以后,这个麻烦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紧迫,甚至于和火部最终有一战,但不是现在的事情。
    而现在,黑豕他们的问题,还有巴蛇的事,就是他们当前的主题了。
    对于王权之前的处置,他们是信服的,炎部的所有部族也觉得公允,甚至连黑豕那些家伙,都不会说太多的话。
    这便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了,只能说套路深。
    王权自然也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套路,比如分化黑豕他们内部的团结,让他们因为矛盾而分裂,最终碍于大势而分道扬镳。
    又比如黑豕及其直系亲属的狗急跳墙,因为王权的选择,而情绪波动起伏,一而再再而三后就没了心气,然后因侥幸之心而去追求一个王权给的选择,自愿成了走狗。
    要是再狠一点,还能在开始给他们一点希望,谁坦白和投诚,就能获得宽待,这样引起黑豕他们的内乱,铁定能看一处狗咬狗的大戏,那样的分化才算彻底。
    “黑豕他们,我们能用来对付巴蛇,这是他们两败俱伤的好办法,也算物尽其用了。但黑豕他们逃跑怎么办?最终活下来怎么办?”阳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正庄重的询问王权。
    王权的能力和智慧,已经让他信服了,现在在他眼里这已经不是个十五六的年轻人,而是能带领部落发展的少年圣贤。
    值得尊重,值得投资。
    “他们家人在炎部,逃不掉的,只要威胁他们:逃走了谁,就杀掉谁的家人。相信,他们不会逃,何况逃了更好,不是吗?”
    这话听的人心一冷,又忍不住发笑,杀人自然是不用杀的,但诛心有时候比杀人更狠。
    王权又道:“至于黑豕他们,在诛杀巴蛇的过程中,他们大概是活不下了的,留着他们,对炎部来说只能是危害。当然,我们不能当着部族的面杀他们,最好让他们在搏杀巴蛇的过程中死去,这样也算死得其所,是对他们的宽恕。”
    杀黑豕他们自然是能杀的,且名正言顺,但这不是最佳选择,起码会浪费一大批人力,以及迎来他们直系亲属的仇恨。
    而换个操作方式,那便是人尽其用而又皆大欢喜了。
    “接下来,就是巴蛇的事了,它不死,我们炎部就不得安定啊。”大骨摇头叹气。
    一头地兽实力惊人,想杀当然艰难。不过只要击杀了,那就是巨大的收益,几乎能抵得上炎部半年的奋斗。
    阳将黑豕家族的两枚短小骨剑,递给了王权,道:“这算是黑豕他们给你的赔偿吧,你有念力,来御使这两件兵器最合适不过。”
    王权的实力和能力,在他们眼里是一个迷团,不过绝对不弱。
    就一些影影绰绰的观察来看,已经到了元巫的边缘,而且还在快速恢复。
    要知道,这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啊,他的前程还远着呢。
    接过骨剑,王权以念力掌控,两柄尺长的骨剑在半空飞舞者,剑如游龙翩眇灵动。
    真要杀伐起来,这种难寻踪迹难以防御的小东西,很是让人头痛呢。
    “那我就收下了。”王权正需要这两把小剑呢,等炼化了,他也算半个剑仙了。
    随后,他们开始商议进入大荒的事宜,捉雷鸟,采摘灵药,这都是他们的任务。
    此时的黑豕家族,正是一片重云惨淡。
    那些远方亲戚们,一个个都视他们如粪土,躲着还来不及呢,那种态度让他们忐忑而恼恨。
    原本的家族核心的家庭,更是抱怨不断: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一下家族算是完了。
    “怎么办啊?怎能办啊?都怪你,我都说了不要做不要做,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黑熊的阿妈撒泼打滚,怼着黑豕的脸就是一阵挠。
    首领夫人的梦破灭了,霸占炎部的梦没了,连原本的地位和资源,也都没了。
    更让他们难受的是,男人们要去和巴蛇搏杀,而家里的其他人,则要在炎部劳役十年,以赎清自己的责任罪过。
    这种阳谋他们认了,只是心里和刀割似的,接受起来太难了。
    看到其他族人的目光,他们浑身难受,有鄙夷、愤怒、讥讽,还有得意和高兴。
    要知道那些人,以前不是谄媚就是热情,起码也是尊重,可现在呢?
    黑豕几个兄弟蹲在地上,愁眉苦脸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门外,时时刻刻有战士盯视着他们,想逃?做梦吧!可不逃,就只能去对付巴蛇,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事情。
    可偏偏,他们只有这个选择了。
    “唉!”
    一声声叹息,那是后悔不迭的悔恨。亦或者,是对失败的遗憾。
    若是成了,他们现在已经是炎部的主人了,能随意处置阳和大骨他们的族人。
    可偏偏,王权就是没找到呢?偏偏,那火鸟带着火部的战士,就那么灰溜溜离开了呢?
    他们怎么都没想明白,心中怎么都不甘心。
    王权被阳等人劝说,在山顶开个洞穴,以后住在高处。
    但他拒绝了,表示还是愿意住在原来的地方。
    回到石室,王权开始炼化两枚骨剑,它们是地兽的核心支柱骨骼铸就的,巨大的灵骨炼制成了一小块,耗费了不少火种的力量。
    一边炼化,王权一边审视自己的变化。
    炼化诸多血菩提和灵液后,他的精神力之湖迅速上升,已经达到了原本的四五成,算是恢复到了灵名六重的修为,对应上位力巫中期。
    以他现在的念力,能提起上千斤的东西了,实力算是飙升,而一旦炼化两把骨剑,更是如虎添翼。
    摘下一枚随着世界树成长,而有所蜕变的果实,王权一口吞下。
    血菩提一入腹,便立刻转化成了纯净的气血游龙,在他的身体中流转。
    灼热的身体,随着气血游龙的消耗,在迅速强化,这种变强是肉眼可见的。
    一枚消化后,王权一蹦就能撞到头顶的天花板,高兴的让他喜笑颜开。
    这一样的一枚血菩提,可是抵得上三五枚普通血菩提啊,关键是他原本体魄的天花板,在这种高品质血菩提的作用下,再次开始了增长。
    这种打破极限的果实,自然不是普通血菩提能比的,甚至王权愿意拿一百枚来换这样一枚变异果实。
    “我原本的极限,就是四百斤左右,想要再进步,就必须觉醒巫血。不过现在看来,这种极限是能打破的!”
    王权一枚又一枚地消化着这种变异血菩提,当气血过剩的时候,就立刻练拳来锤炼体魄。
    他丝毫不吝啬果实,一口一个下去,只为了增长体质。
    几个小时过去,他终于又达到了极限的极限,直到吃下一枚血菩提也丝毫没有变化的程度。
    此时,王权能够感觉到,体内那滂湃的力量,以及体魄的坚固。
    将昨天吃了血菩提,在世界树空间中再次沉睡的大黑取出来,王权拿着它掂量了一番力量。
    嗯,现在单臂能举五六百斤的重物了,双臂有上千斤的力气,比之前提升了太多。
    一拳砸在石壁上,只见石屑飞溅,墙壁留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拳印,而他的肌肤未破,骨骼也只是略微有些痛。
    这番强化,已经算是蜕变了,甚至于可以说是进化!
    筋骨皮肉内脏,都全方位的提升,在没有觉醒巫血想情况下,达到了上位力巫中的中等水平,真的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样的根基,比炎部任何人都强了,但我还要想办法强化一次,突破极限的极限。”王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
    极限,不就是用来突破的吗?有世界树和血菩提,他觉得自己该多努力一些,不能就这么心满意足。
    世界树上的变异血菩提,此时还剩下十分之七八,大约三百枚的样子。
    这批变异果实,王权是打算留着,等下一次世界树成长,它们说不定会再次变异呢。
    伸了个懒腰,他有些期待明天的大荒之行。
    进入大荒,能猎杀不少野兽了,到时候能积攒不少血菩提了。
    一夜过去,终于炼化两枚骨剑的王权,和阳、大骨两人,在朝阳的照耀中进入了大荒。

第三十四章 突破极限

- 肉色屋 https://www.rousewu.info